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四分之一的旅途

二十二日十一时,返沪的列车上。

我曾经在文章里写,列车深夜的车窗前乃是极易滋生负面情感之场所,这个想法至今也没有改变。拨开帘,望着不断向后蔓延的黑暗,就仿佛灵魂也渗进山里、渗进景里,便获得不同于以往的奇妙心境——只感觉过去的种种似又映在窗里,从我的眼前倒退去。

这是我一年里第四次乘火车出行,也是这一年里里第二次远离双亲——年初雪灾之前,我便是这样作了往赣西的《旅途》,而今也是这样回来。那时候我尚有着心思寻朋友的开心,说什么“别了二零零八,来吧二零零九”,今时却早已经笑不出来。随着整个一年的悄然逝去,我这最后四分之一的旅途亦将成为我这一年里最后行过的路程。来年春天之前,只怕是再出不来。

虽说都是从宜春驶往上海之列车,此时之心境总是与前回有了微妙的区别,以致所思所想竟全然差了千里。回溯年初时分之自己,依然是十六岁花季,梦想之间充斥着甜蜜。翻看那时候作的文章,大抵都脱不开痴情二字。除此之外的,只有友爱与恋情之间的攀比而已。

昔时的许多思想,今日我又已经记忆不清了,这不能不认为是一个讽刺。我不清楚那时之我是否已怀了宏大之理想——从记录看来,是的。但从记忆之中,我却始终抄不出相关条目来。那时候我将人生中最大之敌人设定为一个飘渺虚幻的女子,想来实在是有些可笑了——大抵是参照了某些剧里的情节罢……用那时之话来说,大概叫作“她夺走了我对生活的希望,抹杀了我对旁人的信任,教会了我怀疑身边的一切。”这听其实是玄妙的,却没有什么实际逻辑,但看来当时我确是深陷其中,拘泥于所谓生存之思考与幸福之存留,却失掉了这一切的源泉,亦即时间。

于是随着时间飞去,年底便如期而至,我休学至今业已近四个月矣。眼见十八岁的一年即将到达,却依然脱不去十七年之烙印,其脑中之时间亦停滞不再前,则生死攸关之当事人,其宁静为何如?人皆以此催促我用工,我自是不胜其烦,却也不得其解。记得前此某日我拜访我的初中语文老师陈氏,她尝与我聊起一段奇遇。那一回是因为她的某些物件被在学校教学楼内,拖到夜里方才得到钥匙去取。正欲开启教学楼之锁时,却听得里面传出哭嚎之声,不禁毛骨悚然。后来才知道是两个学生在内里对弈,竟忘掉了时间,又没有行动电话,以致被锁在楼里不得出来。彼时数时过去,早哭干了眼泪,又兼饥饿,似是奄奄一息了。我当时便嘀咕一声:“既有棋,又无通信工具,且不会有人经过,那是嚎也无用,倒不如打开灯来安心对弈,打发时间。灯光所传之途径,岂没有哭声远乎?”她笑道:“有几个人似你那般冷静悠哉呀!”

对于我之冷静,实在是有料可查的——远的如学农解手不得时的处理,近的如列车上争端之回避,都可以算作是一个例证——但彼时只心理,却早不可能留下什么“料”来。反观今日我之行为,不禁怀疑那冷静只是我死要面子之举动,是作出来的,并非是真的处变不惊——此论亦有相关记录可以佐证,但如此怀疑自身,终是个笑话,乃略。

实际上,我从不怀疑在为人与处事上,此时之我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年中发生了两件对我影响之身之事。其一是《时代》一文的诞生,标识着纠缠不清的一些情谊对于我只负面影响从此终结;其二则是新战国联盟北近江织田氏的出仕——这近乎获得了一个在互联网日本文史圈里通行无阻之证件,一块万能的敲门砖。而随着与越来越多的圈内各行业人士的结识,我的眼界亦大为开阔,诸多事务之经验亦快速增长,收获实多。而在与人交往之方面,更是从被动转为主动——这是一个更为健康的交流方式,双方各自输出欲输出的,接受欲接受的,以成共勉之势——羽之事,可为一证。可以说,现在生活中使我感到费解之难题已几乎全部迎刃而解了,再没有不可为的,而剩下的亦惟一个“为”字而已。

有一“舍得酒”之广告,其中说到“舍得大智慧”,此诚掷地有声之良言,我是深以为然的。但反观自己之行为,却不免南辕北辙。我学本杂,书画棋三道无一不知皮毛——小学一年级之时我便学书,三年级始又学棋,数年终弃。至于画,更是倾注了无数心力自学——犹记得九年级那一年之艺术节,我通宵至晨五时作画三幅,终于获得展出,初露头角。古有子羽学书不成去学剑,终于败亡垓下,今焉可重蹈其覆辙邪?语虽如此,对于自身之行为却总难以约束。于是抛下画笔之后,我作了《我的漫画之梦》;丢下棋盘之后,我勤于寻人对弈;至于练字,更是十六岁之后才想到的事情了。回来的路上与旅伴说我十七年来的人生,盖前十五载除却试卷之外一无所知,近二年来则博闻强记,却惟独荒废了举人之学,今日升学受阻,方才悔悟,使断了升学之路,博学之途岂艰难百倍哉!

古语说人生五十年,下天只一昼夜而已;一度得生者,终没有长生不灭的。待到临死之时回望去事,全都宛如梦幻一般。今人之一生自是不止五十年矣,但与天地相较,仍不过渺小一物,只似朝露在人间,转瞬即逝。今我正一十七岁半,以七十古稀计,恰是过了四分之一的生涯,回首往事,已不免唏嘘。有些人有记日记之习惯,此诚为优良之俗,只是我始终培养不起来。相较之下,我或许是更乐意以此种形式记录下生活之点滴——然后,其体虽异,其题却是同归。倘我死了,此即祭我之歌;倘我功成了,此即人考我思想之证据;倘我一无所有了,此可不为我惟一所有之物欤!

上一篇:【友情代发】核桃与仙姐之聊天记录下一篇:所谓宅男之博客


仅有 1 条评论
  1. 搜狐网友 搜狐网友

    身在无来无去不动峰顶,只一轮明月,普照四门四宗 海北铁逸轩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