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不会完满的国家与不曾完满的人格

这篇小文动笔于午夜;始发苦痛,而成乎释然。如若这一生终于不能得救,它的降临也将赐予我片刻的安宁。

前天是例行为财神打炮的日子,因而无论你愿意与否,都要在清早第一道晨曦洒到人间的时候被墙外的梦魇惊醒——当然,我们也许早就不会感到慌乱,甚至愤怒;因为人们说岁岁都有今朝。

我总是木然地走到计算机前,一边拨开杂乱却清净的作业山,一边摸索显示器的开关。或者昨晚未曾关机,抑是洗漱前已然把一切打开了——总之,电源灯亮着,而只似梦幻般地,我又来到互联网上。打开新搬的博客,预览一个个的模板,搜寻形形色色的插件,不觉日已当午。

随便扯一包老坛,腹中的震颤悉皆平息。重回桌前,见到荧幕上闪烁的新博几近完善,我却突然失掉了干劲。这是在做什么呢?特意挑选的境外空间,不用审核的文章,调整得简明沁心的主题,透过插件,用手机也能自由维护的主页——可是,化了这许多工夫之后,难道我竟真的要重新开始撰写么?倘使如此,我放假以来的数周里,其所作又为何呢。

想到此处,我的身体仿佛开始变化了。一时间,掌心里握着的,牙关里咬着的,血管里流淌的,脑袋里填满的,全都只剩下深切的失落与惆怅而已。是啊!看起来,我是一个如此叫嚣着要名垂青史,在进化上却踯躅不前的男人。原本有很多机会,如若我提前一步作出选择——或者我自身的缺陷没有这许多的话,大约我早走上更顺畅的道路。

假使有人问我,说是否后悔在高中时代就走上文史的道路,以致不务了正业,恐怕我一定会否认它。因为这时时都得以成为支持我灵魂的栋梁。然,则何以成就我今日长久的落第与不遇?我想着,这许多的问题都不可能错在方向标上——如我在《逃向自由的夹隙》中最后所表达的一样,我至今相信理想主义者的完胜,也依然憧憬一个沸腾蒸发的人生;而时过境迁,在外壳逐渐剥落、从夜雾中蜕变出来的黎明里,我竟赫然看见的真相是,过往的惨淡可能全出于自己心头蒙上的一点尘埃。

曾经一直相信如我这样的人是现代中国制度的悲剧产物;可是时至今日,当我经过半年的全心投入,将高考模拟成绩轻而易举地提升一百分而至于一本之后,才蓦然发现,这样的政治制度或是学校教育不仅不会成为我的障碍,反而将成就我所欣求的完整人格。透过突破这个混蛋体制的层层阻碍,我们可以轻易获得在其他条件下遥不可及的一切:刚毅、不屈,还有隐忍。言论控制、洗脑教育、恐怖政治、搜刮财富,那些近代历史上所有把一切追求与无奈混合在一起的体系,其结果都是,在剥夺了最有才华的青年的爱国心后,将他们全都推向了海洋的对岸。也许这些人终将成为混乱的制造者,或是牢笼里的囚徒,但真正成全他们强大人格与创造力的,反而是这个最厌恶他们的制度。

从前写《我与我的求知》时我深恶痛绝的这一套东西,现在看来却可以释然了。与江珊提起这改变,她说,其实她觉得一代代人的失望是最大的悲哀。确凿如此。在我们轻身为国的时候,我们要诅咒要这个体制,因为它的自毁长城妨碍了我们投入对祖国的建设中,从而折断中国腾飞的翼;而唯当我们丧尽了秉性,转而将目光投向自己时,我们才要赞美它——因为正是它的馈赠让我们得到了成功所必要的一切美德:在正当的时刻,只要做正当的事务;而在不应开口之时,就合拢上我们惹祸的嘴唇。如果连这样对人性的摧残都煎熬过去了,那么余下的一切还能算作是什么呢?是以我相信每个在外华裔的功成名就都多少离不开一个共通的原因,即曾经在中国经历了那样压抑的半生。

既无关制度,而今呈现在面前的那道阻碍只能来自于我的人格——我现在几乎可以确信,如果我的生涯最终是失败的,那么也一定出于我一往无前之下时隐时现的那点迷惘。

我曾经为自己塑造一个完美无瑕的形态,那有着令人称道的精神与勇气。许多人乐于寻求我的帮助,我也眷爱在这污浊的世界里支起一个小的壁垒,洁净自己和身边的人们——包括守卫璐妍最后就要泯灭的纯真——我欣然,甚至于迫切地想要成为一个圣者,以解放所有我眼前处在灭绝中的美丽。

可就是这样美好的愿望,却一再地被我心里挥不却的一点黑暗破坏了。激流勇进后突然闪现的一丝退缩;广行善举时脑海里瞬时挤入的恶念;纯正理想中不知是否混有的些许杂色;它们的每一次出现都伴随着我长久不能愈合的伤痛——我的心里宛如穿了一个大孔,于是勇气就从里面流掉了;无法原谅自己的恶意,即使再帮助更多人也好像洗不净一度污染了的双手;又如前此《我已经失掉纯真了吗》所写的,怀疑着自己理想的纯粹:“实际上经历了这许多的折磨,我依然只有败絮其中吗?”

每到这种时候,我濒死的脑壳就好似要炸裂开来。耳朵里反复交响着金属的噪音。难道又要回到那个该死的能够随意裁决正常人和精神病患的地方吗?我畏缩着,畏缩着打开网页,想要找到一条放逐自己的通道,至少可以暂时避免崩溃。实际上,我看了《犬夜叉》,这个少年时代曾经钟爱的童话此时却抛给我一个更大的难题——白心上人,这位曾经被无知少年几乎忽略的配角,在这一刻却无比犀利地要钻进我的骨头。

这个和蔼的僧人在生前曾经是万人敬仰的圣贤,他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直到自己也饥肠辘辘地病倒在灾疫的面前。面对着害怕失去依靠的村民们,他选择接受他们的活埋,在地底的木桶里自我窒息并绝食而死,从而成为肉身佛,永久地守护人们。可是人类求生的欲望却打败了他——在漫长的时间里,他始终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却总也无法触及。白心上人开始害怕了,在他光辉人生的最后一个瞬间里,他回想起自己以往的经历,竟突然失声;悔恨开始在他的心里蔓延——他想到那些自私自利、一心只想得到庇护的村民,想到自己奉献一生、苍然老去到最后却还要接受活埋的命运。他流泪了。而这滴眼泪终结了他的圣人之路。他的灵魂没有升天,他也没有成佛,而且变成了不得解脱的怨灵,永久地徘徊在这悲哀的大地上。

读到此处,我的心中不由得唤起一阵恶寒。为何构成这位长者一生的无数个交叉中,竟然会分出这样一个残忍的结局!难道身有余尘的人,终究就不能超然于世;而心里一旦还存着迷惘,就毕竟不能救人吗?

我也曾经用这样的一个简单例子去问璐妍。我说,当我拾起路边的废物投入垃圾箱时,如果心里曾经怀着对遗弃者的恨意及“如此我的道德就将更加完满”的私欲,那么我的行为还具有它原本的意义吗?璐妍不曾给过我明确的回答;相反地,作为一个女子,她极好地诠释了她的善变。在与我发生矛盾的时候,她就指责我,说倘若是我心里并无真心帮助他人的愿望,那就毋宁不要去做,从而避免玷污他们的感激;而在我陷入困苦之时,她又会来安慰我,说不论如何,至少我出手做了,而一个人可能会因此得救,这就足够了。

这样的答案显然不足以打消我的恐惧。但我想,其实在她那里,恐怕也没有更好的回应了吧。于是我只有带着恐怖入睡,在夜夜惊魂中梦醒,慌乱地擦拭枕巾上早已干涸的血迹,正如我慌乱地逃离这个无所作为的假期。我突然意识到,懒惰、猜忌、嫉妒、野蛮,这些人类历史上最令人作呕的负面感情,也许他们将附着我一生而不可抛弃。唯一直不愿与之共存,却无计可施;也许正是人类原本的旧罪要我们带着永远洗不清的污秽在人世徘徊,而所谓贤者之道就是要负重攀沿。如此则是否能够活己,还要看我的生命;是否能够活人,还有待我的传奇。

和月清岚

二月九日晨四时二十五分

上一篇:关于更换博客的说明下一篇:绝句·枕上吟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