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成乎年岁,毁于旦夕

刚才在百度贴吧看了几个帖,见证了一个昔日朋友的身败名裂。那些帖子都是去年1月的,也就是说,迄今已过了一年半时间,但我刚刚才在机缘巧合下找到它,可见这个昔日的朋友,距我已经远得可以了。但不论如何,我们曾经走得很近,并一度看到他的成功;时过境迁,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这般模样,心里实在唏嘘,又宛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他是一名画师——当然,最初也许还不是的。我们相识是在06年的上半年,那时我印象中的他还同我们所有人一样,无非看看动漫,在air吧灌灌水,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7月以后,开始逐渐看到他的一些CG画,但也平淡无奇,甚至连漂亮都说不上。但他一直飞速成长着,可见着实下了许多功夫。

后来忘了是在什么时候——也许是06年底,又或者07年初,他还曾经指导我用PS处理线稿和上色。尽管时间不长,但我获益良多。本来这个关系可能还会继续下去,终于因为我的兴趣转向历史而作罢。差不多就在这一时期,璐妍也加过他的QQ,后来对我说“真是个好人啊,你的那位老师,外冷内热”。现在想起来,尽管从那时起他就以毒舌闻名,但大家的感情还是非常融洽的,完全看不见后来的端倪。

我和他的下一个交集是在07年底。那时鸟人退伍回来,我在雪吧主持鸟人祭,要猖獗去请他来观礼。猖獗当时就说,他现在是知名画师,不和我们这些小人物来往了。我心中一凛。后来他果真没有出现,甚至让獾爷去请也没用。我开始意识到,他真的与我们渐行渐远了。以后偶尔也去看他的画,确实始终不断地突飞猛进,把我们完完全全地甩在后面了。尤其是08年中我开始打东方绯想天,搜索相关资料时还欣赏到他的一套仿黄昏风东方立绘,简直天衣无缝。我开始变得钦佩他,甚至要以曾经跟他一道灌过水、接受过他的绘画指导为荣了。

但ACG并非我长久的爱好,学术和生活中的其他压力很快又让他淡出了我的视线,直到这一次把他重新发掘。在各个帖子的描述中,我渐渐知道,10年中他为BILIBILI网站创作的吉祥物“33娘”使他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11年时他的声望更是如日中天,不仅为小说画插画和设定,也出商业本,稿酬甚至被抬高到一万——但就是这一万最终毁掉了他。12年1月,一位网友在贴吧揭发他骗取万元稿酬却不按时交付画稿,而他参加线上比赛的新作又被指认为抄袭。仅仅1天,他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就轰然倒塌了。B站的人给他起了个绰号,叫“33的鬼父”;BILIBILI贴吧的人在之后的聊天中提到他时,总不忘嘲弄般地@一下“天国的鬼父”。而他自己从那一天起就销声匿迹,再也不见踪影了。

许多人讨论他最终走上这条道路的原因。有的人认为这是他病态性格发展的最终结果,实际从出道开始就注定了的;也有的人就事论事地分析,说他这一年来缘由沉迷网游而变得懒惰,同时又需要大量金钱购买装备,两相叠合教他走上了不归路。但无论如何,没有人替他辩护。他已经沦为过街老鼠,每一个经过他坟头的人,都免不了要踏上一脚,叫一声:死得更透一点吧!于是他的绘画生涯结束了。更糟糕的是,他以往的所有作品都被打上抄袭与欺诈的烙印,就连他赖以成名“33娘”也有人找了几个似是而非的“抄袭原型”出来,好像确有其事一般。

我之所以感到唏嘘,与他的性格怎样其实无关,也不是要替他作任何的解释。因为事到如今,我对他的了解实在有限,在彼此不断变动的人生中,我所把握的他的那点过去根本无所谓是“真实的”抑或“虚假的”,而注定是“匮乏的”。是以对于这个结果,我根本无法进行评说。相比之下,真正令我感慨的是,为了当时的那份声望与地位,他等待了那么久,付出了何其多,最后却轻而易举地就葬送掉了——而且用的正是自己的手,那双曾经艰苦地创造了一切的手。人生正是这样,成乎年岁,毁于旦夕,到头来连那些努力都仿佛成了虚妄,没有人再去留意它了;即便有,也带着鄙夷的目光:噢,这就是一个骗子的前世今生呀。

上一篇:与DOTA作别下一篇:我对一个学术讨论空间的期待


已有 2 条评论
  1. 苏小娆 苏小娆

    节哀

    1. 我怎么节哀……唉,到底也不关我的事啊。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社会万象 音乐分享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