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考察日记(已坑) - 和月清岚的梦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闲言碎语 » 生活点滴 » 文章内容

西安考察日记(已坑)

6月25日 晴

今天是预定出发的日子,于是略加准备,下午六时许赶到上海火车站。其时同学多已到了,于是草草吃饭,上车,不久径往西安而去。

车上热闹,但同行多有不识的,于是不能尽兴。所幸与12级相处业已两学期,也不觉什么尴尬。真正成为问题的,是上铺窄小,空调又冷,不能入睡。于是下床,又寻些与乾陵、永泰公主陵等相关的电视节目看了,以备明日之需。

二时许,看得困倦,终于上床就寝。

6月26日 雨

列车晚点约十五分,九时过半才抵达西安。下车后,不待歇息,就被大巴接走,直奔乾县。因为预先知道要去乾陵和懿德太子墓,此时虽然疲惫,却也颇期待。

车上听导游作开场白。诸如陕西地理等,因为没有地图,光听也不易明白;倒是“乾陵”中“乾”的来历颇有意思,以往没有想过。导游说:“乾”是说乾陵相对长安的八卦方位。我即上网查询,然而并无充分的证据,反倒是支持“乾为天”的意见更多、更有理据。其间,还途径渭水,于是导游又顺便讲“长安八水”,提起“泾渭分明”,很有趣味。

到乾县后,饭毕,天竟下起小雨,于是不得不在一旁购伞。甫登司马道,我便好奇:向山间望去,明明只有一峰;那传说中的“奶头山”却在哪里?直到爬到半山腰,同学要我回头看“好康的”,我才发现,原来“双峰”就在我爬上来的路上,不过之前没有视角,所以未曾发现!

从景区入口向山上爬,可以看见司马道两侧的众多石雕。它们分别为:鸵鸟一对、牵马者与骏马五对、石翁仲十对。其中,鸵鸟较今日所见的非洲鸵鸟为矮,马与牵马人则多损坏。比较有趣的是表情各异石翁仲。再向上,则有唐高宗的“述圣记碑”与武则天的“无字碑”。其中,无字碑并不如先前我想象中的一片空白,相反,上面遍布宋元以来文人墨客刻写的文辞。

再往上,则是所谓“六十一蕃臣像”。与下面的牵马人像一样,头颅多被毁去。导游所介绍的诸种说法中,感觉“愚民迷信说”较有说服力。蕃臣背后原本有字,但现在能看清的已然很少;比较清晰可见的,只剩服饰、发式和所持器物了。

兜了一圈后,我又想起之前在考古节目中看过的翼马来。此番怎么不曾得见呢?原来,乾陵景区的入口已在半山腰,而翼马更位于其脚下。回过头去,走到出口下,便是那一对奇妙异兽了。

逛完乾陵,所要去的便是懿德太子墓。先前已做过功课,知道他是与妹妹永泰公主一道因言获罪,被武则天下令处死的。他们两人的墓在乾陵周边的陪葬墓中规格最高,并且墓道已开,值得一看。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深入地下的墓穴。墓道、天井,诸如此类,在电视节目中见得多了,然而亲身体验确是另一番光景。譬如:随着不断潜入地下,气温愈来愈低,渐趋阴森寒冷;而墓道之深窄又让人对身后的归路产生恐惧,不由得想,如果被堵死在墓道中,自己的生命又何其脆弱?想到这里,不由又有些佩服盗墓者的勇气与财富的驱动力了。

墓道两旁绘有许多彩绘壁画,原本天真地以为是真迹,不想却都是复制品,然而画工还是相当精美的。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在懿德太子与他冥婚妻子的棺木旁,塞了不少五毛纸币,令人啼笑皆非。

告别懿德太子墓,最后一站是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由于下雨,加上遗址尚未开放,我们只简单合影,随后查看了一下南门的夯土和基。我并不太懂,但隐约看出了三条门道,也算是难为的体验了。

总体而言,这一天收获不少,尤其亲自进入墓道的体验非常难得。但是,淅淅沥沥的小雨为行程笼罩上一层阴影,只盼明后天可以放晴,然后心情也能得以舒畅了。

上一篇:杨广受菩萨戒始末杂叙下一篇:西安历史古迹点考察简明日记


已有 3 条评论
  1. 感觉你是去旅游,不是考察啊

  2. 黑豆 黑豆

    啊,就更了两天

  3. @黑豆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把它贴完好了!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