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纪念我的初三生活

  我们作为战士而生,注定要为了荣誉与尊严不断战斗下去。

  ……果然是这样吗?


  噩梦从我们被冠以“初三”之名的那一刻开始。

  这是城中骑士的最高荣誉,象征着武勇、智略与功勋的极致。
  在旁人眼中,那是无上的荣光。

  然而这同时也意味着我们成为了城中的最长者,即将面对着敌人如潮的进攻而披上战甲拾起刀枪赌上自己身为战士的尊严与灵魂来守护对我们每个人最重要的事物。

  不过如今聚首于此的勇士们,究竟有多少能够抗住敌人的攻势与诱惑,粉碎魔鬼的阴谋,驱散那笼罩而来的黑雾而能够依旧欣然生活在这片乐土之上的,
  恐怕,那就不会有人能够了解了。

  数年以来的和平与安逸已经使我们的佩刀变得锈迹斑斑,甚至连一层木板都难以斩入,更不用说是精锐的敌军了吧。

  几年以来,我们只是麻木的享受着眼前的安逸。目送着一代又一代的长者们接连奔赴沙场,却终究没有人能够想到我们亦无他法来逃脱这不断轮回的命运的么?

  待到我们常为长者之日,我们也就只有抛弃我们的头颅,喷洒出绯红的鲜血一途,别无它路可行。

  就这样,那一年如同在炼狱、真火、熔炉中沸腾翻滚的生活,翻过了她的序章。

  对于年轻人们的安逸与麻木,我们只有叹息不已。
  他们与当时的我们同样,仅仅只是可悲的沉浸在眼前的幻境之中,没有人能够想到,那只是短暂而虚伪的平和……终有一天会走向幻灭。

  我们只有继续着我们一场场大小的战役,挥舞着我们手中日渐显露出锋芒的寒刃在蜂拥而来的敌人胸前绘下完美的一文字,将他们的身体残忍地分成两半。

  渐渐地我们学会了斩杀。

  只有在这时候才会回忆起从前的点滴,我们一起度过的欢乐仿佛成为了累赘,在现今在没有任何的价值。
  而我们所应该掌握的,似乎也只有斩杀一种。

  终于有的勇者们开始了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伴随着肉体的伤痛与精神的崩溃,面对着敌阵中潮水般涌来的士兵,他们开始有了退缩的念头。

  只是,他们仅仅稍稍产生这种想法,身体反应便开始迟钝起来。
  于是就这样葬送了性命——敌人贯入了胸膛。

  一时间,勇士的数量开始不断地减少。
  有退缩的可怜虫,也有奋勇突入敌阵壮烈的英雄。有不堪重负自绝于世,也有精疲力竭暴毙而卒。

  似乎许多人都已经被逼上了绝路,彷徨与不安占据了整个心灵。我们已经没有办法看清眼前的路,黑暗充斥着前方每一寸土,亦不敢再觊觎所谓的前途。

  那似乎只有虚幻飘渺。

  因为,似乎我们的归宿,就只有战场一处。

  一个个噩耗传来,纵使是挚友我们也没有被赋予权力沉浸其中。
  即使只是一瞬的松懈,我们也将陷入万劫不复。

  我们没有权利,也没有时间为战友悲伤。
  如果不希望自己成为下一个牺牲者,那就只有抛弃多余的东西与感情,成为复仇的鬼神,粉碎眼前所见的一切……

  紧绷的神经已经使我们分不清敌我。
  嗜血的我们只是毫不留情的斩杀着每一个侵犯者,纵使只是过分靠近我们的同伴。亦将如出一辙地斩尽杀绝。

  后来听幸存的上代骑士说,

  “其实死者也会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如果你有足够的功勋与金币,你还可以获得一次机会赎回你的灵魂。

  “这样做,既可逃避地狱,又能使生命延续。

  “只是,你将作为低人一等的生命而复苏,

  “在肉体与灵魂上烙下畸形的伤痕并可能就此度过余生,以这种耻辱的身份。

  “反之,便是不可挽回地逝去了。”

  这消息使我们动摇了。
  比原来更多的人开始了放弃,甚至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

  企图以此来换回安逸。

  战士们已经与敌人对峙了200多个昼夜——在此之间我们不曾合上过一次双眼。
  现在回忆起来,就似乎当时我们的体内被注入了狂战士的血液,成为了疯狂无比而精力充沛的战争机械,每天只是不断重复地斩尽一切来犯之敌。

  战火不断地蔓延着,
  不可否认地,敌人的力量正在逐渐衰弱。

  从最先的本城的防战,到城下町市街中的巷战,发展到如今平原荒野之中的合战。
  期限的颓势已经彻底消失,现在的兵力已经近乎平等,甚至倒向了我们的一方。

  我们开始寻求与敌军主力决战的机会。

  终于,在6月17日清晨,我们攻入了敌军本城,展开了我们之前连想都不敢想到的无比惨烈的,那次长达两天两夜的,史诗一般的决战。

  第一声的攻城号角使古老的时代宣告结束,历史从那一天起,翻向了新的篇章。

  在这场战役中阵亡的勇士之数是以往总合的数倍之多。

  但是眼见胜利就在不远的前方,当我们望见临降的曙光,所有人都开始了疯狂。

  6月18日的下午,我们迎来了最后的圣战。再无退路的敌人倾巢而出,发动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抵抗。

  不知道多少曾经的挚友埋骨于此,也包括我自己。

  将佩刀刺入前方敌人胸膛之时,一次偷袭贯穿了我的背脊,将我的身体钉死在了城墙上。

  依稀只记得那一刻,被雪光映染的,绯色之空与殷红的月光。
  还有那梦魇,充满着鄙夷的讽嘲。

  战争终于谢幕。
  现已不离开的我不清楚后来其实们是如何攻入那座城池的。
  是否又付出了更为惨痛的代价?

  和平终于再次回到我们的身边。
  被烙下耻辱之痕的我,也再一次来到这世间。

  不过接下来的我们又该如何继续下去?

  在这和平的年代,已经习惯不断屠杀敌人的我们,
  往后又该以什么生存下去?

  继续着我们的征途?
  那么,今次我们的敌人又会是谁?他吗?

  抑或是,以其他的方式生存?

  但是……

  恐怕,我们所掌握的,我了解得,所习惯的,所懂得的,
  就仅仅只有斩杀而已啊。

上一篇:路过下一篇:《项链》续写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 Air:哼
  • 风雅の羽:睡不着觉,过来瞅瞅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