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与思考 » 历史学 » 文章内容

三阶鳞的扬旗——北条时政的崛起

战国乱世,东海的伊豆国崛起了绝代智谋家北条早云。这位在战国游戏中能力强大到一定境界的名将本名伊势新九郎长氏,后改盛时。其自氏纲继承父业后冒姓了一位先朝望族的名号,后来又在第三代氏康手中终成一方霸主。

而这位被冒了姓的老祖宗,便是同样在伊豆发迹,作为幕府职权支配了日本百年之久的北条氏先祖北条时政。

平治元年(1159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源氏栋梁源义朝大败于平家军。义朝在败阵之后逃往东国,但是途中在尾张被害,他的长子义平在听闻父亲遇害的消息后,潜伏在京中与义朝的家臣志内景澄一起想要寻找刺杀平清盛的机会,但却被人发觉,密告给平清盛,抓起来枭了首。义朝的三子赖朝则被流放至关东(当时应作坂东,今惯称为关东,下同)的伊豆国。

就这样,源平争霸的这一回合,平氏取得完胜,几乎消灭了源氏实力,史称"平治之乱"。

阴差阳错,源赖朝的这一番流放伊豆,却完全地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

伊豆北条氏出自桓武平氏高望流(就是平将门那一支),世世代代以伊豆国北条庄为据,出身于那伊势平氏的庶流,作为伊豆地方有力的豪族,世世代代把伊豆介这一职位攥在手里,因此伊豆介在那时也被称为北条介。北条庄在现在三岛市以南的田方郡四日町附近,是伊豆与骏河的门户。当时与北条氏享有同等地位的还有伊豆半岛东海岸的藤原南家豪族伊东氏,其当主伊东佑亲后来与时政一同被任命为赖朝的监视役。

北条时政(ほうじょうときまさ)出生于保延四年(1138年),父亲是北条伊豆介时家,母亲是任伊豆掾的伴为房之女。年轻时的时政,并没有过多地活动在历史的舞台上,为人传颂的事迹也不多。比较为人所知的也只有嘉应二年(1170年)那位保元之乱武勇无双的弓名人"镇西八郎"源为朝在他的流放地拉拢了一帮豪族反了平氏,当时作为平氏政权的一颗齿轮的时政,自然是伙同了同僚狩野茂光一同前往讨伐,逼死了这员源家骁将。直到永历元年(1160年)3月,河内源氏源赖朝由于平治之乱时父亲的败阵被流放至伊豆,时政与佑亲一同被命令成为他的监视役开始,北条时政终于渐渐开始在历史舞台上扮演起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来……

本是一介土豪出身的北条时政,为何到头来会凌驾于众人之上,成为幕府执权权倾天下?那还要从赖朝说起。

源赖朝自小聪颖有大志,并非久居池中之物,在他被流放至伊豆的年月中,赖朝逐浙展现出了他那惊人的才气。而渐渐成人的赖朝出类拔萃的能力与复兴源氏的高远志向也都被作为监视者的时政看在眼里并深为赞许。或许是命运注定,时政走下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步棋。

事情的契机是仁安二年(1167年),赖朝当时是在前面提到过的伊东佑亲的手下。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赖朝与佑亲的四女八重姬相恋,而且他们趁着有一回在佑亲去京都办事,赖朝便和八重姬私通生下了千鹤丸。回来后得知了此事的佑亲很生气,更是害怕平家的处罚,于是将千鹤丸溺死之后,计划暗杀赖朝。但是赖朝与佑亲次子交好,从他那里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马上逃到了北条时政宅邸里去,并且在此之后又和北条的长女政子相恋。

治承元年(1177年),时政得知了政子与赖朝的暧昧关系后非常愤怒。因为害怕来自伊势平氏的责罚,时政希望把政子嫁给伊势平氏在伊豆的代官山木兼隆,一来可以洗脱嫌疑,二来也可以进一步讨好平氏。

大婚当日,在花轿被抬去山木宅邸的途中,政子竟强行逃出来到了赖朝之处。随后赖朝与政子一同逃往伊豆山神社处藏匿,这时候赖朝31岁,政子21岁。由于伊豆山僧兵的力量,山木也没有办法强行来神社中抓人。就这样耗了些许时间,政子生下了一个女儿。此时此刻,时政心里一定清楚,倘若是权倾朝野的伊势平氏得知了政子与赖朝的关系后,自己将会处于怎样的立场。

而另一方面,在京都的平清盛却似乎已经老朽不堪了。他屡屡不听长子重盛所谏,倒行逆施,随意任免官职,软禁法皇,终于使平氏失掉了所有的人心。可想而知,僧侣、武士以及权贵们对平氏的不满在这时都已经达到了顶点,而那位由于平氏专政丢掉了皇位继承权的以仁王更是成为了反平势力的精神领袖。

北条时政不仅野心勃勃,同时也具有极为敏锐的政治洞察力。(枭雄的两大必备条件啊`屡试不爽了) 他无视不刻在注意着京都政治的走向。当他看到京都动乱蜂起,平氏人心尽丧的时候,他便明白历史转换的巨幕已经拉开。天下大局如是,对政局作了正确分析的时政做出了一个影响到他一生的,也是最正确的决定——他终于认同女儿与赖朝的婚事,把北条氏的前程全数押在了源赖朝这位31岁的青年才俊身上。至此,北条氏开始全力支持赖朝的行动,而时政也成为了赖朝天下人之路上最重要的谋臣。

在这样的情形下,改写日本历史的治承?寿永之乱爆发了。

治承四年(1180年)4月,老将源赖政首先发难,奉后白河法皇的皇子以仁王为尊,持着大义之名,称自己是奉其旨讨伐平氏,声势十分浩大。可惜的是,赖政最后终究不敌,宇治川败阵后不久便与其子源仲纲、宗纲、兼纲一同殉难,顺带还赔上了以仁王一条性命。而在赖政死后,源赖朝便成为源氏的栋梁。这时候与赖朝在同一处境的还有信浓的源(木曾)义仲。这两位落难的源氏子弟都没有放弃过击败平氏的想法,数年来一直在暗中培植党羽,至今也已有了不可小视的实力,成为了源氏反抗平家政权的主力军。

以仁王虽死,但是他号召全国反平(主要针对清和源氏)的令旨依旧如传单般纷飞。得到传单的赖朝与义仲兴奋不已,都开始策划着举兵事宜。终于,在治承四年6月底,赖朝与作为他参谋的时政敲定计划,开始迈出了他打倒平氏的第一步!在清和源氏的号召力与北条氏在当地的势力的作用下,赖朝与时政迅速地笼络了相模?伊豆?武蔵三国武士以及源氏的旧臣,并于随后的8月17日,两人率同僚百人袭击山木兼隆居所,这条可怜虫就在梦中稀里糊涂地给人取了首级,成为赖朝复兴源氏刀下的第一条亡魂。不难看出此时此刻的北条时政,已经完全不再是三年前对平氏畏首畏尾的时政了。三年前想把女儿嫁给山木兼隆的那个豪族,早已经消失在了时间的裂缝中,取而代之的,是现在这个一心一意辅佐赖朝成就霸业的天下人的臂膀!

这一年北条时政四十三岁。

只可惜赖朝与时政首次登上历史的舞台便给人毫不留情地赶了下去(罪过..)——8月23日的石桥山之战,没有能够与援军三浦氏合流的赖朝临时纠结300余的乌合之众在足柄郡石桥山(今神奈川县小田原市)遭遇受平清盛的赖朝追讨令的大庭景亲和伊东佑亲的夹击,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兵力,赖朝等人很快就败下阵来。由于担任殿后的北条部的奋战,赖朝终于得以全身而退,但是作为代价,时政的嫡子宗时却永远的留在了石桥山的战场上……

为了赖朝能够全身而退,时政请命亲自担任殿后,率领着为数不多的人马顽强抵抗着潮水般涌来的敌军,北条时政并非一员武将,但是在这一阵上的表现确实是无可挑剔。自北条是一门众以下,关东武士人人如同鬼神般得勇武,拼死守护着主公。北条军且战且退,兵力上有着十倍优势的大庭伊东联军在一时间竟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赖朝离去……

在确保了赖朝的安全之后,北条时政便北上投奔甲斐的故人。他并没有被丧子之痛绊住前进的脚步。在得知了赖朝的下落之后,他立刻辞别好友,潜回了赖朝身边。

当时败走的赖朝经由箱根山逃往真鹤半岛、又在真鹤岬(今神奈川县真鹤町)得到了当地豪族土肥实平的帮助,终于才逃到了房总半岛的安房国,在海上终于与赶来援助的相模豪族三浦义澄合流。在安房,赖朝受到当地反平豪族的热情招待,随后上总的平广常、千叶常胤,武蔵的足立远元和畠山重忠等诸豪族也都慕名来加入赖朝伞下、于是实力迅速增强起来,兵力足足有数万之多。

随后时政又受命从海路返回骏河、甲斐劝说当地源氏一门的武田信义(就是信玄公先祖)与安田义定支持赖朝起事。时政对他们冷静地分析了当前的局势——平氏当前大失人心,而以赖朝身为源氏正统继承人的身份与号召力,最终一定会取得天下!武田信义终于下定决心跟随了赖朝,而时政这一次又为赖朝的天下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9月,甲信的木曾义仲与武田信义相继在领内起事,平氏出兵讨伐,反被他们击溃。至此,整个关东地区附近开始变得越发混乱不堪了。

10月6日,重整实力的赖朝终于来到了先祖的根据地镰仓,并建立起了他的一个小朝廷——关东政权,也就是后来的镰仓幕府。此时的赖朝实质上已经掌握了半个关东的支配权,声势十分浩大。而另一方面,时政也在甲斐武田领展开了行动。数日之后,一支两万人甲信源氏盟军就集结了起来,浩浩荡荡地开往骏河,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一场大战……

10月18日,清盛之子平维盛率5万大军前来讨伐,并在骏河国黄濑川与赖朝军展开了对峙。平氏本以为源赖朝跳梁小丑而已,不足惧。谁知赖朝汇集各路援军后清点人数一算竟有足足20万兵马(水啊..不止一点水啊..)。

然而当时平氏一方的士气本就低迷不振。不仅仅是长途跋涉造成的疲劳,畿内的饥荒导致的军粮不足更是一柄比什么都锐利的长矛。再加上军中有着大量原本出身于东国、仰慕源氏的武士们,更是使厌战情绪不断高涨。眼前源军漫山遍野的旗帜,黑压压的一片,早已没有了半分斗志。

果然,溃败不久便出现在了20日。

武田信义本来的计划是乘着夜色迂回袭击平氏本阵,但却惊起了一滩水鸟。而传说这水鸟振翅之声到了到了平家军耳朵里便变得及其恐怖,没等敌人来夜袭,便一个个四散奔逃开去。总大将平维盛还没能够妥当地指挥迎击,部属便已经溃不成军,狼狈地逃回畿内。

一直笼罩在赖朝头上的乌云似乎开始渐渐散去了,时政也更清楚地看到了源、平二家,以及自己未来的道路。

21日,赖朝与前来会合的兄弟源义经见面,这更使得他如虎添翼起来。

这次的决战之后,赖朝便暂时将重点放在了经营领地上,在一旁悠然地看着源义仲同平家死斗。而此后平清盛又上演了迁都福原的闹剧,京中一片唉声叹气。

当然,赖朝并没有休息,时政也是。在领内施政的同时,也一直与赖朝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吾妻镜》中也有记载说军中的秘密,除了北条殿再无人知晓。赖朝对这位一直支持自己的岳父的信任与倚重也可以从中窥见一斑了。是的,他们讨论的内容没有人知道——或许在这个时候,源义仲和源义经的结局就已经被定了下来。

1181年1月,一代枭雄平清盛的人生终于走到了尽头,病死在四面楚歌之中,平氏实力开始进一步衰弱。又于其后在1183年的倶利伽罗峡谷之战大败于源义仲,使京都完全落在了义仲的掌握之中。

但是这源义仲乃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豪杰,也就是所谓的粗人,自然是与那风雅腐败的京都文化无缘——士兵在京都里开始了大规模的乱捕行为,奸淫妇女,掳掠财物,称得上是无恶不作。而义仲又想废立新皇,干预朝政,这可急坏了那些贵族公卿们,开始策划请赖朝上洛击败义仲。

同年10月,义仲在讃岐国征讨平氏时陷入苦战,这些年来不断上升的势力终于开始逐渐衰退了下来。然而,这正是赖朝与时政一直以来所等待的……

寿永二年十月,朝廷下旨让赖朝总领东海、东山两道,时机终于成熟了!赖朝即刻让弟弟范赖与义经领兵上洛,讨伐不臣的源义仲。然而义仲在屋岛之战中大败于平氏,这回又听说赖朝的大军已经西上来到近江,并且取得了北陆的控制权,义仲只能慌张狼狈地返回了京都。

北陆本是义仲的根据地,然而这回法皇又将其赐给了赖朝,回想起之前法皇还将东山、东海两道赐与毫无战功的赖朝,竟然完全没有顾及到这将平氏赶出京都的大功臣自己,想来这次赖朝进京也是奉了他的密旨。想到这里,义仲浑身气不打一处来,11月19日义仲率部袭击法皇的住所、幽禁法皇,捕杀其近臣,甚至还解除了摄政近卫基通以下近五十位公卿的官职。这样的行为,在任何人看来都与谋反无异。义仲还同岳父——前关白藤原基房商量着,让小舅子藤原师家登上了摄政之位。接着,他又强迫法皇赐封自己为征夷大将军——这一天,正是寿永三年正月初十日。

但是源义经来得比他预料中的更快,义仲只得仓皇前去迎战,在屡战屡败之后,终于在1月20日大败于宇治川,战死在了粟津。

这时的时政作为赖朝最得力最信任的谋臣,已经俨然是坐着关东第二把交椅了。在义经上洛作战期间,他与赖朝坐镇镰仓纵观战略全局,制定下一步的计划。然而现在征服天下对他们而言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其后的一之谷之战,坛之浦之战剿灭平氏,北上奥羽消灭翻了脸的源义经与庇护他的藤原泰衡都已经不再有挑战性了。毕竟,他们举步维艰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天下,是源赖朝的天下!

时政一直辅佐赖朝到1199年赖朝去世。虽然其后他篡夺了源氏的天下,但是他对赖朝的忠心与他发挥的作用都是毋庸置疑的。不过他的忠心也就仅仅对于赖朝而已了——对于那阻碍自己野心的不成器的源氏后人,他是丝毫不留情面的。在铲除赖家与比企能员以后,时政已经完全没有敌手了!

时政后来一直活跃在政坛上,以幕府执权的身份呼风唤雨,只是终究老来糊涂以致晚节不保,在后妻怂恿下掀起“平贺朝雅之乱”的浪潮,终于被自己的女儿北条政子与儿子北条义时逼迫隐居,终于在建保三年(1215年)1月6日郁郁结束了自己的波澜一生……

北条时政在乱世中依靠自己的政治洞察力,成为了慧眼相中了赖朝这匹千里马的伯乐:成为了开创镰仓百年的幕府政治的功臣:也成为了北条氏其后百年来专制统治的奠基人,对于推进历史前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参考资料
http://wpedia.search.goo.ne.jp/
《日本史》南开大学出版社
http://www.mynaoe.com/his/1505.htm
http://www.seikenkan.com/banxianzhai/liancangjishi/liancang1_06.htm
《日本史话》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上一篇:开学了…然而很轻松……下一篇:路过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 Air:哼
  • 风雅の羽:睡不着觉,过来瞅瞅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