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闲言碎语 » 生活点滴

黄昏

我仿佛要淡忘博客了——过往的不辍,如今已渐趋倦怠。伴随着门可罗雀的凉景,我登录的次数一天天稀少,终于到了连域名忘记续费也难以察觉的程度。是一个时代要过了吗?是一个时代要创始吗?我不甚明白。然而昔日与朋友言笑晏晏的情景,却几乎全被挖去,再也回想不起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把博客当作自己一半孤独的生命——再熟络的人,倘不看它,就始终与我隔阂;而无论怎样的过客,只要为它刻下只言片语,就宛如能直指我的内心。我于是一次次调整它、栽培它,好像保护一颗根植在我灵魂深处的小树,惟当它茁壮成长,我才有机会保持自己的不被灭亡。 事情终归是这样。起初一切都是好的,但曾几何时,就零落得无从想念了。在忽 ... [阅读全文]

微光

交完毕业论文的综述后,我突然看到一点微光——好像漆黑漫长的隧道里,突然要变得通透起来的明亮。 论文题为《基督教“偶像崇拜”诠释的形成与变迁》,是我大三曾获奖的一篇小文的延伸。尽管当时我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潜在的课题,于是没有发表在博客上;但从我一直以来的步调看,倘没有外力的逼压,要早早确立毕业论文的方向近乎是不可能的。 我入学四年以来的学术史是充满了变动与彷徨的历史。记得高中时代的最后,我是想做新航路开辟的研究,因此,大一时也向着它努力了。但这一过程随着徐善伟老师的调离而中断,随后我便从高歌猛进中停歇,竟然失去了方向。我无意评价之后的经历是好是坏,对我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但总体看来,我从未 ... [阅读全文]

西安历史古迹点考察简明日记

按:本文为2014学年夏季学期“历史古迹点考察”课的作业。 6月25日 晴 今日出发,略加准备。午后赴火车站,同学多已至。于是草草吃饭,上车,径往西安而去。 车上热闹,然同行多有不识,不能尽兴。所幸与同学相处已逾半年,不甚尴尬。唯上铺窄、冷,不能入睡。于是下床,寻些乾陵纪录片看,以备明日之需。 二时许,困倦,添衣上床就寝。 6月26日 小雨 列车晚点抵西安。下车不待歇息,直奔乾县。途中导游作开场白。诸如陕西地理等,听不甚明白。 车至乾陵,饭难吃。毕,天降小雨,于是不得不购伞,兴亦为之大减。 览毕,车归西安,游未央宫遗址入口与宫门处。同行合影。 饭后至旅店。无WIFI,不能上网。大恼, ... [阅读全文]

西安考察日记(已坑)

6月25日 晴 今天是预定出发的日子,于是略加准备,下午六时许赶到上海火车站。其时同学多已到了,于是草草吃饭,上车,不久径往西安而去。 车上热闹,但同行多有不识的,于是不能尽兴。所幸与12级相处业已两学期,也不觉什么尴尬。真正成为问题的,是上铺窄小,空调又冷,不能入睡。于是下床,又寻些与乾陵、永泰公主陵等相关的电视节目看了,以备明日之需。 二时许,看得困倦,终于上床就寝。 6月26日 雨 列车晚点约十五分,九时过半才抵达西安。下车后,不待歇息,就被大巴接走,直奔乾县。因为预先知道要去乾陵和懿德太子墓,此时虽然疲惫,却也颇期待。 车上听导游作开场白。诸如陕西地理等,因为没有地图,光听也 ... [阅读全文]

人生的一个细节

今天突然想起人生的一个细节:小学一年级刚入学不久,同班的男生在教室外面打闹。我觉得好奇,也循声过去,想要加入他们,然而却遭到拒绝。 那是一个没读完小一就转学去了美国的男孩子。我记得他对我说:“不行,我们不能带你玩,因为我们银河警察都要有一把直尺!” 我于是很懊丧,为什么我没有一把直尺?后来我买了直尺,但没有再去找他们玩;事实上,直到小学毕业,我都和女生要好。 这个细节对后来的我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我并不清楚。小学时,青梅竹马的同桌常常捉弄我,我都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大概初中期间,我还想赢回一点男子气概,但终于是邯郸学步,除了有些博人眼球,什么也没能做到。后来上了高中,我的思维就彻底变得纤 ... [阅读全文]

FTG1.3波斯通关纪念

欧陆风云2玩了好多年,始终没有用过波斯,但一直对这个游戏中唯一的什叶派大国颇有兴趣。最近研究出一个可以在1492年剧本使用波斯的方法,于是体验了一把,以下是战果: 先上一张首都。伊斯迈尔一世建国时的首都在大不里士,阿拔斯一世在位时触发事件迁都至伊斯法罕。大不里士接近高加索地区的波土边境,伊斯法罕则相对处于伊朗心脏位置。此外,伊斯法罕还拥有一个贸易中心。 然后是疆域图。西至高加索,东抵天山,南及阿拉伯半岛,比较亮的是北部取道哈萨克进入西伯利亚。这一局我一独立(1500年前后)就立即北上攻打乌兹别克和哈萨克汗国,在等待征服者事件的同时率先抢占进入西伯利亚地区的要道。经过几次与俄罗斯之 ... [阅读全文]

梦魇

最近常做噩梦。内容大体都是这样的:要考试,而且都是一些晦涩和难以理解的科目——当然,最多的是数学。 譬如前天,我竟梦见历史系一位从事考古的老先生考我们数学,要我们计算各类器物除去容积的纯体积。更早些日子,我则梦回高复,为了重新参加高考而用功,然后课堂上讲的却都是我闻所未闻的高级解析几何。于是我就惊醒,一次次感到害怕,然而看见旁边璐妍的睡脸,又感到安慰。看来我暂时是不用考数学了。 但我仍然是惊弓之鸟,我的焦虑和恐慌在这一次次悸悚与释然中不会消退,相反,它在刺激中茁壮成长了。据说有一种梦魇,它察知你心头畏惧的,然后就在你梦里呈现,以瓦解人的精神,啖食人的梦想。如果真有这种梦魇,我大约就是 ... [阅读全文]

Windows Vista是个好系统

Windows Vista是个恶名昭彰的操作系统。它繁冗、琐碎、迟缓,并且和各种软硬件不兼容——仿佛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它失败的结局。事实似乎也是如此,Vista的倾覆迫使微软更快地将目光投向了后续产品Windows 7;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Windows Vista了,盗版软件的下载页往往写着“兼容操作系统:Windows Xp / 7 / 8”,Vista好像就这样怅然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踪迹。 不过当然还是有人记得它,譬如我,就是其中之一。在06、07年Windows Vista操作系统刚刚推出时,我便受王曼茜的蛊惑,把我家的奔四老机改装成了这个系统。令我记忆犹新 ... [阅读全文]

令人失望的微软网络服务

微软提供的@live.com邮箱,我自07年起,已用了很久。但从今往后,它将成为过去。对于它,我当然是有过热爱的,然而事到如今,残留的也不过是唏嘘。其实早在我更换linux系统的时候,就有打算要弃置这个邮箱,只是现在网络上要用邮箱地址的地方实在太多,一旦更换,多有不便。但日积月累的失望与折磨还是促使我下定决心,终于在今天上午,我将live.com的全部邮件导入QQ邮局的域名邮箱(zhangyiwei@hyqinglan.net),并设置了邮件转发。hyqinglan@live.com正式成为了凝固的历史。 要问我这么做的理由,那归根结蒂,也只有两点:先是缓慢的网络速度,次是糟糕的视觉 ... [阅读全文]

山道的雪

从小生长在上海,雪已不多见,山更是全然没有。下午到了明月山下,见道中雪景甚美,于是随手摄了几张留念。 我与雪结缘颇深,每次相会,总有些许奇妙的感觉,这一次亦然。希望来年重聚时,她又能带给我全新的体验。 大家都忙着合影。 对于没见过世面的我来说,这已经能算是怪石嶙峋了…… 姑娘也在拍雪景呀? 这是锦鲤吗?比泮池的鱼精小多了! 走近看看…… “明月广场”。 早地上积雪最多。 道旁的一大群鸡,不知道是谁养的。 到处是鸡,而且都是黑色的羽毛。有没有想起中华小当家的某集? 鸡的翼上都缠有红色和绿色的布条,据表哥说,这样能防止鸡飞走。 远处的群山。 同。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所谓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 Air:哼
  • 风雅の羽:睡不着觉,过来瞅瞅
  • 风雅の羽:令人怀念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