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创作 » 小说 » 文章内容

北风纪(2):传统的帝国骑士(二)

  亚丁大陆是一个骑士的大陆,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大陆上一个骑士国度的骑士家庭里。我的父族世代都是伊利亚[注1]光荣的骑士,母亲的身上亦有着欧菲利尔高贵的骑士血统——我是骑士的儿子,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将拥有一个不断战斗的人生。当然,没有人从一开始就是骑士。幼时的我同样也爱玩,但自从六岁那一年父亲用他的生命将“骑士”二字烙入我的脑海,我就一直以一个帝国骑士的言行准则来要求自己,直至今天也不曾有过片刻的松懈。

  我的父亲奥哈维尔·伊恩是一个优秀的骑士。身为伊利亚国守、备命城主亚尔萨兰多·奥路菲拉·亚丁拉尔亲王殿下最信任的亲卫队长,他一直作为备命骑士的模范而受到后辈们的尊敬,直到他在岗位上阵亡——即使是在十四年之后的今天我都能清楚地记得当时他英雄般的模样——新帝国历二六零年三月,亲王殿下在出城巡视的途中遭遇不明身份刺客的袭击,父亲为守护主公被长箭穿胸钉地而亡。那刺客的身份直到现在都没有追查出来,线索也只有箭羽上附着的一个奇怪花纹而已——但尽管如此,我们也从没有想要放弃寻找,因为那个惊人的箭速与力道,恐怕整个帝国上下也没有几个人可以办得到。

  这就是真正死得其所了吗?有时候我也会反复思索这个问题,但没有结果。十四年前父亲去世之后,我就被送到同为备命守护骑士团成员的叔父家中。当时叔父说的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那是要我不以父亲之事伤感,而必须为之感到高兴。

 

  “亲卫的一生就埋葬在主君的身傍,伊利亚的战阵是备命骑士最美丽的坟场”。

 

  十六岁之前我都无暇去想这些,因为颠沛的生活并没有留给我这样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我又渐渐走上父亲过去的道路——大概这也是骑士家族的道路吧,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将一族的骑士道发扬到最后。但这些都与菲德尔那浅薄的世袭不同,我们所有人都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所有的一切,而我认为只有这样的传承才是有意义的。时间流逝,现在的我可能终于又能有一些额外的时间来思考这些,但环顾四周,我已经作为撒卡兰特·奥路菲拉·亚丁拉尔公爵的亲卫队长站在这里。十四年前叔父对我说的那番话我仍然没有机会完全地、认真地去理解,但我却知道那句话已经可以完全地适用在我身上——我已经怀着与父亲当时无二致的心情站在这里。如果公爵大人遇险,我必作出与他十四年前相同的行为。这倒并非是刻意“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了,而是我的脑袋里没有找到第二种判断方式。

  毕竟我是帝国的骑士。

 

  父亲去世之后的第三天,我被叔父领到了亚尔萨兰多·奥路菲拉·亚丁拉尔亲王的面前。亲王殿下作为今上菲萨尔皇帝的胞兄,是一个世袭了家产与骑士称号的帝国大贵族。但与他臃肿肥胖、手无缚鸡之力的皇帝兄弟不同的是,我记忆中的亚尔萨兰多亲王虽然苍老,但行事依然干练果断,待我的态度亦非常和蔼。这或许又能为我之前提出的忠诚说提供一个有力的例证,只有这样优秀的骑士才能激起周围骑士们的认同感与忠诚心——而我现在的情形也是如此。在亲王殿下的府上,六岁的我第一次见到了奥路菲拉家的幼子撒卡兰特·奥路菲拉·亚丁拉尔,现在的我愿意为了这个人献上生命。

  所以我依然在我的岗位上巡视着。眼前的主城丝毫没有生气,这倒与大雪无关,应该可以说是从来就不曾有过。备命原本是帝国的首都,主城中亦安置着皇权与财富的终极结晶与炫耀,亦即帝国的皇宫。但由于菲萨尔一朝战乱频繁,皇宫也不得不经历战争的洗礼,变得黯然失色了。中务大臣暗天夙对备命城的防御力非常不满,终于带着皇帝与王公贵族们迁离了这座四通八达的大城市,逃进了深山之中的坚城奥林。那群人终于连骑士的脸面也不要了!经过进一步的加固与防御布置之后,他们把奥林改名为新亚丁城,就堂而皇之地搬了进去,成为了帝国新的首都。而有着悠久历史的备命城就被遗弃在了这里,那皇宫也一直荒废至今,不再使用。亚尔萨兰多亲王因为不忍见宫室破败、花草垂凋,也曾找人去打理,但亲王去世之后又再长期地无人问津。到了撒卡兰特大人的时代,花园里已是杂草丛生,臭气冲天。公爵大人索性找人里里外外剃了个干净,又将皇室图书馆以外的建筑全部封锁,就有了今天备命主城的模样。

  而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正是亚丁拉尔王朝的皇家花园“青玫瑰园”的原址。它的名字虽然平淡无奇,但在过去却曾一度载满了帝国上下的名贵花草,华美至极——沏一壶红茶,铺上纸笔,二百年前奥丁皇帝的无数灵感与创造就诞生在这惬意的环境中。但更多的时间里,这花园与宫殿里酝酿的只有骄奢淫逸。

  青玫瑰园始建于二百七十年前亚丁拉尔王朝初代皇帝奥贝里斯托·艾莱拉·亚丁拉尔的时代。奥贝里斯托大帝不喜铺张,皇宫的建筑也一律从简——相应地,作为宫中为数不多的休闲场所的青玫瑰园,其规模与统治亚丁大陆中心的历代王朝之花园相比也均要为小。最初花园里栽培的主要只是一些淡雅低调的青色玫瑰,既具情趣又避显奢侈之气。但祖宗如此,子孙后代却不尽如是。亚丁拉尔王朝的历代皇帝在如何炫耀他们的权力与金币上下尽了功夫,祖宗的宫室与园林布局自然不能随便改动(当然奥丁皇帝实际上是改了,但并不归结于此类),则皇权与骄傲膨胀的皇帝们只有在内里做手脚。到了帝国中期,原本简白朴素的宫殿内壁已被粉饰得金碧辉煌,每一寸柱子之上都全部镶满了宝石;清淡雅致的青玫瑰园亦改头换面,载满了帝国上下进献来的奇花异草,以彰显皇帝对全国的统治。原本形态幽美的花丛就从此变得臃肿畸形,终于完全失掉了平衡,变得不美了。

 

  终于到了现在,天上鹅毛般的大雪飘下来,只落在坚硬冰冷的石板上。那是公爵大人将杂乱腐败的花园里里外外剪光之后又重新铺上去的——这么说来,现在称其为“青玫瑰广场”似乎是更为贴切一些。我走在青玫瑰园新旧交结的石板径上,倾听着铁靴跟轻轻地叩击着地面,发出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声音——那是属于两个时代的声音,但又都与昔日的皇帝们漫步在花丛泥土中的声音完全不一样了。在这充满故事的花园里,奥贝里斯托皇帝与奥丁皇帝各自看见了什么呢?我已经永远没有机会知道了,但想必与我不同,也与菲萨尔·艾莱拉·亚丁拉尔不同吧!

  不同的人眼中的青玫瑰园永远是不同的,这就是它奇妙的魅力所在。而这许多年来,花园本身也在不断地变化着。时代更迭,玫瑰凋谢,高傲的骑士低下脑袋,化作春泥——再长出来的却已经不是玫瑰。这或许就是世袭贵族的悲哀,为了家族能够享有永恒的荣耀,他们将自己的一切传承了一代又一代,但却永远不会是永远。不用张弓的骑士家族不能说永远不会有骑士,只是不会张弓的骑士之子永远不可能是骑士。或许在这变幻莫测的漫长时间之中,青玫瑰园映出来的乃是人心,因此它才被赋予了持久的魅力。亚丁拉尔王朝一代又一代的皇帝在这里提笔写下了他们的骑士道,无论是奥贝里斯托·艾莱拉·亚丁拉尔的简洁,奥丁·德·亚丁拉尔的华丽抑或菲萨尔·艾莱拉·亚丁拉尔的无耻模样,全部清楚无疑地写在这里。

  所以我喜欢来这里,尽管它并不在我的巡查范围中,我还是来到这里,呼吸青玫瑰园空气里蕴藏的气息,看着世袭的骑士贵族走向穷途末路的模样。

 

  亚丁帝国需要改变。在迎面而来的风中,我仿佛看见了时代的眼泪——它滴在地上,长出青玫瑰园最美的花来。

 

  [注1]伊利亚:亚丁拉尔王朝的行政区划分为“国”、“郡”。伊利亚是帝国中部的国,治地在备命。

上一篇:08、09心情集——《侧影》:致吾师下一篇:我欲以此文去申请百度某贴吧吧主,留个存根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青大将丸:这是小说吗
  • :简直厉害!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