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回忆中的杨浦公园

为了早上八点叫璐妍起床,昨晚早睡,今天也就早起。从前周末没有早起的习惯,今天醒来之后深有些无趣;晃之再三,便晃进了宿舍对面的杨浦公园。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进这公园了。记得早在十数年前家庭关系尚且和睦的时候,就常有周末来杨浦公园的时候——其时我住在虹口,但因为父亲从小在杨浦长大,所以我们仍是乘了车子,也要不辞劳顿到这杨浦公园来。那时逢到周末,父亲总说“今天是星期天,要不要带你去杨浦公园玩”之类,幼少的我自是欣然应允。于是回头喊上母亲,发动汽车,一家人便即出发。这种情景现在是难再有了,回想起来,也只是唏嘘不已。

尔后多少年一下便流逝。随着成长的脚步,闲暇的时间日益减少,家庭关系也一天比一天糟糕;家人一起并肩出行的梦想,早尘封在每个人的心里。作为结果,我便长期再没有到这里来,直到高中来控江中学念书之后才重新想起这公园。

 

杨浦公园的后门就位于控江中学住宿区的正对面,隔着辽源东路从宿舍四楼眺望,便清楚地看到里面的肚肠。三年以前那是饲养鹿马的地方,粪便的臭味时常飘过来,熏得住宿区前臭不可闻——三年之后重新住回宿舍,这种味道已没有了。后来一查才知道杨浦公园的动物们都在零七年的时候搬了迁,到更高级的园里去了。不由又有些怀念逝去的那些时光,那些幼时骑在父亲的肩上看笼中的狮虎、棕熊、孔雀的时光;还有更大一些之后,牵着父母的手去买猛兽区边上的里脊肉,自己吃一口,再丢去给狮子吃一口的时光。高一与王志东一起住宿的时候,我也曾经跟他去猴山,一看就是半个多小时;其时下起小雨,我们便打起伞,依然伫立在那里,看着我们远古祖先的同类们在雨中依然不知疲倦地蹿跳,仿佛嘲笑文明人的胆怯一般。至于现在,家人的心早不在一起,当年的同窗好友们也散去了四处的大学里;就好像那些狮子抑或猴子们,终于也不再待在这里,去到更遥远的理想国度了。

公园的门票也早不再收。暑假时与父亲为了溜冰而购买公园月票的情形,该是真的不可能重现了。两手插在外套口袋里,随便绕上一圈围巾,轻吸口气,顶着寒意穿过后门,便向公园的腹地走去。沿途除却跟我一样散步的人,木剑、扇子舞、太极拳和唱着淮剧越剧的民间艺人就成了公园的主基调。偶或看见打羽毛球的人,其中一个大喊一声“阿拉顶风”,就已足够我笑上一小会儿——记起小时候也为顺风逆风同父亲争执,最后终于用上不怕风的塑料球,才得以继续打下去。其实早晨的公园本来不就该是如此吗?祖父健康时也是其中的一员,甚至到学校来看我,都要带上大红的扇子;而他房中轻巧的木剑,总成为我看完武侠小说之后最喜爱的玩具。

 

十八年过去,有多少事情如今只能在回忆里找寻,我已点不清了。年前我对璐妍说,如果回忆一件事情的时候可以发现还有另一个人也记得,那已足够觉得幸福;这确实是我作为一个回忆者长期以来所得的仅有一点财富。想去找那个还留着童年快乐的溜冰场,却找不到了,只看见一个大的广场。广场中心满是跳着轻巧二步舞的老夫老妻们,有的早已满头银丝,有的还保有一点娇嗔;大抵我的人生经过波澜壮阔之后,也有回到这里的一天罢?那时候的我面对着多于现在无数倍的回忆,恐怕也只有轻笑着随风起舞,再没有气力多想了。

正门一侧的游艺区里仿佛还可以看见滑梯上的孩提与等在一侧的父亲的身影。但那些昨梦前尘般的东西早也同少年宫里的旋转木马一样,在长久的孤寂里蒙遍灰尘,失落得没有颜色了。临出门的时候才想起,以往离开公园之前必定要在中心的小湖划上半个小时的船;到现在,手也早生疏得只晓得怎么拿笔了。

上一篇:一揽子减肥计划下一篇:blogbus终于解封了


已有 2 条评论
  1. 雯哥 雯哥

    采菊轩大人果然不负回忆蔓延吧吧主之名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