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生活点滴 » 文章内容

臻于完美的课堂睡术

傍晚,我趴在书桌上睡了一觉。说是一觉,却也不过几分钟而已——或者几十分钟,十几分钟,总不至于很久。但因为特地没有察看前后的时间,所以是否真的不久,也不能确信;可以确信的只有自己已经久未趴在书桌上睡过一觉。

高中时,我常常在课上睡觉。有时打鼾,有时不打,这一点只要醒来后看同学的脸就能知道。但事情未必总如此顺利,如果回还时已当正午,大家闹哄哄地挤去吃饭,我就得一同去挤,连刚才睡过多少节课,都不及细想。这样的我竟也从高中毕业,进入211的学校学习,不知几人能预见——至少那瞌睡的我从来没有。

瞌睡的我只一心研究怎样在书桌上睡得舒服。起初,我叠着两臂,然后侧头在上面睡——如同许多课上睡觉的新手常做的一样。然而这种姿势不宜长睡,过不了多久,手就要麻得不听使唤,睡得愈久,反应愈强。我很快厌烦了这样粗浅的睡法,于是从别人学来一种睡姿:左臂弯屈,指向自己右胸,而右臂笔直向前,头置其上。它和平素床用的“超人”睡姿相仿,只要事先关照好前排的女同学,就能美美地睡一觉。但好景不长,它也暴露出问题,就是容易打鼾,结果反被同桌叫醒,痛失好梦。此后,我又试了种种他人的妙法,但均有缺憾;真正谈得上“成功”的,竟一例也无。

时间随我对臂膊和书桌的探索过去。高二第二学期的我前所未有地瞌睡,它迫着我去拿出全新的优良睡姿。我痛定思痛,决定把目光投向枕头。说到底,书桌上难以睡好的原因是缺少枕头,而一旦用手臂去垫,又总发生问题——凑巧的是,由于天长日久的鼻炎,我身上总带着一包抽纸,那柔软的触感终于惊醒了我,教我从这惊醒中萃取白日做梦的良药。

然而找到枕头的材料,不意味方便的睡眠就接踵而至——在那之前,我还须征服这包纸。纸的性格没有我这样乖戾,但想巧用它的温顺,也要一点心思。我先是把它放在书桌的正中,然后侧头去睡,手就随便瘫在两旁;其实本来不错,可不巧的是,由于天长日久的鼻炎,我睡觉时总张口呼吸,纸既垫着舒服,就开始垂涎,俄而竟能浸润上层的纸张——甚至被前面的女同学拍摄下来,传给我阅。于是这一手也不好了。

最后让问题得以解决的是一个废弃旧案的修正版。将纸包靠近桌沿,椅子稍离书桌,随后从正面将额头贴在纸包上。为得到更舒适的质感,还可以抽出三两张纸,垫在额头与纸包之间——与此同时,两腿开坐,手臂屈抱,令肘与大腿相接。藉此不仅可以支持上身的重量,且不管怎样生津,都只淌在大腿间教室的地上;而面孔向下隐藏在臂怀里,亦无盗摄之隐忧。至此,所有困难都被克服,臻于完美的课堂睡术被我找到了!

曾几何时,我休学,又上高三、高复。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不愿在课上瞌睡了。臻于完美的课堂睡术也销声匿迹了。

上一篇:人的猩猩性与猩猩的人性下一篇:梦轩札记:《极简西方哲学史》(2.2)培根与《伟大的复兴》


已有 3 条评论
  1. 啊

    简直厉害!

    1. 如此嘻嘻的发言!

  2. 这是小说吗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青大将丸:这是小说吗
  • :简直厉害!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