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小忆一些网友们

  昨天似乎确实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呢——这应该是唤作久别又再重逢吧……
  自从06年初在自己家里失掉了手机(笨蛋罢..),便一起失掉了同他们联系的方式,自然也就没有同他们再联系了。
  尤记得在05年暑期的时候(大约是念完初二年级以后的那个吧),在G2G的暗黑战网上同他们一道“哼哼哈哈”的日子——为了OAK,CTA,TP+们奔走敲石头,打劫从牛王、墨菲斯托、迪亚波罗直到巴尔们的峥嵘岁月呢。
  尤后来大概是在06年国庆的时候吧,无意中竟给我在床底下寻到了那失落的手机(29830148),着实欣喜了起来,原是大量已经记不得了的号码都完好地保存在那之中了,实在是一座不打折扣的“藏经阁”了——那时候正值我忧郁迷惘的时候,一下子又见到那许多旧人的名字,当然是有些思绪千万了呢。
  十指轻弹,却不是钢琴了。一时间变法宋了不可计数的短消息出去,但始终是没有什么收获。大抵是隔的时间长了,便不记得我了,或是把我的号码从电话簿里移除掉了,纵是看见了也不知道我是谁了吧……
  忧忧的回复最露骨:“你是谁?”
  天天的恢复最暧昧,空的。
  喵喵的恢复最强悍:“小mm,能有空和我商辛仁聊聊……”
  而且全数始终没有认出我来……
  再往后就有没有再联系了。
 
  偶或去G2G逛逛,给CT和ATM的论坛上补充些水分,便有碰到tt的时候,后来还借给了我一套mf用的装备,是要助我东山再起的,但是不久后却又给孙轶凡同志从我身上扒了去,总是要鄙视一下的罢……
  除了天天之外,忧忧和喵喵升学了之后,就没有再看到了了,一直到昨天……
  但是感觉确是变得完全地不一样了,
  他们恰似全然变作了陌生人一般,再也没有了原本的亲切感了。
  别离的时候还是有那般的依恋的,在两年之后便是荡然无存了么?这究竟是所谓“网络的虚拟性”还是什么的我确实不清楚,但是就是变成如此了。
 

  回想起最早混迹在网络,在奇迹6区的3服里也结识了不少人,但确凿留在了回忆中的倒确实不多。

  有时候也会想,如果现在兀然又再见到雷雷战将抑或是蓝色星星雨,我又会怎样想又会变成怎样的场景?隔离了三年多之后的感情——而且是通过那一根根讯息线联结而成的感情,还会依旧保持着原原本本的模样,等待着我们重又去拆封的吗?

  我们曾经一起冰清圣洁老大的麾下勤勤恳恳地打下些资本,后来又互相勉励,是真正能够把背后交付给他的金兰之情,而后来各自创下战盟雄一方之主,永结盟好……这样的感情一定是真挚的。在他离去的前夕,我们在失落之塔顶端的那一场惺惺相惜,依然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还有那互相调侃嬉戏,依赖不舍,尤其是在遭遇了那“魔****”的洗劫之后依然相互安慰着,扶持着,在回忆中撒下的星星点点……

  13岁的孩子们之间的情形怎么样也是不会叫做“爱情”的,……大抵便只是朋友们的小手里捧着一本《烟雨蒙蒙》,随后依着打字吧。但是那份关切,那份执念总是真的……

  脑海中回荡着清清的声响,

  伴随着淡淡的惆怅。

  或许今后会有网站用来寻找失去了的人们的,便可以叫做“破镜重圆网”抑或是“友人录”云云,就不多家猜想了。

  只是失去了同调的感情真的还能寻回吗……?让两个已经陌生了的灵魂与思念再一次触碰,真的可以那么简单吗……

 

  还是说与两年前相比,我变化的大了些么?

 清岚         

2007年4月23日 

上一篇:初三年间的蝶恋花,属于无病呻吟(另附漫画一张)下一篇:关于战队凝聚力建设的一些问题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