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根藩井伊氏历代记之四 - 和月清岚的梦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与思考 » 历史学 » 文章内容

彦根藩井伊氏历代记之四

译注/和月清岚

四、孤高的赤鬼:井伊直政(三) 作为赤鬼受人敬畏,有着刽子手兵部之称的直政业已武名远播。但尽管如此,他依然不觉疲倦地向着不知隐藏在何处的战乱驱驰而去。 开创了江户时代幕政不可或缺的井伊家族,一手筑起其辉煌之基业的井伊直政确实可以说是用他的双手劈开了战国乱世的英杰。 在群雄割据的战国时代,大国们一方面吞并小国,一方面也觊觎着彼此的领土,盘算着扩张势力。而不论是哪个战国诸侯都有着自己被称为心腹的武将存在——对于德川家康来说,直政实可以说是他的一条臂膀。关于后来位列德川十六神将之一,被称为德川四天王之一的井伊直政,中国地区的诸侯毛利家的支柱小早川隆景曾经评论道「直政身份虽然低微,但却有足以与天下之政道相成的器量」。确实,直政在时人的眼中有着不可小觑的实力,军政两道上都颇有建树,即使说是要一争天下的霸权也未尝不可一试。然而在这个以下克上的乱世之中,他始终没有显出称霸天下的野心来,只是一心一意地为了家康征战于沙场。 天正十八年(公元1590年),称雄关东的北条氏与大坂的丰臣氏之间的尖锐矛盾转为战争爆发开来。双方在小田原周边交战,是为「小田原之役」。德川家康与丰臣军并肩作战,直政亦随军出征。 此役的对阵双方是固守着小田原城开展游击战的北条军与包围着整座城池的丰臣军。对于双方而言,都是挑战耐性的持久战——两军被迫一边焦急地等待,一边寻找时机消弱对方的战斗力。在踯躅不前的进攻方中,唯一攻入小田原城内的便是井伊直政率领的赤备——直政夜袭了城内的筱曲轮[注1],而这也是此次战役中唯一以小田原城作为战场的战斗。 不久,战事因为北条氏的降伏而告一段落,丰臣秀吉又接着平定奥州完成了天下统一之业。德川家康被移封往关东的北条旧领,开始了德川家以江户为本据地的时代。取得了战功的直政受封封上州箕轮十二万石,在领内筑起了雄伟的城池。此时的直政已经有了三个子女,分别是正室所出的万千代[注2]与侧室生下的弁之介[注3],以及女儿政子。 随着德川家康的关东移封,家康的四男松平忠吉也获赐了忍城十万石领地。便是在这个时候,直政的女儿政子——也就是后来的清泉院——嫁给了忠吉作妻子。井伊家与德川家结为姻亲的那一刻,对于视家康的恩义至上的直政来说,一定是一个光荣的瞬间吧。 庆长三年(公元1598年),直政废弃了原本的箕轮城,将根据地移到上州的和田,筑起了更为雄伟的高崎城。 翌年,漫长的战国时代宣告终结。 庆长五年(公元1600年)九月十五日。丰臣秀吉死后的权力归属问题又再次掀起了争执的漩涡。争斗的双方是以德川家康为中心的东军与石田三成组织起来的西军,全国的诸侯一分为二地对立起来,演变成之后决定天下霸权的关键之役——「关原合战」。 关原合战被称为决定天下的战役,在这之中直政不仅负责了游说各大名加入东军的工作,取得很大成功,更是直接影响到了关原战场的开战。 当天,由于受到关原上从早晨开始弥漫的浓雾影响,各部甚至连相邻军队的情况都无法判别。受家康之命作为先锋的福岛正则只得一动不动地等着开战的时机。两军就这样对峙了两个小时,直到直政带着义子忠吉出现在那里。发现了不寻常的气息的福岛家臣团打算上前阻止他继续前行,但直政却坚决地缓步上前,说道「这一位是家康大人的儿子松平下野公。下野公因为是初次上阵,特来先阵参观学习,以作为将来的参考」。搬出家康之子的名号果然是有效的,福岛军很快让开一条通路。直政很快向敌阵发起突击,随着忠吉队向宇喜多秀家军团开火的枪声,关原的战斗就此打响。 在直政的心目中,这样一场足以左右德川家的命运之战役的第一枪是绝对不可能让并非德川家之人的福岛正则打响——他能够接受的只有『因德川的行动而开战』而已。 战斗开始,两军进入混战。直政与忠吉一同切入岛津义弘的阵地,瓦解了敌势。直政从来不会容许败阵的敌人逃走,这一次依然是马不停蹄地追击——这是他一直到现在都无一例外取得了胜利的方法。此刻出现在阵前的,依旧是那个撇下家臣团一马当先地驱驰于战阵的孤高赤鬼。长此以往,负伤的情况也当然会有。但尽管如此却一直存活下来并取得了如今的功勋,直政的武勇、强运与他的天赋之才不得不令人侧目。 只是,不论是多么长久的武运都有终结的一日。关原的战场上,直政受了致命伤。 埋伏已久的岛津军狙击手射出的枪弹正中敌将。万幸的是并没有击中要害,而是打到了右肘[注4]上。不过,正是这发子弹在不久之后夺走了直政那如中天之日般盛放的生命。 开始的时候谁都没有怀疑战事会对西军一方比较有利,但东军却终于笑到了最后。这其中或许也有直政作为「一番枪」大挫敌先阵锐气的功劳在吧。战后,直政又受命与败阵的西军大名交涉,成果颇丰。 庆长六年(公元1601年),凭借着战场上再度累加的功绩,直政拜领了原本是石田三成根据地的近江佐和山十八万石领地,移封了到佐和山城。 但不久之后直政便因为在战场上受的枪伤复发,并发了败血症[注5]而卧床不起。 知道自己死期将至的直政,为自己已经不能再回到家乡井伊谷感到非常遗憾,只得遗言在近江国修建与井伊谷龙潭寺相同的寺院,并下令重建在战乱中损毁的佐和山城。 庆长七年(公元1602年),春光犹浅的二月十一日,井伊直政去世,享年四十二岁。 直政的遗体被送往流经佐和山城下的芹川中的沙洲,在以嫡子直继为首的众多家臣的注视中火化。当时出类拔萃的武将去世之时家臣团殉死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据说直政辞世时却没有任何一个家臣被要求殉葬——「孤高的赤鬼」直到最终依然是孤身一人从战乱中飞驰而去。他的骨灰一分为二,各自葬在彦根的清凉寺与井伊谷的龙潭寺。 翌年,德川家康被任命为征夷大将军,江户时代三百年的太平盛世由此开始。 生于战国时代之中,戎马一生的井伊直政亦随着这个时代的终结而逝去。如今的我们依然可以从他的言辞中看见他的精神所系。 据说,临终的直政将位列家臣之首的木俣守胜唤到枕边交代后事,说道「井伊家永远不可以忘却德川殿下的恩情。世世代代的继承人都必须尽心尽力,用无以复加的忠诚来侍奉德川家族」。 之后的井伊家同样是能人辈出,其后有七世当主[注6]曾任幕府大老[注7]之职。井伊家作为幕府不可或缺的显赫家族的历史,从这里开始。 注1:小田原城内的竹砦,别名「舍城」,敌人攻入时起到预警的作用。 注2:井伊直继。 注3:井伊直孝。 注4:也有右腕、左腕、右肩的记载。 注5:细菌引起的感染之一。通常认为是直政在战场上所受的枪伤使他感染了破伤风,并发了败血症而病倒。 注6:严格说来是六人,因后来的井伊直兴两度担任此职。 注7:江户幕府的最高职务,辅佐将军,统辖幕府大小事务。地位在老中之上,只在非常时期设立,任命一人。 附:关原合战布阵图 ![1.jpg][1]

上一篇:彦根藩井伊氏历代记之三下一篇:彦根藩井伊氏历代记之五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