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静止的时间与流动的时间

上回就说要用这种体裁写日记,这回终于写出来了。

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晴

午后二时。
烈日当空。
太阳的光芒照在地上,化作蒸腾的热气升起来,给所有人的心里都平添了一分烦躁。
而现在的我,即将沐浴在这阳光下,这蒸汽里。

只一脚迈出地铁站,我就清楚地感受到这一切。
那光芒打在人的脸上,又射进心里。火辣辣,生疼生疼的,仿佛连一点阴影也不给人留下,全部换成灼眼的光晕。
但我别无他法。
我清楚,生活里从来都是一成不变的日常,但是生活却从不会永远像那些日常一样。
所以我站在这里,寻求自己所能掌握的变化。

“夏天……了吗。”
所有的一切都导引着我这样想。
不畅快的呼吸。
渗出来的汗水。
异常跳动的心。
我的身体作出了所有属于夏季的反应。
“久违了。”
这不断运行着的一切……
灼热的太阳光。
飞驰而去的汽车。
路边赤裸的乘凉者。
都是那样地真实。
这就是直到一年前为止,我一直生活着的世界吗?
我抬起头,望向无尽的空。
好刺眼……

………………
…………
……

梦想留存着吗?
约定做到了吗?
一年前无法承受的一切,现在都还在吗?
一年前无法保护的一切,现在都还好吗?
一路上,不断地想着。
想着。
这些无法逃脱的东西。
这些我自己一直以来也不愿割舍的东西。
……
好累。
走在石板上的每一步,都宛如对自己的审讯。
好像如果不坦白地面对自己心里的每一个问题,都无法跨出下一步般的沉重。
这种沉重的感觉贯穿始终,仿佛一个个都要成为永久的痛,带给我更深层的无助与彷徨。
但我清楚此行的目的是为何。
所以我更不能让自己怀有丝毫的迷惘。
在这长长的坡道上……

我走着。
走着。
太阳一如方才地照着。只是还没有蝉鸣,大概是因为入夏不深。
但这并不能够影响到气温。我的衬衫开始湿润,而我则无暇顾及这些。
我必须平静地思考。我一直认为只有那样才能看清眼前的道路。
就好像我走在这里,纵使我不知道零陵路604号究竟在前面的哪一点,我依然冷静地思考着、看着。
但是……为什么不问一下知道的人呢?
……
过去后悔了吗?
现在期待着吗?
一直以来伴随我的一切,现在还伴随着吗?
一直以来想抛开的一切,现在都抛开了吗?
还流连于过去的荣耀吗?
还幻想着未来的美好吗?
能够脚踏实地地开始现在的旅途了吗?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
前一次来到这里是一周之前。再前一次是一年。
而最初踏入这大楼,则是在四年以前。
那个憧憬着一死了之的初三学生。
那个顽固地拒绝着他人触碰自己心灵的十四岁少年。
那些不轻易浮现,却又绝带不走的记忆。就好像海里的洋流,去到目不能及的远方,却又无可挽回地回来。
在这充满了自嘲的轮回之中,自己收获什么了吗?
在这反复沉迷着的回忆之中,自己找到什么了吗?
还是说,只是一再地迷离,仅此而已……
这是我最不愿作的一个判断。
而且我认为还没有到作这样一个判断的时候。
“至少现在——此时此刻,我确实地站在这里,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这样想着。一直想着。这大概就是一种安慰。
我终究没有痛快地死掉,而是坚持地活到了现在。
孤独也不在了。
那时的我,恐怕很难想象得出,现在自己被喜欢着、憧憬着、尊敬着的样子吧。
但现在这模样,究竟又能获得多少的认同呢?
我的底气始终不足,因为我始终还没有征服这残酷的环境。
去适应高考,这个残酷得好像自然选择一般的东西。只留下最适时的孩子,把其他的全部淘汰掉。

“挂个号。”
我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打断。已经来到了这里,没有多余的时间再想。
一年前,我就是在这里拿到了建议休学的证明……用破天荒的四个大字“性格问题”。
一年之后,我又来到这里,来获得继续前进的通行证。
“准备好了吗?”
医生的问题很简单,简单得教人害怕。
霎时间我感觉无所适从。
“嗯,肯定比那时好了。”
我说的是实话,但不知为何却总产生一种被欺骗的恐惧。
“也想去上课了……而且归根结底,也是逃不开的呀。”
我竭力补充着,像是要弥补心里的一些空白,让我减少一点不安。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
我看见她开始提笔在纸上写些什么。蓝色的墨水顺着笔尖流在白纸上。
但那仿佛不是钢笔,而是锋利的手术刀,一刀一刀地割开我的心,滴下鲜红的液体。
那不是墨水。
那是我的鲜血啊……
这张纸,就是对我一年生活的最终拷问。

夏天。
太阳穿过薄薄的玻璃照在写字台前。
酷暑、虫咬、蝉鸣。一件又一件烦心的事情。躲在空调里玩着游戏,不去想那不开心的未来。
秋天。
叶子飘落下来,落在我垂落的肩上。
失落、无助、彷徨。虽然如愿以偿地休学,却依然看不清眼前的道路,提不起往前行的干劲。
冬天。
天空降下小雪,点缀着放学后的小学。
微笑、感慨、叹息。即使来到别的城市,依然逃不掉深深的忧郁。孩子们的欢笑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春天。
花和温暖,上不了十一层楼的阶梯。
诅咒、憎恨、恐惧。时间临近,却总不能够逼迫自己前行。我很急。
我很急,一直到现在都很急。
这感情从来没有停止,也从来没有人看出来。
因为我一直慢条斯理地写字,写文章,写对自己的审判。
现在也是如此。我已经想不清这究竟给我带来了什么,想不清这样做的意义。
我只是纯粹地离不开它。
离不开这带领我脱离了蒙昧的笔……

这一年来,我做了一些什么,许多人都在问。
我也一一给出了自己的答复。但遗憾的是,真正的答案我至今也不能够晓得。
贪恋权势了吗?
恃才傲物了吗?
即使只是在我自己最关心的领域之内——我真的有做到最好吗?
这些经历,到底会对我有怎样的帮助呢……
我永远也不会否定它们的价值,因为它们让我站在这里。但我或许同样也永远不能估计他们的价值。
“因为这些看起来都不能帮助我高考。”
这正是残酷的纲领。
残酷的高考纲领。
“现在的教育制度对你很不利,但你也不要放弃呀。”
给意见书盖章的时候,主任医师也不忘对我这样说。
而我只有唯唯诺诺,在尽可能保全颜面的情况下,说更多有意义的东西。
一直以来,我不都是这样的吗……?
走在回家的路上。默然地接受了前面的一切。
带着那张复学的证明。小心翼翼地放在包里。
我真切地感觉到,静止的时间开始流动了——从见到那些消失了一年的同学们开始,我就一直这么觉得。
但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最痛的一次。
这历史的巨轮,终于不能避免地碾在我的身上。

上一篇:麻枝准的幸福与悲伤下一篇:尸首事件:群众永远是不明真相的


已有 16 条评论
  1. 雀

    那啥 岚岚 其实高考不是很难 如果只是二本的话

    1. 你好挫,你见过二本的历史系吗……

  2. 青子 青子

    昨天看到的.想写点什么,不过又不知道怎么写.拖到今天.
    以为是因为哮喘的关系才休学的.我果然猜错了.=_=
    呃,感觉自己要说的话无非就是些道理和说教,你想必都懂的吧,恩,那就不要急躁,迷惘.把握住当下吧.关于得到啊失去啊,这些都是一生的命题.慢慢来...
    唔,自己也是问题多多.共勉共勉.信嵐加油~^^

    1. 啊嗯……青子姑娘加油。

  3. 雀

    上师大的历史系MS是二本的来着

    1. 二本的历史系都是鸡巴

  4. 幽浮海月 幽浮海月

    我翻了下我们这年的招生专业目录,文科二本里似乎有淮北煤炭师范学院、湖南科技大学、西北民族大学、渭南师范学院、赣南师范学院科技学院,2008年的最低分数线分别是417、431、空(08未招生)、394、空(08未招生)

    1. 那个煤炭大学就是刘卫的母校吧?

  5. 雀

    岚岚应该说二本都是那啥……

    1. 那倒不至于,也有专业不错的嘛……

  6. 祭月箫 祭月箫

    性格问题 这样说的话 我初三就可以休学了...
    不过休息一年后感觉怎么样呢
    于我而言 总有些难以接受

    1. 嗯。现在我也有些难受。

  7. 天苍妙 天苍妙

    简直就是偶某苍的文风啊-_-……很好,队长你就这样练下去,今后成为偶的搭档吧XD~

    1. 这只是娱乐,正式提笔还是要精炼彪悍的史家风格……

  8. 蜜豆 蜜豆

    呃…知道了你休学的原因很诧异……因为你给我的感觉是挺开朗的。嗯。人生的问题大家在年少的时候都思考过,只是时间长短和处理方式不同而已……
    结束这一年接下来就更勇敢地面对现实吧,虽然现实往往是残酷的而又充满波折,但我觉得遇上这些人生才会丰富才有惊喜嘛
    呃……说这些有点废话了,你都懂的。
    就酱紫啦,加油哦!ㄟ(≧◇≦)ㄏ

    1. 嗯嗯,加油……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