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创作 » 小说 » 文章内容

信野吧长篇野史小说:百度群魔乱舞 第一回

“呸,真是该死。”长滨城的天守阁顶层传来低沉的骂声。

“怎么了,御馆大人?”近侍们不知发生了何种变故,闻得骂声纷纷赶来。

那家督模样的男子将手中一个老鼠似的物件往地上狠狠一砸,又爆出一句大喝来:

“我日,该页无法显示!”

第一章 火星包围网

第一回 迷一般的电邮

公元哔五八二年的冬天。

每年的这个时候,北陆都会被皑皑的白雪覆盖,今年也不例外。清晨,越中松雪城下的市街一片忙碌的景象,町民们重复着每日都要完成的工作,用铁锹与双手开拓出新一天的道路来。

松雪郡的领主和月信岚照例倚在二之丸的御所前看着城下繁华忙碌的景象。这和月信岚据说乃是橘朝臣家的后人,自幼习得一手好书画,三岁能作文章,且擅理国政,野心勃勃。信岚投身神保氏成为奉行之后,竟逐渐将主家架空,在乱世下克上的潮流中终成一方大名。其人将神保氏旧的居城改筑为松雪御所,连同御所所在的射水郡的名称也一并改为松雪二字,以扩大自身的影响力。如今和月家族统治越中业已经年,在信岚软硬兼施的外交手腕下,越中豪族大多归顺,国内的矿业也搞得有声有色,大大带动了町经济的发展——松雪的城下町及今已然成为北陆一道最繁华的场所,这不能不说是信岚施政得体的功劳。

幕府的足利将军在天之灵也乐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托梦(=皿=|||)赐下越中守护职,一并请得朝廷的和泉守之官位,故此后信岚也世称和月和泉。

“父亲。”听得背后传来隐隐约约的脚步身,信岚眉头微皱,停下了回忆。但当他察觉到随之而来的娇美而恭敬的女声之后,警戒的神经又舒展开来。

来者乃是信岚的长女和月国,号临水,一号杳然。女虽年方二十,却有大将之才,统率高达九十。(天之声:喂喂,这数值是怎么回事!)阿国生得一付帅气模样,又是帅才,在军中素有“国帅”之称,与其小家碧玉般的声线全不搭调,却又不教人觉得突兀,反而相映生辉,别有一番醉人的美丽。

“江州参议大人的电邮,”看见父亲回眸,阿国略欠下身来行了一礼,轻声说道,“另外,因为参议大人并没有采取密件抄送的方式,可以看到其他收到同样信件的电邮用户。”

“哦?”信岚回转身来,显是对内容产生了兴趣。“说说,还有哪些家伙收到了电邮。”他继续用平稳却教人感觉压抑的语调说着。

“是。有南越后的长门大人,甲斐的东国参议大人,伊势的歌特参议大人,江南的刑部大人,骏河的静娘……”

“不用念下去了,”这次不等阿国说完,信岚便打断了她。须发皆白的中年男子脸上渐渐露出带有几分威严的笑容,想是已经猜晓了内容,缓缓说道:“直接给我回电邮,用朝廷的和泉守账户,也给他来个不加密的抄送。”

“内容是?”

“不管是谁要打火星人,一定也算上我和月家一份!”

言罢,这位“北国的银狐”又回转身子,将视线投向松雪郡蔚蓝的天空。

“为了蓝色清净的地球!”

“主公!有新消息,越中的和泉守大人已经决定参加火星人包围网了!”南越后幻想乡八云大社的参道上,一个武士打扮的年轻男子虽已经气喘吁吁却依然格外兴奋地奔跑着。倒不是因为他不具备武士应有的身体素质,只是十数分钟前他刚接到江州参议发来的电邮时已经上下春日山一次,这一回坐垫还没有温起来,又收到另一封电邮,不得不再次从春日山城上冲将下来。

“啊,主公已经知道了?”镜头疾转,方才奔驰于参道上的武士正盘膝坐在殿下,殿上是一位身着红白两色神官衣裳,打扮讲究的男子。武士小嘴大咧,一脸惊讶的样子,仿佛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信岚卿已经在北陆QQ群里跟我说过了。八云家也将作为越中一贯的亲密盟友参与近期对飞驒近猪氏的军事行动。银月,你也去准备一下吧。”轻呷一口甲醛后,殿上那男子继续悠悠地说着,“须不要辱了我八云大社的威名。国破,山河在啊……”

退下来的银月一脸沮丧的神情。听着身后大社里传来幽怨的大键琴声,想到自己不辞辛劳地登上春日山巅的主城去查收电邮,却被一个近年才出现的名不见经传的即时通讯软件抢去了功劳,真不知可谓何,不禁长叹:

风吹白露衣裳冷,

间关莺语花底滑。

银浦流云学水声,

月落乌啼霜满天。

这银月本姓风间,乃是方才殿上那位大神官八云俊彦的近侍出身,生得细皮白肉,一脸正太模样,底下却是萝莉御姐制服女仆四大皆控,好不工口。年前南越后的西行寺家无嗣,银月便在南越后八云大社大祝八云俊彦的授意下继承了西行寺家门。

说起这南越后的政治体系来,那着实是一片混乱。原本这里是武士大名上杉千杏的领地,但数年之前的一场变故却改变了整个格局。

春日山的郊外有一所神社,名唤八云,香火虽不非常旺盛,在领国内倒也小有名气。神社内居住着八云一族,世代敬神。邻近的春日山城城主上杉千杏偶会来参拜,总捐上不少银两,一家人也依此度日。某日,一位流浪的大键琴家绯村俊彦路过此地,竟突然受到神社内八云大明神紫的感召,自是口诵真言,有施实弹幕法术之神通。

绯村俊彦后改称八云,就任八云神社大神官。不多久,千杏又来参神,祈求出阵顺利,并以新成之车悬阵示俊彦,以咨吉凶。俊彦乃反以八云流兵法奥义·弹幕阵示之。见到那行云流水而磅礴大气的几何阵型之后,千杏大惊失色,深感自身车悬阵之不足,于是便从八云为徒,并以越后一国相赠,八云神社也随后改建成八云大社,成为南越后国政教合一的核心治地。其子上杉谨慎不服,乃割据北越后新发田城,与继承了守护职的八云家分庭抗礼。

从春日山往北东方向望去,依然可以看见昔日满山遍野的竹雀军旗。想及八云氏发家的种种,新的春日山城主西行寺银月不禁又诗兴大发,长叹一曲:

人生在世不称意,

妻儿共载无羁思。

最是一年春好处,

高山松树核桃沟。

哔五八二年的信野国从行政上大体可以划分为五畿七道,而靠近畿内五国的地方又被称为近畿,乃是全国政治的中心地带——割据此间的大名,以摄津国的抠动大纳言为首,各自手握重兵,依托其本身的实力以及地利之便谋得了官位与朝中的便利,很大程度上掌握了全国的行政权力。

南近江的随风刑部,河内国的鱼一样民部与大和国的信长弹正是距离洛中最近的有力大名,人称畿内“三驾马车”。但近畿真正的实力者却不是他们,而是被浪人之士敬畏地尊为“信野国三辆大巴”的三位豪强——在近畿地方的东南边缘,就有这样的一位大人存在着……

“海北大人,海北大人!”伊势湾的志摩半岛上传来阵阵蹄铁敲击地面的响声,一个戎装武士驾着骏马从伊势领内飞驰而来。来者头戴牛角帽,身着硬皮压制而成的板甲,神情慌张,不时以皮鞭催促着胯下之物前行。骑手的腰间系一口直剑,背上束几支标枪,武器配备完全,一副将要出战的模样。

顺着那人行进的方向望去,便能看见圆形的地球向前延伸陷了下去——但如果有一只望远镜,我们又能够看见不一样的景象。路的尽头是一个打扮奇怪的男子,脑门上歪斜地扣一顶巫师帽,额间系着银环,身披宽大的黑色道袍,脚腕戴两个小铃,颈上挂一圈羽毛,腰里一对小鼓小槌也格外醒目。他的右手执着一根扭曲的法杖,杖首拖一根钓线,探到海里,似是垂钓的样子。奇怪男子的左手边,一头健壮得肥胖的母牛盘膝而坐,一面悠然饮着啤酒,一面懒洋洋地看着男人垂钓。

“海北大人,越中的……”不知何时,方才道上那骑手已经来到奇怪男子的身后。只是他刚打算开口说些什么,便给那牛无情地打断了。只见伊回转身体来,举起臃肿的前蹄在口边作个静音的手势。似乎是察觉到骑手还想说些什么,伊又将蹄子放下来,拍了自己的啤酒肚,右蹄将半瓶朝日泼在骑手脸上,见他不再作声,才终于回头又去看奇怪男子垂钓。

半响,那男子突然起身,不知从何处抖出三张符纸往水里一掷,嘴里叽里咕噜地念一段太平歌词,大喝一声:“起!”一阵翻腾过后,一尾脑满肠肥的龙虾轻轻地落在男子身前,通体晶莹透亮,煞是好看。男子竟看得出了神,对着这钓上来的大虾沉吟许久,方才似有了所悟一般,疯也似地点头。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哈利路亚,感赞安拉。老光今日迷惘钓虾,又有收获,善哉,善哉。”片刻,奇怪男子将小生命放回伊势湾里,起身欲行了。他拂了拂衣袖,不带走一个龙虾。

导演直到此时方才允许看官在阳光的映照下看清了他的面貌。那男子脸上三道眉毛紧锁,眼睛眯成一线,两撇胡须向外翻卷翘起,竟活脱是一个“光”字,好不囧人!

“火星人已经进入尾张清州城?很好,老光很吃惊。”话虽如此,那奇怪男子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惊讶的神情,依然自顾自地收拾着钓具。

“海北大人,哥特大人请您速回哥特御所议事。江南随风家已经来函邀本家发病共讨尾张煋寇,北陆的和月和泉和八云长门也都已经在一个小时之前先后发布的宣战邮件。和战大计,决在今日啊!”

“莫要慌张。”奇怪男子翻身上牛,从袖中掏出一副墨镜戴将起来,慢吞吞地说道:“老光这就回松阪城……”

 

在首席家老海北忠光回到其治地松阪城后不久,歌特家的立场就有了决定。至此,东国半数以上的大名都加入到对抗火星人的行列中。哔五八二年十二月三日,十一国大名在百度贴吧上签署了《十一国合作备忘录》。随着《备忘录》开始生效,由江北随风家领导的十一国同盟也正式形成,十一国大名也因《备忘录》的签署地点得到了“百度大名”的别称。百度大名们对浓尾信三的四家没多久氏进行了彻底的包围,史称“火星包围网”。

可就在随风非龙为自己的鬼谋沾沾自喜之时,他却没有能够发现越中松雪城的御所里正酝酿着一场阴谋——更不可能预知到最后的结局。参加包围网的大名们各怀鬼胎,得到大义名分之后便借机兴风作浪。这场同盟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失败的,而这一部他人生中最出色的导演作品,也将成为他退出历史舞台的挽歌序章。

“父亲,近猪家的使者到了。”

障子缓缓拉开,出现在和月信岚眼前的是和月家一门众、军奉行和月国,她的身后还有一个肥胖的男子恭恭敬敬地跪坐着。

门一开,一阵恶臭便扑鼻而来。信岚早听得近猪家这一风闻,却不想这气味不可闻至此,但碍于场合只得忍住不发作。说起和月信岚,其人老奸巨猾,为人反复无常更兼阴险狡诈,却总得一付君子模样,又是喜怒不形于色,在政治上可说是百度大名中的第一好手——他心里自然清楚这一次会晤的战略与战术意义,也清楚应该怎样处理与飞驒近猪氏之间的关系。

“上来吧。”信岚忍住恶臭,微调一下坐姿,随即便向阿国招了招手。阿国会意,欠身退至道旁,低声道:“父亲让你进去。”

听到这句话,胖子面部扭曲的表情终于舒开来一些,有些欣喜地答道:“噢噢!那真是辛苦你了,和月殿。”只是这舒张的笑容比起他先前遍布脸上的褶皱来还有难看百倍。阿国心里隐隐作呕,却也不想在父亲面前失态,只有同样以笑脸相迎。

“愿三木殿的家族兴旺,武运长久。”

说起这飞驒近猪家,本是地球人氏,却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没多久家的头领刚来地球没多久。当主近猪者臭不过弱冠,却是野心勃勃,不日便与火星人结成同盟,共谋天下。信岚于这种行为自是不屑,但却也没有厌恶的意思,今番近猪家遣使者前来,倒也颇乐意知道其人所谋何事。

“三木君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见教?”

“敝人三木猪纲,蒙主公不弃,特遣来谒见和泉老爷,商谈机密。”

开门见山,倒也符合信岚的性子。于是简单寒暄之后,谈话便进入正题。

“敝家请与贵家缔结停战协定。”

这对和月家而言是一个好消息。信岚心中暗喜,却故作不悦,责问道:“彼与火星人同盟,倒行逆施,今又来我处协约,是何居心?”此言一出,三木的额前便渗出几滴汗来。信岚看在眼里,知道接下来他所言之语便是其中关键。

“我家主公只说:‘和泉殿何故明知故问?我结交没多久之意图,便是贵殿与随风结盟之意图。’”三木强作镇定,继续说道。

好个近猪者臭!

昏黑的房间里,烛光忽暗忽明地跳动着。三木的心也一并七上八下地乱窜着,另一个人却是心如明镜。窗外依然飘着鹅毛大雪,望着城边矗立的苍松,信岚心里却无比炙热。他看见,松雪城的荣耀即将来临。

“阿国,送客!”银发长须的和泉守立起身来,扬手喝道。障子再次拉开,和月国秀美的面容再次出现在三木的面前。

“和泉守大人,协定……”三木急了。看着眼前人慌张的神情,信岚的脑海中不由得映出那幕后之主近猪者臭洋洋自得的面貌来。

“让你家小儿敬重一下老人,也不要明知故问了罢!”

信岚大笑起来。

这一刻是哔五八二年十二月三日亥时,距离《十一国合作备忘录》的签署不过三个时辰。

上一篇:如梦令·拼命做官下一篇:井伊家记(一)


已有 5 条评论
  1. 搜狐网友 搜狐网友

    很好,老光很神棍,很满意

  2. 十七年的和月 十七年的和月

    我不是叫你留名了么,搜狐网友……

  3. 搜狐网友 搜狐网友

    我不是说了吗……“老光”很神棍很满意

  4. 雯哥 雯哥

    求出场,求台词……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