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雪国五年·雪之少女吧前言:我们一直同行

作为置顶帖发表在百度雪之少女贴吧:http://post.baidu.com/f?kz=713423260

又是一个春秋。日历翻新,北国风光又笼罩进朴素的白。儿时听人说雪,总是充满钦羡;雪人、雪橇和那银白的世界早在课文里读得多了,就连美人也要以白雪为名;雪也因而成了我们心中最美的意象。但生在上海的我鲜少有机会亲历真实的雪,似北地那种经冬不化的素裹更是无缘得见;一来一去,这憧憬也便越积越深。

此行去天津,虽未有雪花天降,但冻结的海河已足以教我惊叹——此前我还从未见过河水结冰的场景,更不待提凿冰垂钓的游人。自诩为雪国的守护者,一直写雪国的前言,却不知雪,说来当然有些惭愧;但大概正因为这种陌生,才使得雪成为人心中美好神圣的东西。艺术中本有朦胧之说,现实中又有多少美需要距离来产生,着实难以捉摸。在Key的创作中——包括《雪之少女》——不正用了这样的表现手法吗?至于网络交友,至今依然争议颇多;有人说网友之所以投缘,正因为处在这样相互不了解的环境中。许多平日背负的包袱得以卸去,从而对千里之外的陌生人道出最本真的话语。以我切身体会而言,这话大体是没有错的。之前在天津时璐妍同我说,她绝没有想到第一次上网认识的人,到头来竟要变成了自己的丈夫;而我想这恐怕并非是巧合,因我知道她五年之前的处境,若不是在这样一个彼此隔绝的环境中,她断无可能表达出那样的真心。正是这种不可见的朦胧拉近了灵魂的距离,不论是人与自然抑或人与人之间,森罗万象似都因这不可见的谜团彼此吸引,从深处萌发了憧憬与希冀。

这样看来,我们今天的处境似乎是有些危险的。当初看《雪之少女》时候的情形,我们之中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忆的清呢?那种渐隐渐白的氤氲意境,今日相聚的我们之中还有多少人能够有心去体会呢?倒在大门上的热水,横在街头的铁铲,这些关于那个北方小镇的细节都确实地留在我们所有人的脑海里;但那一次银粟飞纷中的重逢,那一刻女孩轻轻掸落男孩发际积雪的情怀,那一次初阅童话时在我们心间种下的悸动,到五年以后的今天,尚有多少被保存下来了呢?曾经的我们几近狂热地捧着的所谓“神作”及其背后的世界,到现在早褪去神秘的光辉,赤条条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了;在天苍妙和其他进步爱好者的引领下,我们已对作品本身建立了更合乎理性的认识。而随着年纪的增长,当初潸然泪下的我们早已麻木不仁,昔日纯真的笑容也早从我们的脸上消褪,剩下的只有笑不出来的悲哀。面对处处充满隔阂的成人世界的法则,面对自己机关算尽只余下现实与理性的头脑,旧的梦境能否一直延续?恐怕是不能了罢。归根结柢,当大雪揭掉了她撩人的面纱,变得触手可及;当陌生的光环消散,我们朝圣般的憧憬也再没有了的时候;铅华洗尽,那雪,依然是美的吗?

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朦胧固是一种美丽,但并非全部;而了解自是破坏了朦胧,却无碍其本身既有的美感。在天津见到的海河冰景岂冲淡了我心目中冬日的颜色呢?相反,益深的了解与印象使得我能够更加深刻地把握冬之美。谁说今日的南极与斯科特当初梦想中的那个一模一样呢?与他相比,我们幸运地获得了他的时代远不能及的资讯与力量,得以看见极地的全貌,欣赏到那一个个曾经只在探险家的梦境中露出蛛丝马迹的美妙场景。斯科特眼中的南极迷雾重重,其中蕴含着无穷的梦幻之美,看不清,摸不透;及今那风光依然美丽,却少了一分梦幻,多出一点现实。流年似水,或许有些事情变了,变得模糊不清,甚至与最初的精神背道而驰了,但只要那事物本身确实是美好的,就已足够。这份纯粹的美丽会跨越时间的界限,一直来到我们的身边。我和璐妍的感情也恰似这样,五年过去,即使最初的感觉已经没有了,那些拉近灵魂距离的朦胧也完全淡去,我们仍然可以相爱;无须琵琶遮面,在时光潮汐洗刷下,随之而变的我们已足以将雾雨凝成朴素的结晶。

我们的雪国与《雪之少女》亦是如此。纵使已经到了不轻信、不盲从,再不能以孩提的心态来观察这世界,也不再为虚无缥缈的情感落泪,我们仍然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感知美好。一本童话,用少儿或成人的眼光来看,自然是不同的;成长以后,我们的视线里少了一些纯真,而平添几分无奈;脑海里少了些许无知,更多出一点了解——但只有文艺作品中的普世价值,亦即真善美的部分,由始至终从不会被掩盖。就如同之前所言的好景一般,那种真情善意与美感也能够穿越时空,不会在历史长河中褪色;或许在我们眼中它们也无法阻止地改变着,但终究只是我们了解阶段的不同而已——就在这不同的阶段之中,我们可以发掘出不同角度、不同层次的独特价值,这种价值的存在甚至可以是层层递进的。是故天苍们的理性研究虽然将作品拉下神坛,却并没有妨碍我们的喜欢;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批优秀的思想成果问世,我们才得以更全面地把握作品的灵魂,将我们的热忱提升到新的高度。

赘言至此,还是要说回贴吧本身。过去的一年中,雪国所呈现的大抵是欣欣向荣的景象,只是依然有零碎“合并”之类的杂音传来;每逢言时环顾四周,才理所当然地发现,雪国早也和五年之前不一样了。登陆没有了香香的贴吧,打开失掉了猪猪的QQ群,免不了许多惆怅涌现出来。雪之少女吧已经变了吗?我想是的。这无可否定,亦无需否定;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自然也包括这样一个本不起眼的贴吧。且不提那些离去的背影,纵是一直留在这里的我们,也都已和昔日完全不同了。但正如大自然或文艺的作品一样,这种变化并不成为我们散去的理由。心中的雪景不一样了,最初看动画时的感觉寻不回了,那又怎样呢?五年以来,我们一直同行;五年过去,我们还在一起。这种现实的力量原本就胜过辞藻,我纵使妙笔生辉,所能作的也最多不过是理论上的一种寄托,现实却能给我们无穷的教谕。而我坚信的是:五年以前,我们看雪吧是一个光景;五年以后,也必是完全不同的情形——如果一成不变,那反倒是不妥的——而不论是五年以前,还是五年以后,这个地方都会因为一个单纯的念头而存在着。或许有一天它不再是那个冰封在遥远梦境之中的幻想乡,会沾染风尘,会披上俗衣,但却仍旧会如同那极南之地的梦幻国度一般,散发着冰雪永恒的魅力——只要那份超越时间和认知界限的纯粹依然存在,这一切就都会被赋予亘古不褪的色彩。对于雪,那纯粹的是形态;对于作品,那纯粹的是艺术内涵;而对于我们,那纯粹的,则是彼此的挚爱。

去年我在前言中说,我想要像经营一个沙龙一样来经营雪吧。这种理念至今始终都不曾放弃。在世事的沉浮中,也许要遭遇挫折,也许要受到打击,若是心存疑惑,难免陷入困窘。当我们面对质疑,被问及雪吧的宗旨、活动、乃至存在的意义时,我们还能不能毫不迟疑地作出回答?当合并的声音一次又一次地从外人口中传出,我们是否还有信仰坚守?诚然,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不仅是贴吧,我们每个人都跟着一起变化了。当然,最初在一起时的欢笑永远也不可能再寻回,这弥足可惜;只是若纠缠于原点,反而将要失掉进化的可能——那种将朦胧而不切实际的美升华的可能。一年多以前我在前言中说“尽管因为年龄的增长,大家已不再能够似当初那样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但三年之后浅浅的清新笑容却同样教人沉醉”,如今想来,那所含的又何止是笑呢。我们成长中洒下的辛酸与泪水同样成为我们珍贵回忆的一部分;我们少不更事的朦胧友谊在经历时间洗礼后并非磨灭了,而是沸腾成更深沉可贵的大人的友谊。这些生命里永恒而美好的点滴也都如那雪花一般,心中想象的时候是美的,看在眼里的时候是美的,就算落在掌心,全都化作了水的那时,也还是美的。

因为那本就是美的,不是吗?我们不应存疑,因为根本无从疑起——时间并非那样可怕,而我想说的是,只要我们心中那点美好还留存着,那么接下来的旅途中,我们还将一直同行。

上一篇:是谁给了我们这样的潜意识?下一篇:蝶恋花·新春别璐妍于天津火车站


已有 15 条评论
  1. mai mai

    瘦子....这文未写完吧?
    嗯...肯定没写完...

    1. 看见tbc三个字没有?

  2. 老光 老光

    但那一次

    1. 已经录入补全了。

  3. 祭月箫 祭月箫

    你的文字也有一种朦胧的美
    小时候坚守过的东西 虽然很遗憾看到它渐渐消失 但依然会为它存在过而欣慰
    原来也以为自己是一个爱雪的人 去年看了半年的雪之后再也没了这种感觉 可见我爱的只是未知
    但是每次看到爱雪的人 心里都会有一种感动

    1. 我去问我妈妈,她倒是理所当然似地说了句:“那当然是没有得到的东西的更美,了解了也就过不下去了,譬如我跟你爸爸。”教我不禁又有些伤感。

  4. 祭月箫 祭月箫

    顺便 那个帖吧是什么

    1. http://post.baidu.com/f?kw=%D1%A9%D6%AE%C9%D9%C5%AE

  5. 祭月箫 祭月箫

    最后一句话比较伤感

  6. 雾雨中的物语 雾雨中的物语

    星空的记忆已经发你邮箱了啊- -
    下好Q我下啊- -|||
    - -|||
    - -|||- -|||

    1. 你,你是哪位……星空的记忆又是啥……

  7. 雾雨中的物语 雾雨中的物语

    啊··
    抱歉·
    记错了··
    我找到应该是和月艾雪···
    和你名称有点像··
    所以搞错了···

  8. 雾雨中的物语 雾雨中的物语

    啊··
    抱歉··
    我记错了·
    我找的是和月艾雪··
    和你名称有点像··
    所以搞错了··- -··

    1. 噢,内子这些天都跟我在一起,没有上网。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 Air:哼
  • 风雅の羽:睡不着觉,过来瞅瞅
  • 风雅の羽:令人怀念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