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我已经失掉纯真了吗

题:惶然不觉,已经月没有在这里述说自己的心情。可是,亲爱的,你们告诉我,这毕竟是好,还是坏呢?是我的忧虑少了,还是顾虑多了呢?我心里疑惑,只期盼看到它的你可以向我作答——我被湮灭的纯真,终归还在吗?

这两个月来,心情总不平静。也许平静本身才是更教人诧异的吧——到底我现在的处境已经不同以往了——虽然我早就成为一个被抛在时间裂隙里的受逐者,但高复的生活无疑比前次我所历经的任何一个时期都要艰辛许多。每日凌晨起床时,屋里还一片漆黑;夜晚归家后,窗外也再见不到些许的光明。在这样的情形里,片刻的休憩都宛如奢侈浪费;到后来,好像但凡没有课程的时候,都必须抽出一张试卷来做,否则便将要赶之不及,从而无法向任何人交待了。

曾经好读朱自清的《匆匆》。那时候每念起其中对于韶光易逝的抒情,自己也要感叹,就仿佛被什么东西触摸了灵魂——而我的生命依稀确凿地留在那旁人的字里行间,一去再不复返了。然而,那一刻时时闲于从事阅读的我,又怎能够想象得到:时光之为物,当我真正对“我觉察他去得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手边过去”这样的情怀感同身受时,却正要值逢现在这样一个完全无暇致力读书的漫长瞬间啊!

我对这样的处境感到很害怕,害怕单调的生活会对我的灵感造成不可磨灭的破坏;而不论是我,还是璐妍,其实都深深畏惧着我的黯淡。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不安分的大脑停止思想了,对我们而言,大概也就距离终点不太远了吧——思想平庸的人是不入璐妍之眼的,而我自己也不可能接受那样残废的人生。

马克思说:“物质运动的规律是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的。”这句话其实不错。虽则近些年以来它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而变得面目可憎了,但我们依然不得不承认,必须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要发生的——就好像泛滥的大河在文明初期必定催生强有力的集权政治一样——一段单调紧张的经历,必要摧折一个个体的创造力。我再没有余力去观察周边的情景,于是其他也无从谈起。其实我早知道,以这样一个原本就病困交缠的身体而兼容两面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开学的第一周,当同学捧起《全球通史》时,当他们振振有词地议论黄海战役、日本战国甚至法国革命时,我全部都忍耐了——那些残忍的已经要我明白,这时候再思考这些根本就毫无意义。历史已经不属于我了,他只是高考试卷上一科最可观的分数,是语文作文里永不殚竭的题材源泉。我几乎不知道还能为它付出什么了;也许最多再加上一周六节历史课上的潦草笔记,除此以外更无其他。

我近似要忘记了那些曾经我引以为傲的一切。大抵最悲惨的从来就不是被人逼迫着去做什么不愿意的事情;而是像现在这样,心安理得地忘掉自己曾经偏执的理想。开学几周的时候,李永博要我给他讲解钱穆的书,我思虑再三,却只发现脑海里一片混乱。竟只得笼统地对他说:要好好把握中西历史在社会形态和发展规律上的总体性区别,这是钱穆著作中着重议论的一个核心问题。其实这样的言语,距我最初的梦想,其差距又何止天壤之别?

所以当璐妍反问我“人类真的在进步吗”时,我失声痛哭起来。那一晚我哭得很凶,二十余分过后才渐悄息;高复以来积攒的一切负面情绪都在转瞬之间爆发出来。其时我立刻联想到的是马克·布洛赫在面对小儿子“历史学有什么用”疑问时的愕然失语;是的,和他一样,现在的我也被人类文明悲哀的发展历程蒙上了曾经清晰的双眼。那些我心里还未受到任何怀疑的真理——譬如工业革命曾经无疑地推动了人类社会向历史的更高处进行变革——他们都在刹那间动摇了。我忍不住也要开始想,人类到底给世界带来了什么?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欧洲带来了对工业革命影响的反思;大萧条让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重新考虑资本主义制度的可行性;第二次世界大战把全人类都推入对人性的悲观质疑中;那么,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亲眼目睹了一次又一次人类对自己的背叛的我们,是否已足够开始考察人类文明存在的必要性?

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思考,就发现,也许自己也已经失去了反思人类文明的权力——归根结蒂,我也只是卑微人类组织中的一员而已。和所有人一样,呼吸着自然的恩惠,然后吐出污浊的气体,玷污着自己曾经立志守护的一切。两周前的星期六,历史月考成绩千呼万唤始出来。我依然是所有人中最高的,却也仅有可怜的九十六分;其后在与同学相互印证后更发现一处批改之误。那实际上,我正确的得分只有九十四分,该与其后的历史课代表同级。若是此事发生在小学时,我想必要第一个冲上去请老师纠正——印象中就有一次校抽样测试,老师误将我的数学分数批改作九十六分,然而实际的误差竟达到十分之多——于是向她提出后,我的成绩也骤然降到八十六分,由是没入平庸学生的丛里。

可是现在,我究竟是哪里变化了呢?当课代表拿去我的试卷比对时,我的脊背只感到阵阵凉意——我几乎开始肯定,自己不愿意让他看出端倪。那两分的差距,压弯我疲惫不堪的头颈——我把头颅深埋在两臂中,假作睡觉的模样,可心里却再也无法原谅自己。那个第一的虚衔,何时竟对于我如此重要了呢?彼时的校抽样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考试,其分数直接影响到其后在班级中的地位——即便如此我依然无所畏惧地直言了;可是,就是那个昔日连那样的荣耀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抛却的我,待到如今,却连这样的一个小坎都跨不过了吗?

我想,如果这一科的成绩不是历史,那么我是必然能够豁达地对待,从而完成又一次新的自我实现。可是一切到历史这一科上就全然地变化了——我的那种精神竟突然地没有了——难道一直维持着“历史考分第一”的头衔,对于我就真正比维护自身品格的完满更加重要了吗?难道历史科学之于我,除了用来使人获得幸福之外,竟确有博人眼球的目的存在吗?难道我所谓的理想主义终于成了一个标榜的幌子,实际上经历了这许多的折磨,我依然只有败絮其中吗?犹记得那次核桃看了我博雅杯参赛征文后,质问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骗教授还是真正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他问我,这种无历史毋宁死的说辞,难道我竟真的相信吗?我无法辩白,因为反复的欺诈已经使我自己也不知所云。

你说,我的璐妍,我贪恋虚荣了吗?

你说,我的璐妍,我的本性还纯洁吗?

也许她早就被我的这些问题弄烦了吧。一直以来,我总或多或少地对自己进行着的改变存疑,可是却从未真正地阻止了它的发生。这样的一个人,却追求着道德上的完美,是多么教人发笑呢?只有对自己的欺诈才是最值得悲哀的——到头来,在作出的每一个清白决断前,有多少个肮脏念头曾经涌入过我自己的脑海,自己是忘不掉的。就连一篇述说心事的文章,我都要逐章逐句地假以虚饰,以期达成自己的目的。

时间究竟是一件可怕的东西。尤当听见身边一位虔诚的朋友说他于信仰的坚持力已经大不如前时,就要更真切地感觉到它的可怕。现在我已经一败涂地;可是就在这样的人生节点上,却没有余力寻找光明。我的时间不多了——再也不会有三个星期的时间让我来完成如此一篇小文;我仿佛看见片刻之后,理想又行将远去。

上一篇:考场作文系列之高复版:历史的目光下一篇:点绛唇·初冬听雨感妍西寄


已有 14 条评论
  1. Walnut Walnut

    干嘛要把历史学和历史课混为一谈?你自己也明白这两者从方法到目的到内涵都有很大差别,历史这门课和数学一样,是进大学的敲门砖

    1. 我被拆得就剩历史课了,又没有无中生有,就不让郁闷啊。话说回来,为什么第一个留言的会是你……我最不想给看见这种样子的人大概就是你了。

  2. 圆圆 圆圆

    嗯。。。我很肤浅的。。。总之。。。你好好考试吧。。。别想太多。。。

    1. 考试方面一切顺利。你们还都在上海吗?我有点想考到南京或者北京去。

  3. 青子 青子

    拍拍少年,加油吧~

    1. 于是被掌力所伤,呕血……

  4. 圆圆 圆圆

    我们。。除了朱思宁都在上海啊。。。她在南京。。你可以找她去。。。。

    1. 于是极力在脑海里描绘出一个团团的、圆润的轮廓……

  5. 蜜豆 蜜豆

    这东西写得有点深奥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完全理解……
    看完这个才知道原来你高复了
    我觉得,你应该是觉得高复让你的人生有点停滞,所以你对现状十分不满而已
    可是既然都选择了高复就别想那么多了,越想只会越郁闷,好好学习考试,人生还那么长将来丰富多彩过头的生活会让你郁闷不起来的

    1. 嗯,我会努力的……小公主留学事可议定了吗?

  6. 乐慈1992 乐慈1992

    好吧,我承认,我是无意带着有意进到你的博客里面的。圆圆说:他超级喜欢历史的。于是带着一点好奇,通过她的博客链接,点开了网页。
    大概扫了一眼,不由得惊叹,你比我专业的多,我也喜欢历史,但是相对于那些浩大的史学著作,我更喜欢的是历史的边角料,那些所谓的小事,小人物,隐藏在宏大的史书之后——让人意犹未尽。

  7. 乐慈1992 乐慈1992

    于是再顺理成章地点开了第一篇。
    其实,作为文科生的我们还是很幸福的,因为是学文的,就应该比理科生更加关注未来,更加明白当下。历史本就是让我们不至于糊里糊涂地过日子,是让我们去明白的。

  8. 乐慈1992 乐慈1992

    文科生本来就要有这样的远界,我们会去关注这世界,用我们懂得的一点知识,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打到“哲人”和“圣人”的高度,但是也不枉费我们是文科生……
    啰啰嗦嗦废话了一堆,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烦,反正我觉得你挺了不起的,比我看过的很多文科生,都更有人文气息

    1. 乐慈君留言至今,不觉已数周了。一直想要认真写些回复,无奈条件不许;纵是今日,也只有以手机与你留言。首先必须心怀感激――因你以无垢的眼光看我,使我心间得受温暖的浇注。我作文已经年了,不可否认,旺盛的表达欲是推动我前行的最初泉源――徒中若有其他所得大抵都只是附赠――是以看见这样认真的回复,我几喜极而泣。至于阁下所言文科生的追寻目标,亦唯所一直探求之道途;这样的路上,愿与更多你们这样不失纯粹的人同行。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