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创作 » 小说

残阳如血

注:本文是应邀为某同人本写作的文案。 (一) 黄昏临近。所有人都摒住呼吸,等待那一刻的降临。眼前跃动的火光忽明忽暗,不断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浓烟遮住半边的天,就连另外一半,也似乎被呛得极不舒服,愈加地红起来了。不久又是“轰”的一声巨响,明火如烟花般炸裂,随后是更多的烟和雾。终于,甲板上爆发出剧烈的尖叫—— “我们胜了!” 狂欢在一切结束之前就开始上演。甲板上到处是手舞足蹈的水手,从舰桥望去,一片升平。我隐约感觉有些不快,但身边的舰没有作任何表情。她似乎默许了士兵被胜利或者生存的喜悦冲昏头脑,但没过多久,还是用一道命令打破了它: “各舱室准备收容落水的敌人。” 在所有我军的指挥官中 ... [阅读全文]

超越的故事

“施主,请问大雪山凌云寺怎么走?” 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名僧侣。他澄澈的眼睛让我心里发毛,但那之中毫无疑问地映出我的模样,和我身后并不存在的道路。 “我身后没有路,难道你看不见这深渊吗?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再不能向前一步了。” 我试图向他说明现在的状况——这里毫无疑问是通天的雪山,但它实际不能通天,唯一一条崎岖的山路到此就戛然而止。我比他先来到这里,徘徊了两个多月,但事实就是如此令人绝望,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之后,我非但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大雪山凌云寺,连头发都长了出来。 “你可要考虑清楚,这已经是我们身体能触及的最远距离。再往前延伸,谁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 我苦口婆心,但他似乎并不为我所 ... [阅读全文]

我还是想写完《北风纪》

我年轻时作过的小说,恐怕没有比《北风纪》篇幅更长,成文更曲折的了。它前前后后重写了不下五次,但没有一次真正地完成了它——尤其是最后的两次尝试,甚至都没有写出百分之一来,就又被我遗弃了。结果直到现在,它仍然还是一个除了我脑海里、不存在于世界中的任何地方的故事。 其实那原因很简单,就在于我的文采和思想的青涩和多变。少年时代的我,常常因为一两部文艺作品在我生命里出现就引发观念的激烈震荡。譬如《北风纪》最早的雏形,无疑就来自于03、04年在“奇迹MU”官方网站上看到的某几篇玩家故事。我于是对这几篇文章进行扩充和改编,综合成了自己的一个东西,美其名曰“小说”,展示给几个要好的同学看——这就成 ... [阅读全文]

选举

辅导员发短讯过来,要我去参加选举。一顿怅然之后,我几乎绝望地醒转,对着搅乱我梦境的几行小字出了神。同寝的伙伴都已先去了,只留我一个孤伶伶地停在迟到的边缘——那到底去也不去呢?看见末尾“不得缺席”的字眼,我终于苦笑,纠结再三,还是决定去了。从宿舍出来,便看见张的横幅,上面写:“珍惜来之不易的民权,投出你神圣的一票”,后加一个偌大的叹号。不由回想孩时至今,为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民主,我也不知投了多少票去——那数字是决计记不得了,冥冥之中只觉得许多早就模糊不清的细节都是相同的,惟独不同的则只有各自繁琐的名目。现在想起来,那真是怎样的模糊与繁多啊!以致那些胁迫我选举的名目,大半忘却了;蒙我投 ... [阅读全文]

北风纪(1):传统的帝国骑士(一)

阿卡姆·伊恩,剑术家、画家、诗人,担任撒卡兰特的亲兵队长,从而成为后者的左右手。他的生平多载于其日记《北风》,其中文风清丽、记叙详实,是不可多得的良质史料。在礼崩乐坏、腥风血雨的乱世之中,阿卡姆·伊恩以其刻骨的忠诚与深厚的文化修养成为时代的一抹亮色,而在后世被称为“最后的帝国骑士”。他的活跃象征着承袭骑士道统的最后一个精神典范,也是旧阶级在新舞台上的最后一次盛放……十二月,正是北风呼啸的季节。从罗林西亚飘飖而来的冬的气息,一直随风落到备命的城楼,变成皑皑白雪覆盖在地表。日光照在纯白的雪上,映得城里分外明亮——我站在主城的箭垛旁环顾四周,甫感到些许安慰,却又悲哀地发现,尽管被笼罩在太阳 ... [阅读全文]

北风纪(序):一个英雄的时代

“乱世纷纷,江河滚滚。长歌一曲,波涛吞尽,几滴英雄泪,多少男儿血……”在八百年光阴溘然逝去的今天,我们大约已经永远没有机会,去亲身体验阿卡姆·伊恩吟诵这首悲歌时的心情。那究竟是寂寞?是忧虑?是惆怅?还是兼而有之?这些问题都成为永恒的谜团,我们或许终于无法辨清,而只能通过他身后的遗作去揣摩他的人格,同他背后的那个时代。亚丁拉尔王朝的末期就是这样的历史。在贯穿亚丁大陆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恐怕再也找不出这样的一个瞬间,能够迸发出这样的一股激流,又充斥着如此众多的谜团。这个英雄的年代,曾经在漫长的时间里,吸引了无数的人们乐于其中,不知疲倦。借用一句名言来说——那是最好的时代,那是最坏的时代; ... [阅读全文]

北风纪(前言):千秋功业任青书

我想今天应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出版界无数不忘人文情怀的同胞推动下,我的小书《北风纪》第一辑终于付梓,总算为当前共和国出版业的功利主义“一边倒”现状提出了一些挑战。为此,我要特别感谢《圣亚丁报》的总编罗姆·尤路伯先生,是他以胆识冒险刊载了我的系列第一集《传统的帝国骑士》,才激励了我延续创作的决心;同样必须致以谢意的还有社长阿罗索·佩蒂先生,是他的宽容最终成就了《北风纪》在这一共和国发行量数一数二的重要报刊上的连载。当前令人叹惋的局面是伴随着两个世纪以来对历史学愈演愈烈的虚无主义思潮逐步演进而成的。我们悲哀地看见,每当历史经验不能直接指导现实行动时,人们就感到愤慨,斥责历史学无用 ... [阅读全文]

逃向自由的夹隙(下)

射穿谎言的子弹 斐扬俱乐部的成立并没有改变革命的局势。实际上,离聚会还不到十二个小时,他们就受到了来自大街另一边的致命挑战。 从清晨开始,一封署名为J.P.布里索[29]的请愿书就在巴黎市民之间传开了。请愿书拒绝承认议会七月十五日的决议——它质疑议会的权限,强调国家的最高主权属于国民,进而再次要求国王路易十六退位。它的原稿被安置在战神广场的祖国祭坛上供人阅览;起先也只不过零星地有些路人驻足,但后来声势竟突然地浩大了——无数的人到请愿书前签字联名,倡议废除国王特权。一时间,广场上摩肩接踵;火辣辣的阳光更当头照下来,烧得人心头燥热难耐。就在 ... [阅读全文]

逃向自由的夹隙(上)

序在时代的大潮中,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貌似平静的水面,实际上暗藏杀机;只要稍有些不安的因素出现——也许是一场暴雨、一次地震,甚至于一根过分昂贵的面包,都足以掀起滔天的洪水。一七八七年的法兰西王国便是如此。在那之前的是路易十六长期宽容但毫无建树的统治;而仅仅两年之后,追求进步的人民就迸发出令全欧洲都为之胆颤的声音。怒涛把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宠儿推向了变革的风口浪尖。他们中的有些人在最初的时间里确实成功地驾驭了波浪;他们把大海当作驰骋的舞台,把激流化成前进的助力。藉着浪花的推送,这批幸运儿们——自然也是有着卓越见识的革命先驱—&m ... [阅读全文]

北风纪(7):传统的帝国骑士(七)

备命的哪里都下着雪。雪天的夜里总分外阴冷,无边无际的黑暗一直延伸到天上视线的尽头,教人感觉无所适从。北国的寒风刮过来,饶是我在礼服之外系了件典礼用的毛皮披风,依然觉得有些寒意。从酒馆出来之时夜已深了。这时候我的战士们在做些什么呢?他们既没有棉衣,也没有裘袍——典礼用的款式在一般的轻甲之外根本就系不上,用得成的只有为敏捷行动而专门设计的轻便战袍。而军需处配给哨兵们的依然只是旧式的粗布织品,平时尚且好说;如今大雪成灾,摧枯折朽地便把整个备命的冬需防线撕裂,这样劣质的旧披风终究一无是处。除此之外,内甲的棉底亦没有足够的分量,捏在手里只薄如层纱一般——但其实这也无法,伊利亚本不产棉花,中央的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