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人生百味 » 文章内容

人的猩猩性与猩猩的人性

我从前有一段时间很讨厌人。究其原因,大概那时以为人性总是十足肮脏且不美的——更有甚者,人还喜欢在那不美上矫情粉饰,仿佛一切都可以辩白;整个世界成了除人以外全部缺席的裁判场,只有人将自己置身其中,滔滔不绝地孤芳自赏,执拗地抢救其余物种都弃如敝屣的价值。我先是对此很感到惭愧,曾几何时又转为厌恶。或许正是由此,我的生而为人的骄傲与认同,已经开始缓慢地失去。

后来上大学学了人类学,逐渐了解到一个辞曰:“高贵的野蛮人”,讲的是欧洲启蒙时代以来的一种历史想象,认为人类在有文明社会以前,是生活在物质贫乏但精神高贵的某一自然状态中。这颇有点像中国人厚古薄今的政治理想,“言必称上古,言必称三代”,仿佛一切与人关联的败坏都是后来为之,而最早什么都是好的。不知受了什么牵绊,我对“高贵的野蛮人”终于没有研究,但出于一种“学者的”自信或者自负,我终未接受这样简单的观点。但人性毕竟从何而始,从何而终,却成为我心中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其实又何止我心中,综观人类的整部思想史,处处可见到关于人性的争执和辩论。不同时代、不同背景的作者各居其位,对人性的善恶起源作了不同的论述——仅中国儒家就提出了性善、性恶、性善恶混三种观点。另一些人为了消弭这种对立,就把人性看成动态的:如基督徒会说人性是从完满而堕落最终又朝向上帝的回归,佛教徒则认为人性是无明中蕴藏佛性的种子。可是从另一面讲,变动意味着含糊,意味着原本所有的问题终不能得到明白的解答——笃信宗教的人当然可以全盘接受一种封闭的形而上学,从而停止反思,然而那有所不愿者,又将将漂去何处?

比性善、性恶的分歧还要致命的是,千百年来,人们对人性善恶的标准莫衷一是。正如普罗泰戈拉所言,“人是万物的尺度”,立场、文化乃至个人好恶都深刻影响着价值判断的标准。彷徨中,几乎是命运的指引让我接触到德国的生命哲学:在我生命的某一时刻,叔本华和尼采的只言片语都能让我耳目一新。他们把生命本身看成一切的本质和动力,但这种生命力在叔本华那里仅仅表现为“求生”的意志。那意志带来痛苦,因此,叔本华的价值论最终走向生命意志的反面。尼采发展了唯意志论,他把生命力理解为“变强”的意志并加以歌颂,直到这时,人们终于得到了一个可用的尺度,无怪尼采急着要“重估一切价值”了。

重估价值的尺度就是强力意志。简而言之,就是人身上能够体现生命力——而不是理性的乐观主义者们规定的德性——的激情、强欲、狂野和斗争。在通常语境下,这些词常常给人以一种野兽的直观,因此姑且先把它称为人的“猩猩性”。尼采的这一论述实在简单得可以,让人不禁联想起那“高贵的野蛮人”,但是在哲学上追求“简单”与在历史学上追求“简单”的意义全不相同——甚至可以说,强力意志作为标准的有效就在于其简单。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猩猩性”为标准来生活:凡是诉诸经验和文化的,都要在脑海里设“卡”盘问;而诉诸情感和本能,皆绿灯放行。

做久了“猩猩”,难免好奇真的猩猩,于是弗朗斯·德瓦尔的《黑猩猩的政治》就映入我的眼帘。其实也许称它为《一个黑猩猩部族的政治史》更恰当,因为作者对黑猩猩的政治全然是通过历史的方法描写的——他并没有给出黑猩猩行为的一般原则,而是着力去描写耶罗恩如何接管大妈妈的种群,鲁伊特如何联合尼基反叛耶罗恩,耶罗恩怎样怂恿尼基篡夺鲁伊特,又施何法从中渔利并垂帘听政。这样写的效果不言而喻——政治斗争曾经被认为是人性中最复杂也最肮脏的,无数父子相残、兄弟阋墙的故事都始乎此;而“野蛮人”之所以“高贵”,部分也正因其貌似游离于政治之外。可现实竟是,理应比“野蛮人”还要“高贵”且野蛮的猿——我们最亲密又最易嗤之以鼻的兄弟和祖先,早在我们之前就已掌握了社会人的市侩和政治家的反复无常,对野蛮的高贵信仰似已岌岌可危。

大约我们只能失望地发现:其实市侩就是野蛮,高贵的“猩猩性”就是肮脏的“人性”。人从来不外在于自然,自然也不外在于人——人与自然之间,本来不分彼此,当然也无高低之别;试图抬高其中的一个以贬低另一个终究不可能。从这一面讲,《黑猩猩的政治》是一部必定改变人自我认识的佳作,如果你原先对黑猩猩的认识不多,那么不论前此将人性看得很高或者很低,都能有新的收获。作者说马基雅维利“是第一个拒绝批判或掩盖权力动机的人。这对于已经存在的集体谎言的背叛没有善意地被接受,它被看成了对人类的侮辱。”我想,我们的时代已经不同于马基雅维利的时代。一个愚蠢脆弱的、安置于纸面上的需要吹捧或轻蔑的人性早就没有理由存在,现实敦促我们在扭转对黑猩猩的偏见之时,也要扭转对人的偏见。那么无论动物也好,原始人也好,我们该从他们身上看见的绝不是“他们比人类更友善(或高贵、纯洁、自然……)”之类轻佻的命题,而要找到自己残忍和狡狯的起源,因为人最终面临的难题既不是人的猩猩性也不是猩猩的人性,而是人的人性。

上一篇:回望半生的月没有下一篇了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