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社会万象

课后随想:谋求和平的策略与尺度

按:本文为2014学年春季学期“近现代国际关系史”课的作业。 老实说要写上完“近现代国际关系史”课的感想,起初还真不知如何下笔。因为我偏好从世界性的国际关系角度来思考,但十周的课程转眼过去,本以为会讲一些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理论实践的历史,不想实际听到的内容,关于边疆和民族关系话题的还多一些。然而也不能说是期待落空,毕竟收获了过去未曾了解的知识,也是意外之喜——而且在我看,就某种程度而言,这两者的核心问题其实也是一致的。 然则何出此言?我是这样想的:在今天,和平是多数人的愿望,也是关乎他们福祉的头等要事;因此,怎样谋求和平共处就不仅仅是国际关系学的问题,也是全人类的问题。人类能不能寻找到 ... [阅读全文]

日本右倾化的原因分析

按:本文为2014学年春季学期“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课的作业。 摘要:日本右倾化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其形成原因是多样的。它是在今天日本的国际政治现实下形成的特殊现象。它既是对国际关系危机和不安的反应,也是对明治时代国家安全思想的传承。它更是人类文明既存秩序下的现实选择,从而成为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关键词:右倾化 国际关系 国家安全 现实主义 日本政界和社会的右倾化问题是当今中国面临的一个焦点问题,它关系到中国的军备、外交等多方面政策的思考和制订。对此,不少学者已经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如周永生《日本政治、社会右倾化问题探讨》一文,在经济、国际关系等通常角度上作了简要而深刻的分 ... [阅读全文]

课堂这潭水真的很深

前些时间在网上闲逛,看到一篇博文,题为:“一石激起千层浪,课堂这潭水到底有多深?——《卖油翁》课堂花絮”(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15a71201012bkr.html) 。我饶有兴趣地点击,花几分钟阅毕,不禁对这名“在一线从事教学十四年”老师的水平与中学语文教育产生了深深的忧虑。在他的其他博文中,可以看到他颇精彩地阐述教与学的关系,(“教师要终身学习……在教育教学中涉猎的范围不能局限于课本上的知识,还要走出课本,善于拓展相关的知识,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融汇到教育教学活动中……”)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位教师所谓的“涉猎”与“走出课本”,似乎只 ... [阅读全文]

中国的学术界

进入上海大学之前,我对它很绝望,因为它的臭名昭著,仿佛沪上翘楚;接触学术界之前,我对它也很绝望——因为它的恶名昭彰,只比前者更盛。我是这样知道它的:从图书的序言里,知道它故步自封,身陷在马列毛邓的囹圄;在网络的夹隙间,知道它傲慢偏执,固守着启蒙主义的滥觞;由前辈的叹息中,知道它急功近利,沉湎于薪俸职禄的谄诱;自媒体的炒作内,知道它道德沦丧,用力于鸡鸣狗盗的淫伎。它好像一无是处——它的继续存在,也似乎只为再抽打“学术”一个响亮的耳光。这样看来,中国还有人在做学术吗?没有吧!然而,进入大学以后,毕竟有许多人感动了我,教我对这样的学术界重拾信心。他们中,有的告诉我,序言里的马屁只是唬人的; ... [阅读全文]

“反向墙头草”的背后

这些天韩寒的文章引起了轩然大波。其实那几篇文章我早也读了,但无暇评议——因为其中许多观点,早不新鲜。本来以为这一次也就如上一次,或者许多个上上次一样;许多人抢着评论,忙于转发,不过标以“韩寒语录”,也就罢了。岂料网间竟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乍看下来是讨论,结果又仿佛只是站队与厮杀:我不禁好奇,也去找了一些要文来看。我一贯讨厌文人相轻——即便最爱读的鲁迅,每临他与别人吵架,我就不看,因为实在没意思;有些除却咬文嚼字之外更无价值:如他与陈西滢说抄袭一案,真是味同嚼蜡。可现今许多网文大抵此类——徒逞口舌之利,相互掐打,无预未来,只求胜负。更有甚者,他们辩护韩寒也好,攻打韩寒也好,无非借题发挥, ... [阅读全文]

从印象派的美术说起

在所有现代的绘画流派中,我最喜欢印象派。这之中其实无甚妙处可言,因为我本不是一个欣赏力高超的人,于美术一道也毫不通晓——是以当人将诸如毕加索等“现代艺术”摆在我面前时,我独有搔首弄姿,不知所措而已;而当面对古典主义的精品时,除掉“啊!翩翩如真人活现”之外,恐怕也难作出任何高一级的评论。然则印象派之作品究竟有何妙处,以致吸引了我呢?我想,大约这也还要从渊源说起。在所有印象派的画家中,我最钟爱莫奈——而当我们说起印象派是,不得不说的一部作品也正是他的《日出·印象》。就是这样的一幅画,从它第一次映在我的视网膜起,就在上面烙下了其不可磨灭的印迹。它带给我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鲜艳、灵动、 ... [阅读全文]

毋宁永久沉睡

究竟怎样的东西,才应该永久地沉睡在地底,不教它重见天日呢?纵览人类的历史,好像都是这样一些令人不快的事物——如骄妒贪色的七罪宗,灭绝人性的种族屠杀等。可实际上,我们所不愿见到的情景,难道仅限制于有这些吗?我想终归不是的。早在两年以前,在我还管理着信长之野望贴吧的时候;我写了《哀哉百度日史之景也》,以埋怨当时百度日史圈内原创文章和精华讨论的凋敝。在那之间,我抒发了对昔日百度日本战国贴吧治学气氛的向往;故此于两周之间,当我初由吧友安纭处得知日本战国吧已重新开放的消息时,我的心里是不胜喜悦的。可是让尘封已久的过去突然接触新鲜空气的结局是可怕的——当毫无价值的刷版与没有出处的转贴充满荧幕时, ... [阅读全文]

直到现在,你还对这片土地怀着深爱吗?

这些天在家作业,窗外事知之甚少,舟曲洪水只略有耳闻。今晨打开电视,终于对此有了些了解,因为所有台只播这一个节目。后来上网一看才知又是全国哀悼日。近年来,这已是第三次了吧!只是时过境迁,一次又一次地哀悼下来,心情难免有些变化。犹记得汶川地震那年,我才只高中二年级。那时候对于这些事情还是很热心的,捐款捐物;谈起国家兴亡,心中充满豪情。翻看自己那一时期的杂文,大抵如此。如:《一时杂事》、《那些烧掉的点滴》《我与我的求知》等等。那时与同学说起话来,还可侃侃谈些什么爱国主义;对于“卖国”的行径,也乐于批评指摘。网上的气氛也大概这般,用上头常说的话形容,叫作“积极向上”。后来到了玉树那时候,情形 ... [阅读全文]

跟风贴作文:2010杨浦区二模语文考场作文

根据以下材料,自选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今年1月,华裔耶鲁毕业生张磊向耶鲁大学管理学院(SOM)捐赠8888888美元。张磊出生于中国中部,曾是高考状元,他曾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国际金融,1998年至2002年在耶鲁读MBA,并获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张磊在解释向耶鲁捐款的行为时说,因为耶鲁改变了他的一生。张磊这一做法也引来诸多不同的议论。 感恩本无事,何处惹争议?(得分:58/70) 看到一则新闻,言道一位曾是高考状元的中国人——张磊,在今年1月向他的美国母校耶鲁大学捐赠了8888888美元。究其原因,张磊解释为“耶鲁改变了他的一生”。我想,这“ ... [阅读全文]

无言的辩护——从一个汉字的变化说起

建国以后,旧的正体汉字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简化后的新体汉字,亦即如今我们所谓之简体字。简繁之争从未止息,已不需我再评说——旧体汉字固有其优良传统,新体汉字于教育普及所作之贡献,亦不容人抹煞。故今日于此,我只想言及一些具体之事。简体字之简化方法有多种,但主要不出于省略、变形、新设三类。最近研究部分旧字之字形,颇感趣味——而趣味最深的,无疑为“新设”之种种。譬如这一字“护”。旧体的“护”写作“護”,形从言,声从蒦。同形的“獲”在《简化字总表》中作“获”,按理说“護”本也可以依样画葫芦。但出于某种考虑却终于没有如此,而是另造了一形声字,便有了今日我们众人皆识之“护”字。这自然有古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