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创作 » 小说 » 文章内容

北风纪 – 阿卡姆·伊恩(一)

  “嘿!伊恩,一个人在这儿做什么呢!”
  新历八七三年十二月三十日傍晚,我走进备命城西的那间小酒馆。甫一入座,便听得伊森·贾乌米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乔!给哥上两斤最烈的酒来,要愈醉愈精神的!”还不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接着喊出了第二个人的名字。浑厚的声音从远处渐渐接近过来,片刻之后终于在我身旁落定。我下意识地用余光回瞟——出现在我身旁的伊森还是带着十数年如一日的豪迈,星星点点的胡渣与胡渣一般长短的头发衬出一张粗糙却十分可亲的脸来。
  “干什么坐在这种鸟地方,完全没有给我留个地儿的打算么?”他见我坐在一张靠着墙角的单人桌前,略有些愤然地说道。
  我一怔。
  他好像并没有约过我。


  那应该是很久以前了……当我们都还在备命的骑士团服役的时候。那时候伊森担任着我现在的职务,而我则作为他的配属,以撒卡兰特·冯·亚丁拉尔大公的护卫为役职受勋成为一名光荣的骑士。
  “来、来,坐到店中间来。”回头状态下的我很不巧地看见他在向我挥手。
  “骑士就该有骑士的样子,不要缩在角落里,你这缺心眼的帅哥。”
  本就没有约过我,还在三年前一声不吭就离开备命城不知何处去的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我不由地开始了抱怨。但不可否认的是,虽然我在心里反复诅咒,但我最后还是坐了过去。
  确实是有很多时间没有见面了……我琢磨着。他还是用一样的称呼来描绘我,我想,我是否也该找个机会回敬他一把。
  “先别提这些东西了,巧舌如簧的豪爽男。”沉吟片刻之后,我同样吐出了一个恶毒的称呼,“这些年……你离开骑士团之后,去了哪里?我问乔,她也说不知道呢。”
  他看了看我,嘴唇似乎动了一下,但又合上,恰似欲言又止的样子。
  “嘿,说曹操,曹操就到。”托他以前对我所施的严格的战士训练的福,我很快注意到伊森随后的目光并没有投向我——循着望去,却看见乔正从内堂艰难地拖个大酒桶出来。从她移动的姿态看起来,那东西着实不轻。
  “喝、喝、喝死你这个酒鬼!我全给拖出来,只要你能喝,我就有酒!”乔·贾乌米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笑着说道。说起来我已经有许久没有见她这般开心过了,或许是因为远行多年的大哥归来,倍感亲切吧……我想。
  不过在如今这个混乱的时代,生离死别都已经是教人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我和伊森就这样对视着,眼睛与眼睛间或许交换着讯息,却始终没有人开口。乔先是摆弄着那个笨拙的大酒桶,半响才终于没再听见了那笨桶发出的声响——在确定那个不倒翁般的肥桶不会倒下之后,她便也过来坐在了我们的身旁。
  “伊森,说说吧,你到底去了哪里?”看起来乔似乎发现并试图打破我们之间的僵局,如果成功了,我一定会从心底里感谢她的。
  实际上伊恩·贾乌米也并非是她的亲兄长,确切地说,应该是她从前的丈夫凯文·贾乌米的兄长——不过她的丈夫已经不幸地在三年前战殁,而乔也变成了所谓的寡妇——真要说是寡妇似乎也残酷了一些,毕竟在丈夫去世之时她也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孩子而已。
  十七岁的最后一天,她嫁给了青梅竹马的丈夫;
  十九岁生日过去不久之后,她就接到了他的死讯。

  不过,在如今这个混乱的时代,生离、死别,都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上一篇:重新整理了一下BLOG下一篇:一定可以飞向天空的……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