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笔记与评论 » 文艺评论 » 文章内容

希望与绝望的境界——《Demonophobia》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故事。

那回早栗,与许多不平凡故事的主人公一样,是一个平凡的少女。每朝起床上课,每晚沐浴就寝——但同样是与许多不平凡故事的主人公一样,一夕之间,她变得不平凡了。

“这里……是哪?”

一觉醒来,少女发现自己已然身处于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空间——阴冷、黑暗,空气中弥漫着腐败的气息。通常地,我们会怀疑这是梦境——所有故事的主人公也不例外。但作为故事的主人公,这些怀疑只会是徒劳的。

是的,某一天的早晨——虽然阴暗的迷宫中根本就分不清朝夕午夜,但我依然希望那是早晨——少女醒来之后,身边所有熟悉的景象悉数不翼而飞,取代之的只有六面触手可及,却又永无止境的黑暗。尽管喜欢着灵异事件,尽管对于坏事的想象力非同一般,她依然不可能拥有抵抗这身临其境之冲击的力量。

所以当蠕动着的爬行生物、飞舞着的怪鸦、没有眼睛的巨蛇、深红色的巨人、全身包裹着死者之皮的行刑者以及各种各样的机关陷阱接二连三地出现时,她畏惧了。昨日家中的种种依然在目,今昔却已不知是何年,迎接自己的只有千篇一律的危险。当她感受到身上所有的痛楚都是真切的,迷宫内所有的怪物都确实地以取得她的性命为目标,脚下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跌入万丈深渊之时,她绝望了。

希望是不起眼的东西,也许是世界上最不起眼的东西。只有当你想着她的时候,她才会出现在你眼前——但当你发现怎么想也想不出她的模样之时,或许她就不再是那样无足轻重了。

事情就是这样,没有希望的人是活不了太久的。少女的身心很快从最根本的地方崩溃起来——直到利斯出现了,在噩梦的第三重。

在早栗看来,披着蓝色斗篷,悬浮在空中,看不见实在形体的利斯同样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存在,但不同的是,他却是自己进入这匪夷所思的空间以来惟一一个能够以言语交流的存在。随着对话的进行,少女或许早就已经不自觉地放下原有的警惕之心,虽然她嘴上依然如是说着:

“你打算这样让我放松警惕……然后把我杀死吃掉!”

“……我无法对你做任何事,好的和坏的都不能。所以你可以放心。”

只是简单的一句解释。但就是这样,六神无主的女孩相信了这个确实没有对自己出手的家伙,这个号称是自己伙伴的可疑家伙。

利斯给了早栗两个暗示,一是有他出现的房间是绝对安全的,二是解决七个魔神抵达迷宫的最深处,就能够找到出去的方法。这无疑重新给了她前进的希望,看着房间里利斯赖以移动的巨大魔法阵,早栗的生命之火又复燃烧起来,并且试探性地问出了自我暗示式的问题。

“在这以前应该有人曾经从这里回去过吧……”

“……嗯。”

希望是好东西,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她使脆弱的人坚强,使停止的时间流转——作为引导者的利斯当然深知这一点。于是在之后的旅途中,他一直适时地出现,竭尽所能地激励着眼前的少女不断前行,尽管现在的他不能为她做任何事,好的和坏的都不能。

而实际上早栗的心理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游戏者的心理。当在一层迷宫的尽头见到那个熟悉的魔法阵与身影时,全身紧绷着的神经都会在这一刻完全地舒张开来——即使不是同类,那毕竟是个智慧的、可以交流的生命,与之前所见的冷酷、无情、只懂得咆哮的不可理喻的怪物完全不同。在利斯绝对安全的迷宫房间中,可以休息,可以倾诉,可以恣意地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直至鼓足勇气,充满希望,进入下一个未知的房间……

不知不觉中,早栗已经将利斯当作了自己的伙伴。少女开始试图了解与他相关的一切。

“利斯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难道你也和我一样……被强行关在这里的?”

“然后你也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可你却还在这里。”

“也就是说……利斯你……即使是想出去也没办法出去吧……”

“……”

伙伴没有回答,少女沉吟了片刻。

“啊……那么之前你所说的希望是……”

似乎忽然领悟到了什么的样子,她微微低下了头,轻声说道:

“我……会努力的……”

为了我,也为了利斯能够永远离开这个鬼地方……

伙伴依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少女。

就这样,一个人的希望变成了两个人的希望。这更加强化的希望使得早栗充满了精神力量——虽然非常恐惧,却依然强打着精神向前,不允许自己有一点的逃避。带着这样的希望,少女摆脱一个又一个的魔鬼,躲避恐怖的行刑者一次又一次的追踪,终于来到了噩梦第五重的入口。

那是一个漆黑的大门。

一个充满光明的黑门……

开门之前当然没有人会想得出后面是什么样的情形,更不可能有人想得到是这样的情形。

“这里是……我家?”

推开沉重的大门,出现在少女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熟悉。身后是自己的房间——刚才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吗?左侧是妹妹惠理的房间,右侧是书房……没有错,这就是自己这些时间来一直魂牵梦萦的地方!

难道刚才那条漆黑的走廊便是利斯口中的迷宫最深处吗?这样算起来还缺两个魔神,难道之前的行刑者和前一个魔神的第二种形态,都算是一个吗?虽然疑虑重重,但早栗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眼睛,并且尽可能地要求自己不要再多想。

“也许光去想也没用吧……肯定……这件事对我来说,这一生都是无法理解的吧……”

女孩子的心绪千变万化,但这一刻,她要求所有的那些只指向一点——

“早栗?饭已经做好了噢,快来吃饭。”

母亲的声音依然同于往昔,这对于女儿而言最熟悉最温暖的声音,与先前利斯那冰冷没有声调的言语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即使是共患难的、最亲密的伙伴,他的意义依然完全不能与母亲相较。因为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亦被赋予了完全不一样的希望色彩——那是游子心里永远无法替代的家的声音,是彷徨者心里永远无可比拟的神明的呼唤。

这一次终于可以完全确定自己回到了家里。欣喜之余,少女开始回想起迷宫里的种种经历来。那一个个惊险、教人后怕的场面——长长通道中反复钻动的巨蛇利维坦,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红色巨人撒旦,狭小房间里回旋的飞轮玛蒙,喷洒剧毒烟雾的恐怖脸孔贝鲁塞巴布,随意操纵敌人身体的气态恶魔阿斯蒙蒂斯,不倦地追捕自己的行刑者路西法……但是,这一切终于是过去了,早栗下定决心把这一切的因果与谜团都抛诸脑后。这时,她的心里却又惟独放不下那个可怜又可靠的伙伴利斯。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牵绊吧。

“利斯……会一直在那个肮脏的迷宫里生活吗?会继续给予像我这样不幸落入地狱的人以勇气吧?”

如果故事就此结束,虽然是个最好的结局,但恐怕观众们会难以接受吧。那些观众们。

所以在打开餐厅门的一刹那,早栗见到了她这一生中最震撼的场景——餐厅的正中央是妹妹血肉模糊的尸身,那之上是津津有味地饕餮其肉的母亲。直到开门之前都充满欣喜之情的少女在这一瞬间完全失去了作出反应的能力,身体只似被钉在原地一般,没有办法行动半步,直至鲜血淋漓的母亲持着菜刀疯狂地扑上来攻击自己……

“还在那做什么,快来吃饭啊……早栗?”

“惠理明明这么好吃……”

“还不过来吗?早栗真是一个坏孩子呢……”

母亲的声音依然同于往昔,这对于女儿而言曾经最熟悉最温暖的声音,如今也变得如此令人畏惧。错愕之际,女儿终于生出了几分力气,挣脱出母亲残忍的怀抱,慌张地逃出餐厅。这时候她才发现,家中已经充满了危险。随处可见的怪物与血腥的气味已经完全代替了一个家原有且应有的温暖感觉。回到原来世界的梦想破灭,眼前是熟悉的房间与令人作呕的鬼魔,身后疯狂地追踪者自己的不再是路西法,而是已经让人爱不起来的母亲——面临这样的一个场景,世人各自会有怎样的反应,我不可能知道。但我却可以肯定,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人,能够在这场面下依然保持着应有的冷静。早栗也是一样,在这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下,她又一次失去了本就脆弱的精神力量。

希望是软弱的东西,也许是世界上最软弱的东西。她禁不起这般反复的折磨,一旦受到太多的伤害,便只有低头。

大抵是依靠着生物求生的本能吧,少女神奇地避开无数未知的机关与敌人,成功地逃出了这曾经最美的屋子。面对着重新出现在眼前的黑暗空间,或许她的心中反而平静了不少呢。毕竟地狱本就应该是这样,不是吗?丑恶的事物就应该披着丑陋的外表才行,而不可以像之前那样美好。那太美了,太使人着迷了,以致于发现她的丑时,完全没有办法招架得了——恐怕让人更加难以接受的并不是这样的地狱,而是那样的人间吧。早栗终于又绝望了。面对着无穷无尽的黑,她已经不可能再向前迈出半步——如果利斯没有出现的话。

引导者依然是那个模样。巨大的魔法阵之上潇洒的蓝色斗篷依然在没有风的角落里飘舞着,深红的双眼从黑暗中透出来,依然似述说着久远的神秘。不一样的是少女的心,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艰难处境。没有亲人,也就没有了生活——虽然还有没有见面的父亲,但那又还有多少希望存在呢?

“利斯……妈妈和惠理他们……”

“幻觉。”

“啊……!?”

这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好似救命稻草一般,被几乎要溺死在绝望海洋中的少女紧紧抓住不放。早栗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紧紧地追问了下去,这大概就是落难者的本能吧。伙伴并没有让少女失望,而是给出了她最希望得到的回答。

“这就是这个迷宫的性质……为了让你感到绝望,而让你看到这些幻觉。”

这已经不是信任或者不信任的问题,对于一个反复经受绝望折磨,精神已经极度紧张的人,她已经没有选择不相信的权力。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孩子,一个至今为止的人生总是依赖着父母生活的孩子;一个性格胆小怯懦,十四年来一旦面对困难就马上选择逃避的孩子。走到这一步,已经十分不易了,这时候,应该得到的是一句温柔的赞扬,一个温暖的怀抱……

但她没有怀抱。

希望是浪漫的东西,也许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东西。但要达成希望,使用的却必须是现实的方法,毫没有浪漫可言。

利斯摆在她面前的依然是一条最现实的道路——前进,然后击败魔神到达迷宫的最深处,离开。在现实的世界里,也许现实的道路不是最美好的,但却总是最好的。少女已经别无选择,只有相信伙伴所言,接受利斯给予的新的希望,继续前行,永不停息……

所以希望还是美妙的东西,也许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她的美使人沉醉,让人无法抵御,只有顺从。

“谢谢你,利斯……”

“不需要这么客气,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而已。”

“不,这样就够了……”

孤单时伴在左右的人,无助时施以援手的人,就好似冰冷世界中惟一的一点温暖一样,纵使那终于只是一点点,却有无与伦比的热。这热是那样的灼人,那样的强烈,教受着终其一生难以忘却。

在感激之情的驱策下,早栗又一次迈开了脚步。她的心里想着、盼望着、承载着、感受着,她不是一个人,也不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希望前行。陪着她战斗的有利斯,要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利斯……

但灾难却比任何人预想的早降临了。就在房间外走廊的最深处,等待着他们的是无可匹敌的行刑者路西法。面对着那似曾相识的大斧,少女脆弱的精神再一次瓦解了——这是第几次感受到万念俱灰了呢?与死亡临近的真实感相比,希望那不知何时才能得到回报的东西实在是太飘渺,太遥不可及了。十四年人生中的点滴都如同蒙太奇镜头一般地呈现了,温暖的曾经、欢欣的曾经、无虑的曾经、幸福的曾经都从大脑里溢出来。天啊,究竟是做错了什么,竟让我成了亡命的囚徒,发配到这里受苦?

接下来上演的是一出经典又令人哭笑不得的家常好戏。路西法手起斧落,早栗闭目待死,利斯的身影却突然出现,挡下了行刑者的攻击,并牵制住它的行动。

怎么会?这个房间里明明就没有利斯的魔法阵,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还救下了自己?

“我无法对你做任何事,好的和坏的都不能。”

昔时伙伴的言语尤在耳畔,今朝眼前的场景却又是另一番模样。早栗还没有反应过来,事情又已经开始不可挽回地向结局发展。眼见少女依然魂不守舍的模样,大斧之下苦苦支撑的伙伴不由地有些着急。

“你在干什么……快走,用跑的!你不是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的吗?”

“我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你是不是也应该相应的体现一下你的坚强呢?”

少女如梦初醒般地摇了摇头,看着伙伴的惊恐地向一侧的出口倒退着移动。见她依然迷惘,引导者再次提高了声音。

“我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就算是自己希望的事情也一样,所以才把这个托付给你,你能理解我说的吗?!”

……

“利斯!一起离开吧!从这个鬼地方……”

………………

…………

……

“一起回去……吗。如果,可能的话……”

利斯的声音有了微妙了不同。是在叹息吗?还是在讽刺自己的所为?

“到最后为止都尽全力奔跑吧……然后……然后……这次,被诅咒的命运终于可以画上终止符……”

噩梦接近终结。

随着迷宫的深入,周边的形状也渐渐变得与一开始不同。墙壁变得愈来愈华丽,一旁不太引人注目的黑色人影也渐渐多了起来。少女还是像开始一样奔跑着,拼命地奔跑着,流了血,掉了泪,甚至被追逐得连衣服也顾不上,一丝不挂地也要继续奔向终点。黑影们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一切,看着少女诱人的胴体狼狈地奔跑,看着路西法笨拙地被迷宫里原有的陷阱杀死,看着少女来到迷宫的最深处。

早栗当然不会想到,在旅途的终点等待着她的只是一场骗局。而她更不可能知道的是,在现实的世界中,她的家早已神秘消失,妹妹惠理沾满母亲唾液的残肢以及母亲夏奈扭曲的遗骸已经在离家三百米远的公园里被发现。她前此见到的恐怖怪物,实际上就是她真正的母亲与妹妹,她之前所见到的家,也正是被传送到这地狱的真正的家!但当利斯出现在迷宫尽头的祭坛之上,并且当面给她点清之后,她知道了,她惊讶了。

见到利斯之时,她的心情无疑是激动的。这个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面的伙伴,为了自己牺牲了一切的伙伴如今就在她的面前,只是他们之间的羁绊却不可逆转地发生了改变。利斯平静地告诉她,实际上让她出去的方法从一开始就并不存在,早栗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完成让利斯离开这地狱的条件而已。她明白她的伙伴欺骗了她,利用了她。当少女愤怒地如此责问恶魔之时,利斯却向她展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我已经努力过了……虽然很恐怖……虽然很痛苦……全都忍耐下来……已经都差点快要死了……靠我自己的力量努力过了啊!”

“很遗憾,并不是这样的。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会不会死,因为这个世界里并没有‘死’这个概念。”

利斯淡淡地述说着真实。实际上,在来的路上,早栗已经“死去”了无数次——但是这个世界里她并不会死亡。肢体破碎之后,便是永远地破碎了,所受的痛苦也将永远地保留下去,成为永恒的痛苦,以死来逃避是不可能的。只是每一次她的肉体粉碎时,利斯都运用自己的力量为她重塑起来,消去了记忆之后又放回原点,然后重新开始新的旅途。每一次的复活都需要三天三夜,而她在这个迷宫里也已经过了冗长的时间,只是她没有记忆而已。

尽管思绪万千,利斯却没有让早栗继续想下去的打算。紧接着,他展现了另一个骇人的事实——

“回忆一下吧……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的…你到底做了什么……”

在利斯的暗示下,少女终于记起来,在人间尝试召唤灭世恶魔利斯的正是她——那回早栗,为了报复怨恨的对象,在心里向恶魔许下了这个愿望。她的一家,包括她自己,实际上在第一阶段的仪式完成之时就已经全部死去,只有恰巧出门在外的父亲幸免于难。那么之前所受的痛楚究竟是为了什么?之前所作的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自己辛苦地排除万难来到这里,竟然只是为了完成召唤恶魔的第二阶段仪式而已吗!?

真相一步步得到揭示,少女心中的恐惧也愈来愈蔓延开来。

“我无法对你做任何事,好的和坏的都不能。”

昔时伙伴的言语尤在耳畔,今朝眼前的场景又再一次呈现出另一番模样。已经重获力量的利斯,顺手便要杀死早栗,然后降临人间创造他的世界。但这一回,他的算盘却又打错了。愤怒的早栗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瓦解了恶魔的所有攻击。

影人——那些迷宫的旁观者们——在早栗身上隐藏了打倒恶魔的力量。当利斯惨淡的笑声回荡在祭坛中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跟早栗其实是一样的,都只是被那些无聊的影人愚弄了而已。恶魔与少女成了旁观者欣赏的演员,只是孜孜不倦地演绎着早已注定的人生来哗众而已,所有的一切只是无聊者的一点乐趣。失败的利斯再一次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回到了最初的地方等待下一个召唤者的来临。

“一起回去……吗。如果,可能的话……”

曾经的话语现在听来还是那么刺耳。这时候早栗才终于明白这话中蕴含的真意。利斯对她并非是完全没有感情的,他们都是当局者,他们都在迷宫中迷失了,却忽略了迷宫的真正主人——那些观众,那些毫不起眼的影人。当蓝色的伙伴消失在面前的时候,少女猛地开始了哭泣。自己接下来究竟要如何?要往哪里去,又要带着怎样的感情?一直以来都依靠着利斯的鼓励才走到现在,即使是敌人,那也是无可替代的利斯,是照料过自己,给过自己希望的利斯,是惟一能够与自己说话交流的利斯——但他已经消失了,留下的是彷徨无助的自己,和没有任何感情的怪物。这种寂寞的感觉,早已经超过了生死的界限——但她不能死亡,因为这个世界不允许。是生不如死,求死无门。

最后,随着利斯的消失,被封印的记忆也回到了少女的脑里。被巨刺贯穿身体的痛楚;被母亲一口一口吃掉的痛楚;被钢丝一刀两断的痛楚;被利维坦一口咬去头颅的痛楚;被撒旦折断头颈的痛楚;被玛蒙变成石像的痛楚;被贝鲁塞巴布融成白骨的痛楚;被阿斯蒙蒂斯操纵着切开自己身体的痛楚;被路西法以各种方法折磨到死的痛楚——自己支离破碎的模样仿佛就在眼前,这一刻,她再没有了生存的意志。

希望是令人绝望的东西,也许是世界上最令人绝望的东西。有人心的地方,就有希望,就有绝望。绝望随希望而生,随希望而死,书写着脆弱的人心。

最后,故事给了我们一个耐人寻味的结局。

望着匍匐而来的怪物,早栗失去了最后的一点理智。伴着声嘶力竭的狂嚎,少女的泪水决堤,湿润了她赤裸的身躯。下一秒她或许又开始疯狂地奔跑,又或许软倒在了地上,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任由怪物蹂躏她的身体,直到那痛与她一起成为永远……恍惚间,似又听到利斯熟悉的声音——

“不要害怕。我是来拯救你的……”

后记:一月二十五日……年初一。在一个吉祥的日子里,我接触到了一款不太吉祥的游戏——就是它,《Demonophobia》,惧魔症候群。我是在群里两个对坏事的想象力同样丰富的女孩子(囧)的推荐下才玩的它,之前并没有接触过猎奇,所以对猎奇方面的表现力没有办法作太多的评论,只能看看故事情节……

故事的代入感很强,这源于游戏对气氛非常到位的渲染。基本上我玩的时候,就是抱着近似主人公早栗的想法在进行的,有时候心跳得非常厉害,精神也相当紧张。如果不是因为信仰,恐怕我晚上还得做噩梦——据说也有主人公越死越兴奋的猎奇高手存在,我实在是难以望其项背……

本来这篇东西是想写成观后感一样的文章,但不知道为什么全是在写游戏内容了,竟然还写了七千多字……好吧,是我的思想不够,只能这般画葫芦。不过既然如此,干脆就删除了所有个人感言,全部压缩合并到这后记里来。其余的就只当作是剧情简介好了……仔细看看,不是也挺像CS风格的漫评嘛!(自我安慰中…)整理之后才发现,其实这部作品似乎完全可以拍成电影,只要穿插一些现实世界的场景与回忆,再加大利斯的戏份,上百分钟应该不成问题。

和月清岚

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

上一篇:《我和我的妹妹雯雯》简体中文第二版 前言&推荐序下一篇:哀哉百度日史之景也


已有 6 条评论
  1. 核桃 核桃

    孩子,你彻底扭曲了

    1. 卧槽,哪有

  2. 贤鸦karas 贤鸦karas

    — —。。。。。想起不太好的回忆了。。。。。就路过算了

    1. 贤鸦也玩过这么个……

  3. 安纭 安纭

    小围巾的文笔向来很好^_^

    1. 去你的小围巾……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青大将丸:这是小说吗
  • :简直厉害!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