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创作 » 诗歌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是个祭奠的日子。 它是一只不溃烂的黑手。 切割我们的体肤, 身躯在那头,我在这头。 我们就变成髑髅。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是个欢喜的日子。 它是一群不费力的鼠标。 切割我们的眼球, 真实在那头,我在这头。 我们就变成戏猴。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是个纪念的日子。 它是一页不褪色的腐朽。 切割我们的年岁, 理想在那头,我在这头。 我们就变成蜉蝣。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是个凝噎的日子。 它是一把不声息的利剑。 切割我们的咽喉, 言语在那头,我在这头。 我们就变成猪狗。今天还是个什么日子? 是个上演的日子。 造谣者亮出下限, 理想者演绎天真; 不学者展现无知, 执政者凸显愚蠢。 ... [阅读全文]

棕榈树倒了

棕榈树倒了,轰然倒了。人们不再划开它的干涸,放出辛酸的酒。 棕榈树要倒。人们不要它倒。它于是说:我要喝酒。人们不要它喝酒。 然而棕榈树还是倒了。人们喂它喝酒。他不要喝酒。他捂起耳朵,听人们坐在它从前的残影下,大笑着喝酒。[阅读全文]

希望

啊!过路的人,你可曾有过希望?没有。啊!多么可怕。那,可曾有过希望?有。啊!多么凄伤。 希望照在树上,化成了残光。在风里摇曳,在地里摇曳。摇出来的,不是希望。已经无梦可做了吧!已经无路可走了吧!回头可以绝望。但我不能绝望!也不能希望。因为希望终归要绝望,我要学会绝望。 我向着绝望行走。绝望的尽头,是炮烙吗?绝望的尽头,是火狱吗?绝望的尽头,是无间吗?绝望的尽头,是黄泉吗?不对,绝望的尽头,还是希望![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