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闲言碎语 » 博客故事

博客评论维护计划

九年来,我的博客几经辗转,从新浪、搜狐到Blogbus,然后是Wordpress和Typecho(下称“W&T”)之间的来来回回。这些搬迁各有其目的,然而造成的一个后果是我博客评论区的长期混乱。 这些混乱包括: 1、评论文本从搜狐转移到Blogbus后,特殊符号显示为Unicode编码。如“松§雪”显示为“松§雪”,“呵……”显示为“呵……”。这一问题,被后来的W&T继承。 2、Blogbus中的嵌套评论(博主回复),未能导入到W&T的数据库中,这些评论目前只有访问hyqinglan.blogbus.c ... [阅读全文]

关于博客文章的“真实分类”

从前听别人讲,在英雄联盟的游戏里有一种“真实伤害”。当时我便觉得,这个词造得相当有意思,仿佛别的伤害都是虚假的一般。而实际上,别的伤害也的确是“虚假”的,因为它们所造成的实际效果总是被各种减伤作用降低,结果与技能面板上显示的数据不符。真实伤害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它总能实现技能面板上呈现的固定伤害数值,也正因为这种坦诚与直率,它成了“最高贵的伤害种类”,为人们所渴望和追求。我之前的文章分类也是虚假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享受着他人不能轻易解读的文章分类法——也许是因为中国人的含蓄,又或者是出于开博之初作为参照的池初和小松的博客分类都是如此,教我觉得好像除此以外别无其他了。总而言之,到前天 ... [阅读全文]

再一次远征

12年年底的時候,我在“博客”标签下写了一篇文章,叫作《新的征途》。那一篇是应我将博客迁到Typecho系统而作的。当时我面临的问题是:Wordpress这个系统被人为地附加了太多的价值,而这些价值的来源就是我的记忆。正如我当时所描述的,“我开始失去了自己的博客与空间,它变成了一个虚构的‘和月清岚’的概念下所持有的形式上的自由。”然而“和月清岚”的记忆却是无法遗失的,那么放弃Wordpress,转向Typecho就成为我暂时放弃那些记忆的一帖良药,也是我从2011年以来解除博客社会化运动的最终结局。事实上,Typecho的确完成了这样的任务。之前的半年多是我近两年来写博客最轻松的时间 ... [阅读全文]

关于文章页右侧边栏的变更

常来我博客的朋友可能知道,我的文章页右侧边栏设置了一个文章导读。这是我从Blogbus时代就沿袭下来的一项策略,最初的设想是,通过对重要文章的推荐和导读,或许可以让新接触且愿意与我交流的朋友更快地了解我。4年时间下来,不知道它是否真的有效——不论如何,至少在我博客留言的人并没有增多,反而减少了。但这并非是导读的失败,也不能证明导读就不需要了。相反,随着我博客文章内容和结构的调整,对于它的需求可能变得更迫切了,而旧版的导读已经不能满足今天的需求——它的分类过于僵硬而不清晰,以致我今天许多新文不知要往何处安插。除此之外,诗歌的部分实在太多, ... [阅读全文]

梦轩诗歌全集

我想以后可能不会再写诗了,所以藉着整理文章专题的机会,把以往写作的全部诗歌搜集到一起,则将来要引用时全然一贴就罢了,倒也方便。格律词:(按写作时间倒序排列,下同)城头月·忆法国大革命更漏子·更忆中秋卜算子·赠妍芳 忆秦娥·忆佳人行香子·江夜点绛唇·初冬听雨感妍西寄梅花引·秋夜望湘苏幕遮·迎世博唁江南制造局御街行·望湘惜分飞·早春小雨蝶恋花·新春别璐妍于天津火车站踏莎行·一模试前小雨如梦令·无题& ... [阅读全文]

即日起留言、评论启用验证码功能

这些天垃圾评论日益增多,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每日随便找个时间上后台一看,总可以见到上千条被Akismet拦截了的评论——这倒罢了,更令人光火的在于,Wordpress下非常神勇的Akismet移植到Typecho下竟尔变得萎靡了,每千条里总漏出那么十几个,以致在首页的评论调用里刷了屏,最后还得我手动删除。我就想找个办法来免除这种灾祸。最初选用的是CommentFilter,因为它号称可以拦截一切不含中文字符的评论,起初被我寄予厚望;但遗憾的是,自打去过蜜豆的博客后,垃圾评论里有大量日文信息(这也是我拦截英文后才发现的),而日文单字也是全角字符,那么结果就是,刷屏的语言从英文变成了 ... [阅读全文]

新的征途

从2007年2月27日写下第一篇博文开始,我已前后更换了5个博客。有的还留着,譬如搜狐博客和博客大巴,虽然早不去维护了,但多少还可以从残垣断壁里一窥昔日的繁荣;也有的不复存在,譬如Wordpress和新浪博客,它们已经化成一堆冗余奇怪的数字导入Typecho的数据库中,只剩下混乱的排版和留言格式仿佛还在昭示它们一度的辉煌。最初开博的原因和经过也许还蛰伏在我记忆深处的某一碎片里,但现在我却呼不出来了。我只能从现在——一个旁人的立场出发,去挖掘和重构我数次搬迁的历程。以这样的眼光来审视,我的每一次迁移博客都并非是混沌、无序的事件,在或然与偶然的历史夹隙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条作为搬迁主体的 ... [阅读全文]

形式以上的自由

鲍德里亚在《物体系》里说:“空间才是物的真正自由,而功能只是一个形式上的自由。”起初我对这句话的感想并不深刻,甚至不太理解。但最近发生在我博客的许多改变让我突然认识了它,并深深地被它打动。今年六月,我取消了博客的对外同步与链接,为的是“从社会化的阴影里解放我的空间”,能够更自由地在博客写更多个人化的内容。其实当时在很大程度上是希望关起门来闷头完成浅薄的《梦轩随录》,一方面将它作为阅读成果,一方面也作为我个人生命的代言。可是在那之后的几个月中,我的博客竟又悄然地变化了;我发现我仿佛正在失去它——日志的内容日甚一日地单一化,当《梦轩随录》卡壳时,甚至长久地不能写下任何其他的东西。我也许太 ... [阅读全文]

似乎是第400篇博客

不知道该不该赞美一下自己?从最初的新浪开始,经由搜狐、大巴,至于当下,也过去五年了。早不记得最初为什么要写,风格与用途也一变再变,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它已从头至尾地经改变了我的生活。此外,看从前的文章也是极有意思的——它们用以追忆过去,实际比苍白的日记更有力。我于是感到庆幸,因为自从二零零七年一月以来,我的生涯没有不可追溯的断层。[阅读全文]

关于博客整修及今后发展的问题

最近一周对博客作出了许多更改。一则把字体改回宋体,二则去除了对所有网站的同步设置。除此以外,右侧的文章导航去除了投稿链接,今后的文章也不打算再频繁地往红袖等地发布。博客的社会化问题是随我心境的更改而出现的,现在也随我心境的更改而结束。我将从社会化的阴影里解放我的空间,至少不必强迫别人一再观看原本不想观看的某个过客的博客标题,也不愿要不相干系的人也无聊地点进来,望着不相干系的内容无由地赞美或者嗤笑。然后这里便又属于我了。那么不同步的博客还会有多少人来观看呢?大概现在的同学是有几个的。父母兴许也会,为了不让我遭文字狱。璐妍不会。然后最初网上结识的各类朋友里,大概也只剩下蜜豆了。不觉想起当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