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雪国七年·雪之少女吧前言:可以直面的人生

作为置顶帖发表在百度雪之少女吧:http://tieba.baidu.com/p/1408915896立春的日历早撕去了,却又下起雪来;一时间,楼宇侧畔柳花遍地,将我的思绪也推入那六角晶莹的世界之中。去年岁寒以来,上海的雪已断断续续地下了几场,但规模都不比今日——鹅毛一样的白自穹宇中倾落,迎面遇上强劲的北风,便又盘旋升空;她的一颦一笑,仿佛调皮的少女,在乍暖还寒的季节里,一面遮蔽、一面又装点着人的视线。我行走于这样的光景,不论低眉,抑是抬首,都不免笼罩在一片刺骨的冰冷之中。真是春寒料峭,犹过冬日!我不由加快了脚步,想要躲开这冻人的诅咒。一年多以前,我正在黄浦江畔寒窗苦读。临近岁末的时 ... [阅读全文]

“反向墙头草”的背后

这些天韩寒的文章引起了轩然大波。其实那几篇文章我早也读了,但无暇评议——因为其中许多观点,早不新鲜。本来以为这一次也就如上一次,或者许多个上上次一样;许多人抢着评论,忙于转发,不过标以“韩寒语录”,也就罢了。岂料网间竟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乍看下来是讨论,结果又仿佛只是站队与厮杀:我不禁好奇,也去找了一些要文来看。我一贯讨厌文人相轻——即便最爱读的鲁迅,每临他与别人吵架,我就不看,因为实在没意思;有些除却咬文嚼字之外更无价值:如他与陈西滢说抄袭一案,真是味同嚼蜡。可现今许多网文大抵此类——徒逞口舌之利,相互掐打,无预未来,只求胜负。更有甚者,他们辩护韩寒也好,攻打韩寒也好,无非借题发挥, ... [阅读全文]

漫长的瞬间

不晓得等了多久,才终于撬开了大学的小扉。望着呈现在眼前的秘境,本该不胜欣喜,却只不住唏嘘。高考方才完结的那时,若叶在博客上给我留言,说人生一大事件过去了;我不敢否认,但也不置可否。毕竟我到了一段旅途的终点吗?如果说,自从高一初恋上文史以来,我就从未将大学一类的事物为人生的标的;那么时至今日,这个倦怠的身体又为何突然感到一丝令人不安的松懈?对着镜中日益硕茂的胡须,我的心底也仿佛激起一种异觉,宛如自己也苍老了许多。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念及此处,往昔那全部将忘或不将忘的,又悉皆涌上这里,涌上那里,填塞我的胸口,堵满我的笔尖,叫我不书不能释怀。大学的寝室不高,窄小、非常闷热。这些 ... [阅读全文]

从印象派的美术说起

在所有现代的绘画流派中,我最喜欢印象派。这之中其实无甚妙处可言,因为我本不是一个欣赏力高超的人,于美术一道也毫不通晓——是以当人将诸如毕加索等“现代艺术”摆在我面前时,我独有搔首弄姿,不知所措而已;而当面对古典主义的精品时,除掉“啊!翩翩如真人活现”之外,恐怕也难作出任何高一级的评论。然则印象派之作品究竟有何妙处,以致吸引了我呢?我想,大约这也还要从渊源说起。在所有印象派的画家中,我最钟爱莫奈——而当我们说起印象派是,不得不说的一部作品也正是他的《日出·印象》。就是这样的一幅画,从它第一次映在我的视网膜起,就在上面烙下了其不可磨灭的印迹。它带给我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鲜艳、灵动、 ... [阅读全文]

毋宁永久沉睡

究竟怎样的东西,才应该永久地沉睡在地底,不教它重见天日呢?纵览人类的历史,好像都是这样一些令人不快的事物——如骄妒贪色的七罪宗,灭绝人性的种族屠杀等。可实际上,我们所不愿见到的情景,难道仅限制于有这些吗?我想终归不是的。早在两年以前,在我还管理着信长之野望贴吧的时候;我写了《哀哉百度日史之景也》,以埋怨当时百度日史圈内原创文章和精华讨论的凋敝。在那之间,我抒发了对昔日百度日本战国贴吧治学气氛的向往;故此于两周之间,当我初由吧友安纭处得知日本战国吧已重新开放的消息时,我的心里是不胜喜悦的。可是让尘封已久的过去突然接触新鲜空气的结局是可怕的——当毫无价值的刷版与没有出处的转贴充满荧幕时, ... [阅读全文]

逃向自由的苍天

走出考场的时候,心情还有些低落。因为前此与同学们校对答案时,察觉到自己两个明显的低级错误;尽管我脸上不发作,可心底还是不免一沉——如果再不断有这样的问题,那长久以来的努力就全然白费了。惟一得以安慰自己的理由是:还不是高考。可假使真正临于那时呢?还会有“这不是最后一次高考”之类的,来替我开脱吗?我恍恍惚惚,怀着这样的念头下了楼,准备开始一周学习那后不能被称作休息日的单休。在楼道里遇见了班主任。我问他上周摸底考试的排名,他答说是第二,并提醒我数学有所落后。我只能表示无可奈何——到底我的数学高分总是建立在题目容易之基础上的。是以尽管我的成绩已从去年高考包含综合科的三百七十六分上升到今年一模 ... [阅读全文]

不会完满的国家与不曾完满的人格

这篇小文动笔于午夜;始发苦痛,而成乎释然。如若这一生终于不能得救,它的降临也将赐予我片刻的安宁。前天是例行为财神打炮的日子,因而无论你愿意与否,都要在清早第一道晨曦洒到人间的时候被墙外的梦魇惊醒——当然,我们也许早就不会感到慌乱,甚至愤怒;因为人们说岁岁都有今朝。我总是木然地走到计算机前,一边拨开杂乱却清净的作业山,一边摸索显示器的开关。或者昨晚未曾关机,抑是洗漱前已然把一切打开了——总之,电源灯亮着,而只似梦幻般地,我又来到互联网上。打开新搬的博客,预览一个个的模板,搜寻形形色色的插件,不觉日已当午。随便扯一包老坛,腹中的震颤悉皆平息。重回桌前,见到荧幕上闪烁的新博几近完善,我却突 ... [阅读全文]

雪国六年·雪之少女吧前言:不可预约的雪景

作为置顶帖发表在百度雪之少女贴吧:http://post.baidu.com/f?kz=956471323昨天上海下了雪。下得全无征兆,又尽在预测之中——正在前天新闻播出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认为上海珍贵的雪景不会就此轻易地到来。可是我毕竟错了,因为雪确凿地从天上下来,飘飘飖飖地,踏着轻风在半空里恣情地舞蹈。曾经看台湾作家林清玄的一篇散文,其中把台北阳明山秋季盛放的菅芒花比作北国冬日里可以预约的雪,以反衬生命的变迁与无常。是啊,那花还是一样的花,人却全然不是一样的人了;他们有的妻离子散,有的侨居他乡,有的身罹恶疾。谁说人生不如是?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到了翌年的秋天,再有到 ... [阅读全文]

我已经失掉纯真了吗

题:惶然不觉,已经月没有在这里述说自己的心情。可是,亲爱的,你们告诉我,这毕竟是好,还是坏呢?是我的忧虑少了,还是顾虑多了呢?我心里疑惑,只期盼看到它的你可以向我作答——我被湮灭的纯真,终归还在吗?这两个月来,心情总不平静。也许平静本身才是更教人诧异的吧——到底我现在的处境已经不同以往了——虽然我早就成为一个被抛在时间裂隙里的受逐者,但高复的生活无疑比前次我所历经的任何一个时期都要艰辛许多。每日凌晨起床时,屋里还一片漆黑;夜晚归家后,窗外也再见不到些许的光明。在这样的情形里,片刻的休憩都宛如奢侈浪费;到后来,好像但凡没有课程的时候,都必须抽出一张试卷来做,否则便将要赶之不及,从而无法 ... [阅读全文]

考场作文系列之高复版:历史的目光

话题:目光 得分:52/70从小我们便熟记苏轼的《题西林壁》,曰:“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由是可见目光之为物,实在是神奇得可以;有时只消轻挪一步,以另一角度观之,所得就是完全不同的光景。在漫长的历史之流中,对于同一人物、同一事件,只要以不同的目光看待,出现两种甚至更多彼此对立的观点亦是常有之事。最简单的如明太祖朱元璋的画像,现在的我们就有幸看到两个风格迥异的版本:宫中所藏的一件慈眉善目,笑容和蔼,仿佛佛陀转世;而在民间所传的那一版中,太祖皇帝则化身为一个青面獠牙的怪兽,其凶神恶煞,比阴曹地府之牛头马面,犹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的例子其实不胜枚举;不论是在正史还是在民间传说之中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青大将丸:这是小说吗
  • 信仰: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人都是有信仰的,相信人是神造的,人的一生是有...
  • rtyr:中国人讲仁、义、理、智、信,讲顺天敬地,是信神的,相信善恶有报;...
  • rtyr:中国人讲仁、义、理、智、信,讲顺天敬地,是信神的,相信善恶有报;...
  • :简直厉害!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