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不哀哉所谓班风问题者 - 和月清岚的梦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哀不哀哉所谓班风问题者

  左右侧近之同期之称我六班也,一则曰暮沈,再则曰暮沈,其必言我之阴冷,无有温存。此虽不可谓危急存亡之秋,但也总非祥瑞兆头。况岂独学生如此,授课之先生们亦有所觉。我六班其果真暮沈乎?唯以此虽不假,却也大谬。思于己,于彼,于许多人之心中,或皆有一朝息蓬勃之六班在,但外表所不能察也。

  此所谓之阴冷,夫班内之士实有所觉也。昔班有女一,观土豆他班宴聚之视频,感其深而告诸我,怨我班从无此情。时我亦惟有长息,夫怨自班无情之班人多矣,却不知求变者,缘何惟人有情而班无情,惟思蓬勃而行沈暮,惟心有余而不力行邪?唯以为乏缺适正之导引也。夫班与国家民族同,国以爱国之情而国,民以凝集之力而民,班级则必以温情互勉之班风为班级者也。

  对曰:如何导引?首当其冲者必班委也。然,何谓班委?曰民选之领导人也,一如国之政府内阁,班长即政府之首脑,内阁之总理,持行政之大权责也。及为上级组织之传声抑傀儡者,此诚可悲,终系本末倒置,是渎也。盖选汝者民,实非上级组织之任命,置上官于下民之上,其必违民选之初衷。倘民选之班长与上官任命者同,岂非伪民主刀劈真独裁乎!又或者诸事不假以自格之判断而盲信于人,自是以为顺应人风,殊不知上下均从则上下皆不从也。故班长之为职,必左右兼听,且将负责于民而非于上官也,闻民意,查民情,应民事,乃有尚高之品行。至于闻而不问,失也;查而不思,愚也;应而不行,遮掩推脱者,不信也。故优等生易作,班长难为,必上知天命而下体民情,可谓大任矣。

  又班有组织委员王氏,其人虽聪敏善学,然寡断少谋又兼沈默,故倾其任终不可成一事也。空具组织二字而无所组织,妄携委员一衔而无所行事,其为者大抵誊写抄录之事,此非大讥乎?有此组织委员可比读书委员,其可不暮沈欤!且比对他之一队队与我之一对对一堆堆者,安知组织二字怎写;比对他之欢颜与我之缄默者,安知凝聚二语怎言?且不及今古贤人之所言行,纵于我昔时初中之情较,那堪怎样的情怀!然唯亦自知班之如是岂缘一人,必不可赖予班长委员,倘复穷追责任二字。徒彰我小人之心而空我志也。

  但凡民主者,悉当以民为主体,此真理也,盖国人千年死性未除,方需导引为之,此无奈何之举。人故爱己甚与人,此或不可厚非,然与唯心所念究竟相去甚远。殊非唯不能容人,实此寒景直教人寒心。先以诸君心存蓬勃,亦唯之望也,望之深,望之切,望之旬旬而不能安,深恐此唯天真之望也。团结相爱,家国乃有明日,班级乃存未来,虽扬镳而神不能分。今别离在即,惟彼女无情之语萦于心间,几成心结。遂起兴社办报之念,寻思洁商之,及今业已过半月矣。只叹前此时有碰壁,事事无门,人心淡冷,想是缘期望渺茫而不愿投身,又或独能怨而无改变之心者,皆竖子不可相与谋也,是故仍未得发刊。唯尝具言于班委,未得一覆,反添一委员头衔,实无奈耳。

  政府不可相依,又时人咸爱自扫,则惟有自强自立。倘创刊功成,愿以此文祭。

和月清岚

五月四日

上一篇:关于池初关于爱情革命道路问题的讨论下一篇:那些烧掉的点滴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