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创作 » 小说 » 文章内容

超越的故事

“施主,请问大雪山凌云寺怎么走?”

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名僧侣。他澄澈的眼睛让我心里发毛,但那之中毫无疑问地映出我的模样,和我身后并不存在的道路。

“我身后没有路,难道你看不见这深渊吗?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再不能向前一步了。”

我试图向他说明现在的状况——这里毫无疑问是通天的雪山,但它实际不能通天,唯一一条崎岖的山路到此就戛然而止。我比他先来到这里,徘徊了两个多月,但事实就是如此令人绝望,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之后,我非但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大雪山凌云寺,连头发都长了出来。

“你可要考虑清楚,这已经是我们身体能触及的最远距离。再往前延伸,谁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

我苦口婆心,但他似乎并不为我所动。缥缈的烟雾里,他只痴痴地问我:“施主,请问大雪山凌云寺怎么走?”我逐渐失去了耐心。这个人何其不可救药!

“路已经到头了,现在开始往回,必定能大彻大悟,解决世间的一切问题,你怎么就不收敛呢?继续向深渊前进,只有粉身碎骨的几率在增加,终究什么都不会得到!”

我为了挽回他作出最后的努力,但看来仍旧失败。他没有理会我,而是摇了摇头,在海天一色的永恒中,与静止的暴雪合而为一。我不知道他最后的结局,但亲眼瞪着他跨出一小步。他从深渊上走过,倏尔消失在我眼前。也许他死了,也许没有。也许他已经在世界的另一个尽头,拄着拐杖,立在风雪中,侧耳倾听下一位行者的声音:“施主,请问大雪山凌云寺怎么走?”

而我始终无法忘怀的,是他迈那一步前的呢喃:“即便跌死了,那也是一个造型,可以供后来寻找大雪山凌云寺的人看的……”

上一篇:读书之前的“有思想”都是瞎扯蛋下一篇:梦轩札记:《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再版自序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社会万象 音乐分享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