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征途 - 和月清岚的梦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闲言碎语 » 博客故事 » 文章内容

新的征途

从2007年2月27日写下第一篇博文开始,我已前后更换了5个博客。有的还留着,譬如搜狐博客博客大巴,虽然早不去维护了,但多少还可以从残垣断壁里一窥昔日的繁荣;也有的不复存在,譬如Wordpress和新浪博客,它们已经化成一堆冗余奇怪的数字导入Typecho的数据库中,只剩下混乱的排版和留言格式仿佛还在昭示它们一度的辉煌。

最初开博的原因和经过也许还蛰伏在我记忆深处的某一碎片里,但现在我却呼不出来了。我只能从现在——一个旁人的立场出发,去挖掘和重构我数次搬迁的历程。以这样的眼光来审视,我的每一次迁移博客都并非是混沌、无序的事件,在或然与偶然的历史夹隙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条作为搬迁主体的我的思想和成长经历。可以说,正是我的思考方式和生活需求的相互对应的变化,才造就了我不断迁移居所的既成事实。

新浪博客的时代无疑是一个在限定的朋友圈中交流的时代。当时吸引我在新浪开博的主要原因就是相当一部分的战联众——比如上田池初和小松氏盛,他们当时的博客都在新浪网;再加上有几个同学愿意一道“开荒”,事情就这样成了。这一时期的我在博客上只能说是处于一个上手阶段,新浪提供的社会化交往服务相当匮乏;我也只满足于撰写一些简单的生活记录,如:http://hyqinglan.net/9793.html。又因为当时基本退出百度贴吧的关系,关注我的人并不多,有时有一些同学来评论,有时没有,我也满不在意。

搜狐博客的时代是我拓宽交友范围的一次重大尝试。尽管搬迁的直接原因是小松氏盛的先往搜狐博客,但真正让我感觉耳目一新的是搜狐博客的访问量与广泛的交流活动。首先,因为特殊的页面组织和网站结构的关系,搜狐博客里走街串巷的现象特别显著,每天都能有许多认识与不认识的人找到这里,发表留言与感想,这大大刺激了我撰写博客的积极性。其次,搜狐博客圈的爆火可以说开启了一个博客交流的新局面,在文笔和见识进步的基础上,我一方面加入“批判性思维”等大型博客圈,发表各类杂文、散文与时事评论;一方面建立“控江中学”博客圈,尝试与校友进行更大规模的交往。而且大约在同一时间,我迎来了我在百度贴吧的第二春,新任了信长之野望、控江中学等贴吧的吧主,从另一角度提升了我的博客访问,最终出现了小有、锅盖等几位留言大户。可以说,在搜狐博客的那段时光是我开博以来最快乐的时光,也将我的博客访问量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顶点。

而与其相反的进程也悄然展开了。Blogbus的时代就是我交友圈紧缩的结果。朋友的流失主要有两个原因:一则我的执拗的理想主义刺伤了许多原本亲近我的朋友,比如小有、漫兮都先后与我反目成仇,让我心灰意冷;二则随着年龄增长,事务开始繁忙,博客也早过了新鲜的时候,许多曾经的战友都不再写博客了,令我不禁对自己的前景产生了怀疑。这一时期支持我的博友主要只有蜜豆:她先拉拢被搜狐博客和谐得生活不能自理的我来到Blogbus,然后用她的坚持写博和频繁留言让我重燃对博客的信心。我思想的真正开始蜕变与迈向成熟也是在Blogbus的时代。我绝大多数票友时代的代表作都写于那个时期,包括《逃向自由的夹隙》与《日本武士的官途名与受领名》;第一次出现“文章导读”的侧边也是在Blogbus的时代——由此可见那确凿是我作为文艺青年的第一个创作高峰。

再之后开启的Wordpress的时代也许就是这一进程的理所当然的结果。而最终促成它的直接因素也有两个:第一,独立博客是文青的梦想,无封锁、无和谐的境界在托管博客中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以前的Blogbus或许算是一个,但在2010年初的关站风波之后,它彻底沦陷了。在这样的关头,将Wordpress介绍给我的又是小松,但真正让此梦成真的却是Leaves,如果没有他赠送给的我大到几乎用不完的服务器空间,我也许直到今天还在尝试用充斥着广告的免费空间承载响应缓慢的程序。另一个直接因素是我迷上了社会化分享。随着我对我自己文章信心的逐渐上升,我开始对Blogbus的封闭性和低关注度感到不满,于是便将文章同步到人人等社交网站索取更多的评论。但Blogbus却始终不肯输出完整的RSS,让我博客对人人的同步变得异常困难,这同样迫使我开始寻思要放弃它。

Wordpress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好在它几乎满足了我之前的所有需求,坏在它的成功让我变得有些飘飘然。望着自己的域名,自己的空间,自己的网站,自己的文章,我宛如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功成名就的大师,而不再是一个内敛沉思的求学者和一个活生生的个体。我开始失去了自己的博客与空间,它变成了一个虚构的“和月清岚”的概念下所持有的形式上的自由。两周之前我才刚刚意识到这点(http://hyqinglan.net/12474.html),并企图作一些改变,但为时已晚,扭曲了的心态始终难以复原回来。在这样的困境下,我终于决定投靠Typecho,以期与过去作一个诀别。颇为有利的是,就在这个关头我卸下了为《我和我的妹妹雯雯》一书代言的包袱,我的博客失去了过去最大的访客群体,为我的避重就轻铺平了道路。

现在让我来设想一下这个全新的博客应该是怎样的:没有社会化的同步,没有单调的主题,没有多余的荣耀,没有过分的夸张。有的应该是一个重新自我发现、塑造独特人格的我,一个摆脱无谓困扰、继续创造生活的我,一个铅华逐渐洗尽、再次返璞归真的我。他,将要在这里,开启一个新的征途。

上一篇:奴隶道德的打碎与重建下一篇:Ubuntu系统折腾记


已有 2 条评论
  1. 苏小娆 苏小娆

    好!

    1. 好什么好,你看了吗!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