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与思考 » 历史学 » 文章内容

彦根藩井伊氏历代记之三

译注/和月清岚

三、孤高的赤鬼:井伊直政(二) 不断地收获战功,取得异于常人之功名的井伊直政完成了濒临灭亡的井伊家的复兴,声望扶摇直上,却也逐渐被周围的人孤立起来。但尽管如此,直政依然有着作为先驱驰骋于战场之上的理由。 井伊直政几乎可以说是将井伊家从一无所有的状态下复兴了的英雄。但说起来,他恐怕仍然还是会因为承受着太多养育者的期待与同僚的嫉妒而感到非常大的压力——在这个似乎除了战功以外再没有赖以维生之物的乱世里,直政简直就象是被他心中的焦躁与不安驱策着不断前行。 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二十二岁才刚刚元服的直政[注1]便与主公德川家康的养女——松平周防守之女花姬成婚。在元服的同时,直政收编了大量的武田家臣,重塑了山县昌景的精锐赤备部队,而他的领地也被加封至四万石,其间还奉信长之命出访关东,与北条氏达成协定,受到激赏。欣喜的直政向已经嫁到松下家的生母告知了此事,据说其母也为了名门井伊氏的复兴而流下了欢喜的眼泪。然后,直政却也不幸地在那儿得知了竭力将自己养育成人的姑母次郎法师的死讯,一时间悲痛万分。恐怕那时的直政最想将自己终于出人头地的事迹告诉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生母,而是一边抚养着年幼的自己一边持续保护着井伊家的那盏明灯——也就是他的姑母井伊直虎。随后直政来到了井伊谷的龙潭寺扫墓。在井伊家列祖列宗的面前,他默默地合起了双手…… 虽说井伊家的复兴已经基本完成,但是漫长的战乱却不可能就此结束。就在直政衣锦还乡的同年,爆发了以争夺织田信长的家业为目的的贱岳合战。在击败宿敌柴田胜家之后,得势的丰臣秀吉曾想将信长的次子信雄叫到大坂城来,却被信雄以「家臣唤主公到自己的居城不合规矩」为由拒绝。此后织田家与丰臣家的关系急剧地恶化。翌年,紧张的织田信雄向雄踞于其身后的德川家康寻求了援军。至此,丰臣与德川之间的一战已在所难免,而这便是日后小牧长久手之战的开端。 战斗从三月开始打响,直政自率领他的赤备部队出阵。面对强大的两万余名敌军士兵,仅有万人之众的家康明显处于劣势之中。见此情景的直政身披赤一色的装束与南蛮舶来的白熊毛皮,头戴有着鬼角般天冲[注2]的头盔率先突入战阵。那挥舞着长枪撕开敌人阵势的样子有如鬼神下凡——那便是被称为「井伊的赤鬼」的猛将之姿。尽管当时的直政身材短小,脸上也未脱少年的稚气,却完美地表现了赤备猛将的威严。在直政的心中深信着,为了家康的信赖,自己不论如何都必须取得突出的战果,而赤备也正是为了这样的一项任务才存在的。 合战的后半部分,直政被委任负责家康军的一个侧翼,领三千兵。在无论是大小战斗都以身先士卒作为本愿的直政的奋战下,秀吉军终于败阵。同年十一月,家康与秀吉达成和议。 小牧长久手战后,秀吉再三遣使邀请家康前往大坂,但考虑到自身安全,家康对此一直采取了拒绝的态度。不过当秀吉最终提出以母亲大政所与妹妹朝日姬作为人质送往德川家的条件之后,家康不再选择坚持,交换了人质之后便动身上洛。而此时受命担任秀吉母亲与妹妹之警备任务的就是井伊直政。 据说直政在每天早晨与晚上必定来到大政所处恳切照料。在敌人的领地上心中难免戒备不安的大政所也被直政的心意打动,希望在她返回秀吉处之时也无论如何由直政沿途负责警护工作。 这里又有一个关于井伊直政人品的小故事流传着。 得知护卫自己母亲与妹妹的井伊直政的到来后非常高兴的秀吉打算亲自以茶来慰劳直政。就在那个茶会上,有一位早已经改投秀吉麾下的家康旧臣也在席间——那人便是石川数正。见到他之后,直政愤怒地表示不愿与背叛了自己祖先世代侍奉的主公,追随他人而去的胆小之人同席。或许对于直政来说,正因为能够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是因为家康大人,所以背叛了他的人都是最应该被唾弃的吧。 说起来,尽管井伊家本不是德川的家臣,直政却以异乎常人的速度出人头地了,俸禄直升到德川家中的最前列。理所当然地,他也被推到了周围人们嫉妒的中心。在这个时代,即使是遭到暗算也只能说是世态炎凉吧。但直政多少还是可以依靠家康这个后盾的,所以有许多事情对他来说不提也罢。对于家康,直政可以说是异常地忠心——据说他不光对于自己要求很高,对于周围的人们也常会强行要求他们做到与他一样,非常苛刻严格。虽然家臣们通常也都能贯彻实行,但直政只要发现属下有细微的错误便会震怒拔刀斩杀,因此得了一个「刽子手兵部」[注3]的绰号。而这也全是为了家康的赏识。 在战场上,大将本该是在阵前指挥的,但是为了能够率先杀入敌阵,直政总是要笔头家老木俣守胜来坐镇。对直政来说,向家康表达自己的功绩的只能是自己。但是对于家臣而言,却是史无前例并且难以接受的。一直以来遵守着旧规则与统制的军队,从心里自愿跟从直政的其实很少,再加上他对家臣的过度严厉——就连作为井伊家笔头家老的木俣氏,也曾向家康说想要做回到德川的直臣。 不断征战在第一线的直政一直伤势不断。但是不论他取得怎样的战功,在家中却总不能取得相应的礼遇。但尽管如此,直政依然坚信自己前行的道路。 只是一意地孤高下去,仅此而已。 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氤氲烟雾散去,混沌的时代正渐渐变得清晰——一百四十年的纷飞战乱正迎来终局。关乎胜败存亡,决定鹿死谁手的关键之役一触即发,关原合战已经一步、一步地临近…… [注1]直政与家康曾经为众道关系。 [注2]头盔(兜)的一种装饰物(见附图,顾名可思义)。大天冲是井伊家的家传式样。金色的胁立兜代表总大将,以及直臣所用;银色前立为陪臣所用。 [注3]井伊直政的官职是兵部少辅,也作小辅。 附图:井伊直政 大天冲胁立兜 ![1.jpg][1] ![2.jpg][2] ![3.jpg][3]

上一篇:老爷寿诞……下一篇:彦根藩井伊氏历代记之四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