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笔记与评论 » 文艺评论

炼金术与人生

花了3天时间看完《钢之炼金术师FA》。与10年前初次接触这部作品时相比,它对我观念上造成的冲击已经微乎其微,然而却不妨碍我仍有许多话想说。 荒川弘在这部作品里用相当真诚的方式讨论了许多问题。所以说真诚,是因为她专注叙事本身,“说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而避免了麻枝准、虚渊玄式的讨巧与过度灌输。而在这许许多多的问题中,最引起我关注的有三点: 首先是关于贪婪的问题。在动画第46集,爱德华提出“欲望过多是不好的”时,遭到人造人Greed(贪婪)反驳。他说,“想见死者、想要钱、想要女人、想保护世界,全部都是欲求之心”,欲望在他那里不分什么贵贱,而人类则因为“自以为是地给欲望分等级”,才变得如此麻 ... [阅读全文]

王尔德的意见

在《新约》中,有一则故事是这样的: 那时,分封的王希律听见耶稣的名声,就对臣仆说:“这是施洗的约翰从死里复活,所以这些异能从他里面发出来。”起先希律为他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罗底的缘故,把约翰拿住锁在监里。因为约翰曾对他说:“你娶这妇人是不合理的。”希律就想要杀他,只是怕百姓,因为他们以约翰为先知。到了希律的生日,希罗底的女儿在众人面前跳舞,使希律欢喜。希律就起誓,应许随她所求的给她。女儿被母亲所使,就说:“请把施洗约翰的头放在盘子里,拿来给我。”王便忧愁,但因他所起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就吩咐给她。于是打发人去,在监里斩了约翰,把头放在盘子里,拿来给了女子,女子拿去给她母亲。 ——《马太 ... [阅读全文]

我之鲁迅观

身在我们的地方,不读鲁迅是近乎不可能的。因为倘你不读,老师也要你读;老师不要,考试也要你读;不要考试,便进不得学校的门——是以中国的学生,读到大学这层面的,多少知道一些鲁迅;所区别者,不过深浅、高低、好恶等琐碎的问题。然而琐碎的问题很要紧。从小到大,随着我阅读鲁迅的阶段区别,我对鲁迅的认识也有大的区别——其实往往是这样的:小时候不想看鲁迅,就跟人家传些什么“三怕周树人”之类的鬼话,纯属好玩;后来既知道鲁迅是个人物,就强迫自己读,可仍旧似懂非懂,只晓得:噢!鲁迅是个伟大的文学家。再后来,看他的作品多了,则读他不同的文章,见到的又是不一样的鲁迅——看杂文,宛如是猛士;看诗歌,好像是幽鬼; ... [阅读全文]

无法体会的草原之美

契诃夫的《草原》并非一部长篇小说——它实在不长,且叙事清晰,情节也不蜿蜒曲折,照理是易于通读的。但以其全篇不过七万言的规模,竟化去我几乎一个通宵的时间,实在出人意料。我想,大约我读它的方式错得离谱,这才事倍功半了吧。不晓得什么时候,已经习惯用读文献、或者说读《野草》的方式读一切东西——那实在是不对的,所谓《野草》,哪能与《草原》等同呢?可我初读《草原》时却正如此,一字一句都要自作聪明地钻研,宛如每一行间都暗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必须要去挖掘的。但曾几何时就发现行不通——因为契诃夫笔下的草原总是那样单纯、自然,结果每到我去深究哪个意象,总仿佛这个意象根本不是意象,而只是漫无边际的草原上、 ... [阅读全文]

竹林中杀人事件——从历史学的思想谈谈对真相的认识

芥川龙之介的小说名篇《竹林中》是上个世纪拷问人性的最经典文学作品之一。在《竹林中》的沉重话题里,作者通过勾勒一个杀人事件,以他一贯冷峻、简洁的文字抛给读者一个巨大的疑问:何谓真实?存在着真实吗?如何理解话语与真理的关系?我看了一些书评。许多人确实思考这个问题,他们或者反省人身,或者唏嘘叹惋,以为人心里面的真相着实不可知了,但毫无积极的破立——我认为,这样的“对人性真实的反思”其实是无益的,而与历史学上的一味疑古大抵相类。实际上,读《竹林中》时我们必须面对、甚至解决这个问题,而绝不能沉浸于人言可畏的惶惶和对真相虚幻的恐慌,否则即便有意义的反思,也终成无意义的歪曲。那要如何去作有益的反思 ... [阅读全文]

《弗兰肯斯坦》与科学和科学主义的反思

引言大约距今九十年之前,一股自西向东而来的狂风正席卷中原大地——它吹落国人头顶的发髻,吹散国人眼前的浓雾,也吹醒国人心底的迷梦。在这狂风骤雨的交响曲之中,有一个最强的音——正是这个音,将我们拉入现代的世界,使这个落后的农业文明初次对现代化有了直观的认识——这个音,我们的祖先们敬畏地称它“赛先生”;而现在我们晓得,它就是“科学”。科学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是隽永的。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认定——当第一台万能蒸汽机在詹姆斯·瓦特的大脑里诞生时,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就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化学反应。因为科学给人类献上了前所未有的生产力,它仿佛令人类一下子就从自然的奴隶跃升成主人,教我们的生存方式也从适应 ... [阅读全文]

关于《尤利乌斯·凯撒》中坟墓、广场、大街的象征意义

这是昨天早上哲学课时赶制的外国文学课发言稿。师批:古罗马人崇拜英雄、死者的鬼魂,但坟墓如此解释也能自圆其说;广场、大街还是区别于中国宫廷的一个公共政治空间,整体的罗马文明在当时也还不能说就是“破落”了。实际上,我要表达的也仅是法治精神与公民意识的流失。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意象常常作为一个至关重要的内容出现;它或者经过比兴,引起全文;或者经过象征,以成托物言志——而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剧作家,莎士比亚也同样擅长这一点。他正在剧中巧妙地运用这些意象,来构筑古代罗马的政治世界。那么剧中的坟墓、广场与大街到底具有怎样的象征意义呢?我们不妨先看看它们在文中出现的情况。“坟墓”一词在全文中共计三次露 ... [阅读全文]

《我和我的妹妹雯雯》评:震撼人心的平淡日常

旧版序言:http://hyqinglan.net/?p=11258 从初版的电子书发表至今,转眼间又是三年过去了。尽管我们可以欣然地看见,《雯雯》这部作品直至今日依然保存着原本的光彩——打开链接,轻曳右侧的滚动条,那些尘封已久的旧事便又重现在我们眼前:宛如他们两人的世界还定格在那个落英缤纷的时节里,不曾受到外来的侵扰一般。可是身边的一切却无时不刻地要提醒我们,年华易逝,夕颜难驻。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里,三年的意义早不在于字面上的三十六个月份;它所蕴藏的力量将是巨大的,足以剧变身边的环境——就好像原作第76节中的“哥哥”刚退伍时一样,在割裂了的时间流的另一端等待着他的是一个完全 ... [阅读全文]

玩家故事系列:《奇迹·决战罗林》 前言、序

前言   总有很多执念,留在心中。挥不去,抹不掉,忘不却,离不开——那是源自过去的想念,那个曾经挚爱的世界。那个曾经伴我们走过无数个日夜的《奇迹MU》。  这些美妙的记忆就如同古董一般,愈陈愈显出它的价钱;这些美妙的记忆就如同杜康一般,愈陈愈显出它的香味——今日开坛饮来,自是馥郁芬芳,沁人心脾。  只是时过境迁,那些记忆或许早已经丢在风里,抑或进了深深的巷子之中。随着大量旧服务器的关闭与合并,多少人物与场景也永远成为过去。回忆没有了载体,灵魂没有了寄宿,究竟还能否存在、能否传承、能否永生?我想探究这个疑问。我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 ... [阅读全文]

希望与绝望的境界——《Demonophobia》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故事。 那回早栗,与许多不平凡故事的主人公一样,是一个平凡的少女。每朝起床上课,每晚沐浴就寝——但同样是与许多不平凡故事的主人公一样,一夕之间,她变得不平凡了。 “这里……是哪?” 一觉醒来,少女发现自己已然身处于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空间——阴冷、黑暗,空气中弥漫着腐败的气息。通常地,我们会怀疑这是梦境——所有故事的主人公也不例外。但作为故事的主人公,这些怀疑只会是徒劳的。 是的,某一天的早晨——虽然阴暗的迷宫中根本就分不清朝夕午夜,但我依然希望那是早晨——少女醒来之后,身边所有熟悉的景象悉数不翼而飞,取代之的只有六面触手可及,却又永无止境的黑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 Air:哼
  • 风雅の羽:睡不着觉,过来瞅瞅
  • 风雅の羽:令人怀念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