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列表

梦轩札记:《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第一章 幸运儿

一、新知1、鲁迅的家境(1)绍兴的望族,祖父是京官(2)生计绰绰有余(3)家中讲究读书,藏书种类丰富,雅俗共赏(4)六岁启蒙,得亲戚与名师指点(5)家长比较开明,能接受各类学习兴趣2、鲁迅儿时的特质(1)机灵活泼,调皮捣蛋(2)喜欢恶作剧(3)野性、好斗,有正义感(4)对经书的说教不感兴趣,从小另辟求知途径(5)想象力丰富,充满激情与活力(6)温良多情,不仇恨愤激二、新语1、“父母都是为了孩子好”我不知道在欧美国家的语境中是否有这样的话,但在中国,这无疑是我们日常中耳濡目染的。然而正如其他所有谬论都无法藉由不断重复变成真理一样,“父母都是为了孩子好”也不能赢得它想要的地位。对此,王晓 ... [阅读全文]

梦魇

最近常做噩梦。内容大体都是这样的:要考试,而且都是一些晦涩和难以理解的科目——当然,最多的是数学。譬如前天,我竟梦见历史系一位从事考古的老先生考我们数学,要我们计算各类器物除去容积的纯体积。更早些日子,我则梦回高复,为了重新参加高考而用功,然后课堂上讲的却都是我闻所未闻的高级解析几何。于是我就惊醒,一次次感到害怕,然而看见旁边璐妍的睡脸,又感到安慰。看来我暂时是不用考数学了。但我仍然是惊弓之鸟,我的焦虑和恐慌在这一次次悸悚与释然中不会消退,相反,它在刺激中茁壮成长了。据说有一种梦魇,它察知你心头畏惧的,然后就在你梦里呈现,以瓦解人的精神,啖食人的梦想。如果真有这种梦魇,我大约就是遇上 ... [阅读全文]

Windows Vista是个好系统

Windows Vista是个恶名昭彰的操作系统。它繁冗、琐碎、迟缓,并且和各种软硬件不兼容——仿佛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它失败的结局。事实似乎也是如此,Vista的倾覆迫使微软更快地将目光投向了后续产品Windows 7;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Windows Vista了,盗版软件的下载页往往写着“兼容操作系统:Windows Xp / 7 / 8”,Vista好像就这样怅然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踪迹。不过当然还是有人记得它,譬如我,就是其中之一。在06、07年Windows Vista操作系统刚刚推出时,我便受王曼茜的蛊惑,把我家的奔四老机改装成了这个系统。令我记忆犹新的 ... [阅读全文]

令人失望的微软网络服务

微软提供的@live.com邮箱,我自07年起,已用了很久。但从今往后,它将成为过去。对于它,我当然是有过热爱的,然而事到如今,残留的也不过是唏嘘。其实早在我更换linux系统的时候,就有打算要弃置这个邮箱,只是现在网络上要用邮箱地址的地方实在太多,一旦更换,多有不便。但日积月累的失望与折磨还是促使我下定决心,终于在今天上午,我将live.com的全部邮件导入QQ邮局的域名邮箱(zhangyiwei@hyqinglan.net),并设置了邮件转发。hyqinglan@live.com正式成为了凝固的历史。要问我这么做的理由,那归根结蒂,也只有两点:先是缓慢的网络速度,次是糟糕的视觉体 ... [阅读全文]

王尔德的意见

在《新约》中,有一则故事是这样的:那时,分封的王希律听见耶稣的名声,就对臣仆说:“这是施洗的约翰从死里复活,所以这些异能从他里面发出来。”起先希律为他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罗底的缘故,把约翰拿住锁在监里。因为约翰曾对他说:“你娶这妇人是不合理的。”希律就想要杀他,只是怕百姓,因为他们以约翰为先知。到了希律的生日,希罗底的女儿在众人面前跳舞,使希律欢喜。希律就起誓,应许随她所求的给她。女儿被母亲所使,就说:“请把施洗约翰的头放在盘子里,拿来给我。”王便忧愁,但因他所起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就吩咐给她。于是打发人去,在监里斩了约翰,把头放在盘子里,拿来给了女子,女子拿去给她母亲。——《马太福音》 ... [阅读全文]

山道的雪

从小生长在上海,雪已不多见,山更是全然没有。下午到了明月山下,见道中雪景甚美,于是随手摄了几张留念。我与雪结缘颇深,每次相会,总有些许奇妙的感觉,这一次亦然。希望来年重聚时,她又能带给我全新的体验。大家都忙着合影。对于没见过世面的我来说,这已经能算是怪石嶙峋了……姑娘也在拍雪景呀?这是锦鲤吗?比泮池的鱼精小多了!走近看看……“明月广场”。早地上积雪最多。道旁的一大群鸡,不知道是谁养的。到处是鸡,而且都是黑色的羽毛。有没有想起中华小当家的某集?鸡的翼上都缠有红色和绿色的布条,据表哥说,这样能防止鸡飞走。远处的群山。同。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所谓的浩渺呢? ... [阅读全文]

雪国九年·雪之少女吧前言:可以期待的雪

作为置顶帖发表在百度雪之少女吧:http://tieba.baidu.com/p/2858798783天气预报上说,明天将有一场雪。我于是心里期待,却又忐忑,生怕她不来了,因为这一年入冬以来始终没有落白,倘再错过一次,那么这冬日里的浪漫只怕终是要变成来年的奢望了。我不愿如此,于是把视线投向窗外,望着黑暗空洞的天空,心里只想询问:明天,你会出现吗?也不知从何时起,我竟开始迎接一年一度的雪,假使她终于不来,我便要觉得懊恼。我想那不可能是从小养成的,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上海几乎不下雪。仅有的几次,也都如珍宝般被捧在手心里,直至化去而余韵不销,岂有懊恼的道理?可随着年岁増长,雪渐多了起来,我的 ... [阅读全文]

想回到过去

很小的时候,曾经在街上听周杰伦的歌,唱道:“想回到过去……”然而那时我既不喜欢周杰伦,也没打算回到过去,自然不以为意。世易时移,而今又响起这首歌,虽然仍不知道后面唱的是什么,我却难以自抑地想要回到过去了。我不知道这种愿望是从何处来的。倘用最简单的思维来分析,大约会是出于对现在的不满吧。然而不满现在的人,其实也未必想回到过去的:一则过去与现在相比,不一定更好;二则处境不佳,也可以转变未来。所以我想,希求于回溯时间的人,不仅自绝于当下,还绝望于前途,怀疑于往日的选择。我选择了什么呢?其实这个问题不易回答。与选择相比,我至今所做的更多是放弃。我曾是那样丰富而多面的人,结果却一刀刀削掉了,剩 ... [阅读全文]

梦轩札记:《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一九九三年版自序

一、新知1、在过去的一段时期内,《鲁迅全集》是唯一可以自由阅读的非“领袖”著作的全集。二、新语1、鲁迅的面貌在大学一年级精读鲁迅的文章以前,我对鲁迅的认识受限于初、高中的知识结构和语文老师的讲解。我以为鲁迅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塑像,威武雄壮地站在那里,攻击一切错误的意识,扶植正确的走上历史舞台。然而这是一种误解,相反,现在的我看来,鲁迅是一个失败的知识分子的典范,不过死后被一切别有用心地人可以抬高罢了。这种抬高最鲜明的在于江泽民所谓的“鲁迅虽然没有在组织上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他是党的最忠诚的同志和战友,是伟大的共产主义者”。然而这种抬高从另一面讲实际是贬低。鲁迅的可贵正在于他的谨慎与反思, ... [阅读全文]

我要做什么学术?

我要做什么学术?这是最近几个月来时常折磨我的问题,也是我学术狂热退潮后重新开展反思的必由之路。可实际上,对于这一问题的反思并不能直接地开展,它还有一个必要的前提,必须在此之前就厘清,那就是我为什么要做学术。我为什么要做学术?这个问题似乎已经很久远了,因为我记不清上一次思考它的时间。也许是4、5年前,又或者更早,但毋庸置疑,它从我视线里消失了很久,以至于我都忘记了它的存在。早在高中时代的某一天,我的身心就被纳入了学术轨道。我立志做一个学人,终身阅读和思考,如果幸运,还要在这一面上有所突破。这是我这些年一切行动的前提,然而这个前提现在正面临危机——它迫切地需要一场怀疑和反思,来重新决定它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青大将丸:这是小说吗
  • :简直厉害!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