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找不回的夏天

今天冲着ED的名声去看了《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下称《花》),总共11集,约莫哭了5、6次,这样算来,也是上乘之作。整部作品给人一种对ED进行再创作的感觉,题材与设定非常出色,虽然剧情展开只是差强人意,但也不妨视为对剥去理智外壳的一种考验。假使成功代入自身的体验,失声痛哭也不足为奇——因为那哭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流下的眼泪也不为感动,而是出于深切的悔恨。在《花》中,一个儿时同伴的意外死亡将所有人的时间定格在那一点——所有人都被过去牢牢锁住,无法摆脱。他们由始至终活在数年前的那个夏天,所以才能汇聚一堂,最终集体得到救赎。 ... [阅读全文]

课堂这潭水真的很深

前些时间在网上闲逛,看到一篇博文,题为:“一石激起千层浪,课堂这潭水到底有多深?——《卖油翁》课堂花絮”(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15a71201012bkr.html) 。我饶有兴趣地点击,花几分钟阅毕,不禁对这名“在一线从事教学十四年”老师的水平与中学语文教育产生了深深的忧虑。在他的其他博文中,可以看到他颇精彩地阐述教与学的关系,(“教师要终身学习……在教育教学中涉猎的范围不能局限于课本上的知识,还要走出课本,善于拓展相关的知识,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融汇到教育教学活动中……”)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位教师所谓的“涉猎”与“走出课本”,似乎只 ... [阅读全文]

成乎年岁,毁于旦夕

刚才在百度贴吧看了几个帖,见证了一个昔日朋友的身败名裂。那些帖子都是去年1月的,也就是说,迄今已过了一年半时间,但我刚刚才在机缘巧合下找到它,可见这个昔日的朋友,距我已经远得可以了。但不论如何,我们曾经走得很近,并一度看到他的成功;时过境迁,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这般模样,心里实在唏嘘,又宛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是一名画师——当然,最初也许还不是的。我们相识是在06年的上半年,那时我印象中的他还同我们所有人一样,无非看看动漫,在air吧灌灌水,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7月以后,开始逐渐看到他的一些CG画,但也平淡无奇,甚至连漂亮都说不上。但他 ... [阅读全文]

雪国八年·雪之少女吧前言:存在的意义

作为置顶帖发表在百度雪之少女吧:http://tieba.baidu.com/p/2184456957年前的时候,上海下了几次雪,但都不大。伴着晨曦落下来的雪点,教正午的太阳一晒,登时化为乌有,不复存在了。后来春节时分,随妻子去天津省亲,又看见皑皑白雪。那是北国经久不化的凝雪,庭前、树下、道旁,遍野皆是;辙印、脚印,清晰可辨——但我到底没有见到雪。我所见的,只有冰封的河面与银毯上厚积的泥垢在默默述说着冬日的寂寞;它们是已经死去的雪,那样静谧,任人玩弄却不发一语,失却了存在的声音。七日前的清晨,我踏上回沪的归程。在列车上收到父亲发来的短讯,说上海又在下雪。我于是颇为期待,只赖动车快速, ... [阅读全文]

中国的学术界

进入上海大学之前,我对它很绝望,因为它的臭名昭著,仿佛沪上翘楚;接触学术界之前,我对它也很绝望——因为它的恶名昭彰,只比前者更盛。我是这样知道它的:从图书的序言里,知道它故步自封,身陷在马列毛邓的囹圄;在网络的夹隙间,知道它傲慢偏执,固守着启蒙主义的滥觞;由前辈的叹息中,知道它急功近利,沉湎于薪俸职禄的谄诱;自媒体的炒作内,知道它道德沦丧,用力于鸡鸣狗盗的淫伎。它好像一无是处——它的继续存在,也似乎只为再抽打“学术”一个响亮的耳光。这样看来,中国还有人在做学术吗?没有吧!然而,进入大学以后,毕竟有许多人感动了我,教我对这样的学术界重拾信心。他们中,有的告诉我,序言里的马屁只是唬人的; ... [阅读全文]

再看《幽灵公主》

昨晚璐妍拉我去看《幽灵公主》。我正无所事事,于是也没有理由回绝,只好陪她一道观摩。这部电影之前已看过许多次了。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拿宫崎骏的动画给我看,以为跟电视上放的大头儿子差不多,要我欢乐欢乐;结果我颠三倒四地看完,大抵一知半解,于是也就得过且过,权当有此经历,便即了事。后来高中时候,对日漫痴迷得很,陡然想起以前一目十行地扫完的宫崎骏乃是此道的大贤,结果又翻出来重看。这一次看了,才算是看出些许的名堂来。《幽灵公主》是一部探究人与自然关系的作品——认真看了它的人,多半要有这样的直观印象(影片末尾也直接点出“自然是不可战胜的”)。我那时也是如此。有良心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无疑要联想起 ... [阅读全文]

《Clannad》智代线通后感

以往我总有千百种的理由来阻止自己再看动画、或者打GAL游戏的。每当一次又一次地面对身边诸多朋友或亲人的推介,我只毫无意义地笑,或者列出不胜枚举的缘由,以委婉或威严地谢绝,宛如这样自己的形象就可以高大起来——就在三天前的这个时候,当脑海里还费力地纠缠着叔本华的人生时,我也许还会嘲笑自己的以往,并不屑于再去接触新世纪的文艺。因为在那时的我看,现在的文艺,受人追捧的,也无非是“富含哲理”,能对人生的思辨有所助益,仅此而已。然而,这些人所要表达的一切,早已在现代以前的哲学家的脑海中形成,并无数次地加以梳理——那么为何不直接去思辨他们的言语,而要演绎这虚假的人生呢?以往我也总有千百种的理由来阻 ... [阅读全文]

《Bleach》:漫长的旅行

我已不寻常在夜里写平明的孤寂——那并非无所孤寂,而是早就对它习惯,并以为乐趣了。但今夜几乎过半,我却仍旧伏在案前,轻扬十指,弹奏心事。是要回到从前吗?是要投降虚空吗?我想,大约都不是吧!只是这夜里陡然连结了一条通往过去的道途,教我弥补了曾经接续不上的旅行。在过去的一百二十个小时之中,无数种阔别已久的感情浮上心来,时而清楚、时而模糊,时而绞结、时而弛张;这宛如作梦一样的五天,仿佛把我吸进了时间的夹隙,森罗万象都从耳边呼啸而过,最后呈现在我眼前的,只有二千个灭绝的日日夜夜。我窃窃私语,问询自己的记忆:啊,到底有多久没有看过《Bleach》呢?21日上午,随着期末最 ... [阅读全文]

雪国七年·雪之少女吧前言:可以直面的人生

作为置顶帖发表在百度雪之少女吧:http://tieba.baidu.com/p/1408915896立春的日历早撕去了,却又下起雪来;一时间,楼宇侧畔柳花遍地,将我的思绪也推入那六角晶莹的世界之中。去年岁寒以来,上海的雪已断断续续地下了几场,但规模都不比今日——鹅毛一样的白自穹宇中倾落,迎面遇上强劲的北风,便又盘旋升空;她的一颦一笑,仿佛调皮的少女,在乍暖还寒的季节里,一面遮蔽、一面又装点着人的视线。我行走于这样的光景,不论低眉,抑是抬首,都不免笼罩在一片刺骨的冰冷之中。真是春寒料峭,犹过冬日!我不由加快了脚步,想要躲开这冻人的诅咒。一年多以前,我正在黄浦江畔寒窗苦读。临近岁末的时 ... [阅读全文]

“反向墙头草”的背后

这些天韩寒的文章引起了轩然大波。其实那几篇文章我早也读了,但无暇评议——因为其中许多观点,早不新鲜。本来以为这一次也就如上一次,或者许多个上上次一样;许多人抢着评论,忙于转发,不过标以“韩寒语录”,也就罢了。岂料网间竟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乍看下来是讨论,结果又仿佛只是站队与厮杀:我不禁好奇,也去找了一些要文来看。我一贯讨厌文人相轻——即便最爱读的鲁迅,每临他与别人吵架,我就不看,因为实在没意思;有些除却咬文嚼字之外更无价值:如他与陈西滢说抄袭一案,真是味同嚼蜡。可现今许多网文大抵此类——徒逞口舌之利,相互掐打,无预未来,只求胜负。更有甚者,他们辩护韩寒也好,攻打韩寒也好,无非借题发挥,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