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社会万象 » 文章内容

中国的学术界

进入上海大学之前,我对它很绝望,因为它的臭名昭著,仿佛沪上翘楚;接触学术界之前,我对它也很绝望——因为它的恶名昭彰,只比前者更盛。

我是这样知道它的:从图书的序言里,知道它故步自封,身陷在马列毛邓的囹圄;在网络的夹隙间,知道它傲慢偏执,固守着启蒙主义的滥觞;由前辈的叹息中,知道它急功近利,沉湎于薪俸职禄的谄诱;自媒体的炒作内,知道它道德沦丧,用力于鸡鸣狗盗的淫伎。它好像一无是处——它的继续存在,也似乎只为再抽打“学术”一个响亮的耳光。这样看来,中国还有人在做学术吗?没有吧!

然而,进入大学以后,毕竟有许多人感动了我,教我对这样的学术界重拾信心。他们中,有的告诉我,序言里的马屁只是唬人的;有的告诉我,以往我们被灌进的不是哲学,只是‘原理’;有的告诉我,启蒙主义的价值观已经行将就木,你的想法才符合目前的主流;还有的什么也没有告诉我,却用痛苦和折磨诠释了,什么是迫害、什么是反抗,什么是混世、什么是为学。

现在我想,我没有进一个发臭的大学,也没有进一个罪恶的圈子;它们确凿有能力丰满我的兴趣,并教我多一些快乐。写到这里,不禁开始为以往的误会感到难过。

上一篇:芝诺悖论的非学术思考下一篇:《世界史·古代史编·上卷》教材第42、43页的诸问题商榷


已有 4 条评论
  1. 苏小娆 苏小娆

    好沉重。我都没有那种感觉……知识有些老师大约太注重学术反而不会上课了,难免闲得很教人遗憾。

    1. 难免闲的那个闲人是谁……

  2. 梅妻鹤子cy 梅妻鹤子cy

    你是本科?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