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创作 » 小说 » 文章内容

北风纪(5):传统的帝国骑士(五)

  回到破竹馆的时候大概已入夜了。天上完全黑下来,因为大雪,也没有星星在上面,只是纯粹地暗。大门一侧值夜的房间里渗出光来,让我稍微放松了一些。我调整一下呼吸,准备去谒见公爵大人。

  从外墙到御馆还有一段路要走。那原本都是护拥着暗家筱竹宫的建筑群,经公爵大人拆除之后改建成了花园和阅兵的广场。花园里本来还零散地开着一些梅花,近来也给暴雪呼呼地冻僵打死了——前几日还落了冻雨,院子里那颗大雪松至今也冰封在那里,好似一个冰棍般。至于广场,亲卫队每天都有打扫,但那主要由迪特礼负责,我并不过问了。

  顶着大雪,我径直穿过庭中的石板道,向公爵大人所在的那里走过去。两个全副武装的骑士在馆前执勤,头盔的面罩拉下来,在远处难以分辨是谁。我迎上去,他们便摘下头盔向我行礼——这一欠身,我便看清了他们的面貌,那都是今日值夜班的亲卫队骑士。我冲他们微一点头,道声:“辛苦了。”他们就退开去,让我进到御馆里。

 

  骑士之间的礼仪繁多,向上位行礼更是分数个等级,这使得公爵大人不胜其烦,终于只允许御馆前行方才那样的一般见面礼。但王朝旧俗早已经根深蒂固,精简的礼仪并不受到广泛的欢迎,也并非时时都能够被执行。公爵大人见得多了,也就不再多管——之前蕾娜斯依旧向我行旧礼之由,便在于此。这一点或许也能成为公爵大人不同于旧骑士之一证,但实际上与这类似的表现实在太多,早已经计算不全。

  譬如破竹馆中的房间布局。从来没有一个贵族领主因为“喊起来方便”之类的原因将自己的寝室设在与护卫、侍从们相同的一层;而公爵大人要传谁进去吩咐之时,便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在走道里直截大呼其名。有些年长的骑士们认为这样做十分不妥,且有损于骑士的威严,但骑士团的年轻一代则普遍于此感到轻松愉快。我对这些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因为于我眼中看来,这些都只是骑士道的细枝末节,而公爵大人心里始终流淌着最纯正的帝国骑士之血液——至于那许多礼节,反倒多是骑士贵族化之后的产物,本就不是属于我们的东西。但抛开这些不谈,至少有一点是所有人都无法否认的:拜公爵大人所赐,破竹馆的气氛非常融洽,上下级得以没有障碍地沟通——消除了隔阂的益处同样是显而易见的,备命的骑士们上下一心,所有的一切都以最有效率的状态在进行着。

  “梅洁,咖啡咖啡!”

  甫踏入馆中的大殿,便听见公爵大人的声音从二楼走廊传下来,紧跟着的是少女急促的应答声。我认得那声音是梅希亚·奥芬斯特涅西,她今年只十岁,但服侍公爵大人却已经两年了。那始于二七二年,是时帝国中部大雨不断,瘟疫也随之开始流行;梅希亚的父亲阿尔法德医生受命控制备命的疫情,辛苦奔波于二城与外城之间数月之久——最终流行病得到了抑制,但他自己却积劳成疾,并发肺病迅速恶化去世。公爵大人追给他国王骑士的地位,并要把他的家眷都接到二城来住,但最终只找到了一个年幼的女儿。大人喜爱她坚毅聪明,便接到身边来养育;只是梅希亚不愿白食,就开始帮忙破竹馆里的工作。

 

  少顷我上楼给大人请安,正撞见她端着两杯咖啡迎面走过来。

  她本略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走着,不致于让还冒着热气的杯子翻掉。我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前,差点教她一头撞在我身上——她吃了一惊,稚嫩的小脸涨成通红,总算急忙止住了脚步,没有失掉平衡把咖啡倒出来。

  “啊,伊恩先生。”

  其实吃惊的并不只有她,我也心中一凛,以致道歉的话都没有说。我并非惊讶于她本身,而是在于她手上盘子里的两个杯子。

  “公爵大人的房里还有别人吗?”

  “嗯,在里面的是……”

  梅希亚本想要告诉我,但却被另一个更大的声音打断了。从奥路菲拉公爵大人的房里清楚地传来一声怒斥:“住口,你的战场并非于此!”

  那是大人的声音!我一手按住剑柄,疾步冲到房门前。里面已经没有什么声息,作好随时破门而入的准备之后,我试探性地问道:“公爵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噢……没什么,没什么。是我自己太激动了。”里面又传出大人的声音,与方才相比,弥显平静。“伊恩吗?要梅洁快把咖啡端进来。”我回头一看,才发觉梅希亚早已被我怕甩得几乎看不见,只有一个点了;于是我向大人道别,原路走回去——途中遇到梅希亚时,我终于忍不住向她招招手,要她补完之前的回答。少女沉吟了片刻,抬头轻声道:“在里面的好像是撒兰大人的老朋友,看起来大概30多岁的样子……呃,身体很结实,脸上有很长的胡须,但是打扮得很随便,不是很像骑士呢……”

  我迅速在脑海里搜索这个人,但将所有讯息导入之后,我依然没有取得任何突破。我只有再期待梅希亚还能想起什么新的线索,而她也确实不负我的期望开口了:“啊,撒兰大人好像喊他‘劳得朗’还是‘楼度兰’什么的,记不太清楚了……”

  这是一条爆炸性的线索,刹那间一个名字从我的记忆里跳出,在我眼前呈现开来——平整的短发、满脸的碎胡渣、魁梧的身材、豪爽的大笑……洛德兰·李希!曾经作为备命的骑士团团长驰骋战阵,却突然就从备命城消失,两年间音讯全无的男人。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叛逃了,只有公爵大人一直肃静不语;若是追问,则必说是遣他去办一件重要之大事,其余什么也没有。这样的一个男人,竟然在这种关头突然出现在破竹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疑虑不往深处蔓延。

 

  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梅希亚·奥芬斯特涅西正抬着小小的脑袋,一脸问号似地看着我。我赶紧要她继续把盘子端过去,之后一边向外缓步,一边接着整理头绪。确实记得四年前的二月,大人如神兵天降般奇袭夺下维萨尔男爵控制的备命城之时,洛德兰·李希就已经伴在左右了。之后的大小战役中,他亦是从不离开大人之身旁,直到我就任新的亲卫队长后始转为攻城略地之将。共事的两年时间里,我与他的交流并不很多,大概是因为兴趣不同的关系吧……除却执行任务之时,我大体上都在独自画画,只偶尔去一次热闹的街区。有时便能看见他在赫伦希尔的广场[注1]上与其他骑士决斗,无论胜败都是一样爽朗地大笑——但几乎全都是胜,至少我未尝见他败过。他就这样一直追求与伊利亚各处强悍的骑士决斗,由此也常会在外行走,一路上行侠仗义;比起骑士,他似乎更具有一种游侠的气质。两年前他初离开时,大家也以为他旬后便要归来。但那次终究是与以往不同,他一去后就再无消息了,只有公爵大人一再坚持保留他骑士团团长的位置。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也是藉他的离开才成为了二城中地位次高的骑士。

  伊利亚大部分的上位骑士[注2]都与洛德兰·李希交过手,并且吃过苦头。向他们问及那柄鬼神般的巨斧,许多人只心有余悸地摇摇头,再叹一口气。因为亲卫队有不准随便与其他骑士决斗的规定,我至今也没有与他有过较量,只有一次典礼上使过两下他的斧头,沉重至极,几震得我手臂酸麻,由此可见其人膂力当非同小可。不过我终究是使长剑的,在这一道上不如他也是正常;但自从那之后,心中倒愈发想要与他一战了。但不久之后他便离开备命不知所踪,直到现在,我的念头也早作罢。

  但他竟又回来了!还是在这样的时候。难道确如公爵大人所说,他是去执行了什么任务,及今终于要召回来加入对新亚丁城的进攻作战吗?如此解释,虽然从道理上说得通,但却总教人觉得奇怪。因为公爵大人向来极为自信,行事上则体现为光明磊落——是以尽管他取消骑士会议将大权独揽,大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怨言。更何况每年征上来的税铁与税粮都在增加,而骑士们有了粮食与武器便有了立身于乱世的根本,无论是领地内的状况还是邻国的入侵都能够从容不迫地应对。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那些原本盘踞在伊利亚各处只名义上服从备命领导的地方骑士团们竞相接近破竹馆,并最终或由利益驱使,或为公爵大人之魅力折服,全数归在备命骑士团的体制之下了。这样的撒卡兰特·奥路菲拉·亚丁拉尔大人,竟会悄然将骑士团之长派出去,且被问及之时只晓得支吾应对吗?这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去相信,大家只一贯地去怀疑洛德兰·李希,并因此处处多存一个心眼。

  就我个人而言,对他倒没有什么负面的感情;终究公爵大人如此维护他,总是有相应之道理的。但这也仅仅出于对大人的信任,至于洛德兰·李希,我必须再向自己重申一遍——我阿卡姆·伊恩,对他是不了解的。想到此,两年前就有的一些想法不禁又重新冒出来,但时至今日早已经白云苍狗,我所好奇的方向也随之改变。我突然想要了解这个人,并开始在心里盘算接洽之方式,直到我的思绪又被某个声音打断。

  从小就有许多人教训我——似乎总是这样,我一直在不停打算,并在打算中失掉先机,无怪之前伊文也说我“又”失神。但这次似乎又有一些不同,因为之前我想要解决的问题已经在我的脑海之外得到了解决。

  我要找的人已经找上了我。

 

  “阿卡姆·伊恩神殿骑士阁下?”

  我蓦然回首,才发现洛德兰·李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结束了与大人的谈话,站在了我的身后。他庄严地立在那里,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比两年前长了数倍的胡须又给他平添几分威势——其人本就较我为高大,现在如是对峙着,更教我多感到许多压力。渐渐我开始觉得那眼神愈加地凌厉起来,仿佛要把我的灵魂压榨出来一般。我的后背起了一些凉意,但仍尽可能面不改色地向他行见面礼——

  “辛苦了,团长阁下。”

 

 

  [注1]位于备命二城中央的赫伦希尔广场。原址在今备命市赫伦希尔国家公园内。

  [注2]亚丁帝国的骑士等级分三个位阶九个级别。上位骑士包括太阳骑士、神殿骑士、国王骑士三级。

上一篇:十一语文作业一则下一篇:更漏子·仲秋夜忆蜀中亲友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 Air:哼
  • 风雅の羽:睡不着觉,过来瞅瞅
  • 风雅の羽:令人怀念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