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创作 » 小说 » 文章内容

北风纪(1):传统的帝国骑士(一)

阿卡姆·伊恩,剑术家、画家、诗人,担任撒卡兰特的亲兵队长,从而成为后者的左右手。他的生平多载于其日记《北风》,其中文风清丽、记叙详实,是不可多得的良质史料。在礼崩乐坏、腥风血雨的乱世之中,阿卡姆·伊恩以其刻骨的忠诚与深厚的文化修养成为时代的一抹亮色,而在后世被称为“最后的帝国骑士”。他的活跃象征着承袭骑士道统的最后一个精神典范,也是旧阶级在新舞台上的最后一次盛放……

十二月,正是北风呼啸的季节。从罗林西亚飘飖而来的冬的气息,一直随风落到备命的城楼,变成皑皑白雪覆盖在地表。日光照在纯白的雪上,映得城里分外明亮——我站在主城的箭垛旁环顾四周,甫感到些许安慰,却又悲哀地发现,尽管被笼罩在太阳光反射起来的耀眼光晕里,备命的城里依然充斥着刺骨的严寒。

晨辉被注定是短暂的,午后,到处又开始下雪。备命连续的大雪至今已是第十七天,对于这座帝国中部的城市而言,那绝非寻常可见的光景。乍看之下,六角形晶莹的雪花给整个备命都裹上银装;每一条街道在这大自然的妆点下似乎都散发出冷艳的美丽。但是,这些银白色的恶魔给我们带来的,绝不只是纯粹的美丽而已——连续不断的大雪几乎抽走城里所有的精气,而在严寒之外,还给人一种恐耸詟栗的压迫感觉。最近一周以来,城墙上站岗的战士们已无数次地向我抱怨,说军需处的混蛋们,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竟也不向他们发些御寒的战袍之类。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即使是身处最高阶级的神殿骑士,我们同样没有获得任何补贴。这一次的大雪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突然的袭击。我只有对着我的战士们苦笑,回答说后勤部门的长官大概也正忙得不可开交;因为这场大雪对于他来说,还有很多紧迫性远远超过发放御寒衣的问题。而我们度过这最后几日之难关的惟一武器,只有备命勇士烈火般的精神与意志,以及对即将到来的绝代荣誉的渴望——是的,在命运之神正式向我们屈服前仅剩的这一点时间里,每一个备命的战士都在摩拳擦掌。我们的心中仿佛有炽热的火焰在燃烧,精神也前所未有地高昂。

这一切皆因我们的主公奥路菲拉大公撒卡兰特在数日之前告诉我们,他将于月内袭击帝都新亚丁城,夺取皇帝之位。初闻这些言语之时,毋庸置疑地,所有人都非常震惊,但刹那间转为兴奋。一年之前,我们之中的不少人都随平叛凯旋的大公前往谒见了居住在与世隔绝的城堡里的皇帝——那个与我们所有人的期待截然相反的皇帝。他的身体肥胖,反应迟钝,眼睛里甚至看不见分毫的威严。作为亚丁大陆上最伟大的骑士领袖,简直没有什么人选能够比他更加令人失望了!我们在心里诅咒那个皇帝。身为欧贝里斯特大帝的子孙,他的全身上下哪怕是一丁点狼的野性都没有保存下来。我们备命的大好男儿,难道竟要俯首听命于这般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皇帝吗?我想,在这里我必须用另一个最高级来形容,因为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加教人气愤的事情了。

以往每当这个时候,撒卡兰特大人就与我们说,不要去憎恨那个身不由己的傀儡——尽管他是如此地面目可憎。撒卡兰特大人一再强调,真正需要从这个世界上清除出去的,应该是那不洁的巫祭暗一族,以及拥立今上费萨尔·艾莱拉·亚丁拉尔的奸恶宰相暗天夙。但凡是大公的追随者,都由衷地嫌恶着那个胖子,而其时在每个备命骑士心中出现的,无异为对于大公有朝一日能够主宰帝国的期盼。

确实,相形之下,撒卡兰特大人是一个绝对理想化的人物。他勇敢、刚毅、坚忍、果断、武艺深湛、气度非凡。尽管只不过二十岁年纪,他却已经战功显赫,四处平定蜂起的叛乱,俨然成为帝国首屈一指的大将——他所有的一切悉数是在战场上以鲜血换来,而断然不似新亚丁城那个臃肿的皇帝,所倚仗的不过艾莱拉家族祖上的那一点荣光,完全没有半点骑士的模样。而纵观整个帝国上下,能胜得过公爵大人手中长枪的骑士恐怕也是寥寥无几吧!

我一边想,一边走在主城的城墙上。午后飘落的雪又更加地大起来,清晨士兵们用铁铲打开的道路重新被积雪覆盖,让人觉得无处可以落脚。但这雪、这异象、这一切,都阻挡不了备命骑士前进的脚步——亚丁拉尔王朝欧贝里斯特的苍狼纹章旗必将同二百七十年前一样,竖立在备命的城头。

我从来没有为这次的行动感到一丁点的愧疚,因为它原本就不是叛乱或者是其他什么肮脏的东西。相反,我身上流淌着的骑士血液一直在对我说,这一切都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自古以来,亚丁就并非一个属于胆小者的大陆——只有拥有真正勇气的骑士才配享有这大陆上所有的权柄与荣耀。那个费萨尔·亚丁拉尔不是骑士,或者说已经失去了作为骑士的资格——而忠诚是只有真骑士之间才能够存在的东西,所以我对于皇帝的忠诚心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荡然无存。一个连亚丁拉尔之弓都拉不开的男人,还有什么颜面戴着大陆最强的骑士流传下来的皇冠?这并非是我崇尚纯粹的暴力——二百年之前奥丁皇帝陛下的教谕至今也依然感染着我——但要我接受一个躲在城堡深处,只晓得过腐朽宫廷生活的废物作为勇士之国亚丁的皇帝,我做不到。

骑士开创的帝国,就只能由一个伟大的骑士来统治。而撒卡兰特·奥路菲拉·亚丁拉尔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出色的骑士。我们一直坚信由他来领导这个国家最为合适不过。为了这个在居馆中平淡地说出“我要篡位”的这个真正的皇帝,备命的骑士愿意付出我们所拥有的全部——这份对主公的爱慕曾经一直支撑着我们前行,而经过漫长的时间,现在终于可以迎来最后的结局,我们又怎能败在这场莫名其妙的雪里?

我抬起头,望向黯淡的天空。举头三尺有神明,你毕竟在看着我们吗?

雪还是没有停,而是摆出一直要持续到明天的架势,继续不知疲倦地下着。这也是“神明”的意思?那个英明的奥丁皇帝所推崇的神,究竟为何要在这个关头降下大雪……是要阻碍我等吗?是要愚弄我等吗?还是说我主撒卡兰特的能力不足以统治这个国家吗?不,这不可能。但如果说,这些都是你对于备命人勇气的考验,我愿将所有严寒全数以我这身体来承受。

凌厉的风把雪刮到脸上,我不由地一眯眼,又重新竭力张开。这种触感与先前落在头盔上的那些完全不同——它全都在一瞬间融开来,并顺着我的脸颊划下去,仿佛划出一道伤口,要掏出我内里的热来。

这袭来的寒意迫使我的思想重新回到现实。在现实中迎接着我的还是冷。是从刚才那道痕迹上,仿佛要钻到心里一般的冷。我不由打了个寒颤——确实,半个月以来,除了每天不到两个小时的日照,整个备命都宛如一座寒冰地狱,早就让大多数的生命超过了忍耐极限。常青的树被大雪压成畸形,长流的水也全部都冻结;在城池深处充满的,近乎是“死”的气息。

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些许恐惧。想到这里,我不由加快了脚步,想找到主城里哪怕一点生命的迹象来宽慰自己的心灵。我知道这并非是一个骑士应有的感情,但现在笼罩在我身边的,简直是死亡的凋零。

上一篇:北风纪(序):一个英雄的时代下一篇:卜算子·赠妍芳


已有 9 条评论
  1. 雀

    期待大陆最强之骑士

    1. ……你真的会失望的。

  2. 雀

    难道岚岚认为人家有过期望吗

    1. 是的,刚才还说“期待”那骑士来的。但我这里说骑士的恐怕极少……

  3. 雀

    摊手……那个就是所谓的客套啦

    1. 客套不会挑点我想写的说吗,你这人妖。

  4. 雀

    摊手……咱家怎么知道岚岚想写啥来着
    还有咱家不是人妖哦

  5. 青子 青子

    那啥,来说一声生日快乐!^^

    1. 快乐快乐……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青大将丸:这是小说吗
  • :简直厉害!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