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 社会万象 » 文章内容

灯火将熄

瘟疫将来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吃饭。菜的内容早就忘了,电视播送的欢声笑语,似乎还在耳际。大概那时我们并不听它,既无内容,就记得随意。然而时局竟不随人意。一桌人全不作声:父亲神情凝重地盯着手机,妻子睁大眼睛望着我;我不知对策,假装低头吃饭。只有继母听到姐妹的消息,大嚷:“哎哟!她们家小区也要关了喏!”

形势好像急转直下。父亲说,他六十余岁未尝过这样的新年。我取笑他,三年经济困难、十年文化革命,哪个不是他亲历的?他只摇头,喃喃说着:“没有……那时还小,没有这样的。”家里、楼里、街上、网上,乱作一团;人们全力亮出矛头,晃得夺目,却不知所指。我们作最坏的考虑,万一瘟疫横行,大厦将倾,覆巢之下,要怎么办?

忧心忡忡的父亲开始着手准备物资。一些是我想要的,更多则不是,但我噤若寒蝉,因为他不轻易听我的。他有他的打算,但人力终于有限;我们没有想好出路。曾几日,春节的饭吃完,我带妻子小心翼翼地回出租屋去,电视的歌声也渐悄。然后又过一月、二月、三月、五月,可喜的是,在一家人想好出路前,一国人已经走出了路。

瘟疫见好的时候,我们去店里吃饭。这一次菜的内容记得,味道甚美。周围挤满了人的喧哗,但于我们只如耳边风。我们既不听它,也不以为意。然而时移世易,局在变,人亦然。我们的桌子依旧无声:父亲神情凝重地盯着手机,妻子睁大眼睛望着我;我示意之后再说,然后低头吃饭。继母没有来,否则也许能寻些不痛不痒的话题,但此时指望不上。

形势又要急转直下。父亲说,他四十余年未尝见美国这样的选举。我默然。他在改革开放初学习英语,藉中美合作改善生活,是美国强盛与温柔的亲历者,因此,他的悲哀与我并不相通。去年在美国旅行时,我告诫他,切莫把今日美国当作他三十年前到访的美国;父亲有所觉察,但执拗,反复只说:“不会……美国有民主,有川普力挽狂澜,一切将好的。”

在挽救一切前,川普须挽救自己。父亲又变得忧心忡忡,他开始觉得,如果川普不能连任,他信仰的美国制度就是精巧的伪装。可是,美国只有瘟疫见涨,川普的前途渺茫。他又开始打算,一会说“法官会搞清楚事情的”,又说“川普还可以戒严”。戏一日、一日、一日、一日地演,可悲的是,父亲每想一条出路,美国就封锁一条。终于,最后一道玄关明日将至,父亲很沮丧,说:“那可是‘灯塔’啊……”

打开聒噪的视频网站,左右的意见仍然不知疲倦地陈述着;思想充满了网络,但没有裁判,只有无止的缠斗。我忽然记起埃利斯岛的见闻——那一代美国人大约真地确信美国已成为全人类的解答;上一代美国人或许也这样想,但时至今日,它早已无力解决——至少是全人类——的问题。美国不是历史的终结,它只是要成为另一个苏联。它曾经给人类以解放的希望,却终于错付。

历史远未终结,2020不过是最新一页。至于川普,围绕他的争吵远未止息,但他已实现了我四年前寄予他的愿望:虚伪的和平与友善崩溃了。美国的左派应该诅咒他,因为他的言行削弱了美国左翼话语的力量;如今,创业未半的他又被迫离开——我想,这才是对美国最大的伤害。灯火将熄。古老的政治神话和甜蜜的道德谄媚正在灭亡。

上一篇:版纸的告别没有下一篇了


已有 2 条评论
  1.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super dick!网站又开张了!

    1. 对!匿名用户,你好!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社会万象 音乐分享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