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闲言碎语 » 灵光乍现 » 文章内容

历史是什么

“下面我们请张三同学上来讲讲历史是什么。”

“好的。谢谢老师,谢谢同学。我认为,历史就是一条混沌的序列。”

全场哗然。

“那么我们现在在做的都是些什么呢?”

“我们当然就是在计算这条混沌的序列了。”

"老师,我可不可以向张三同学提问?"一名学生举手。

“可以,请吧。”站在台边的教授冲他点头。

“张三同学,请问混沌是什么?”

“这个不应该由我来解释。”

全场默然。然而不一会,就七嘴八舌地问开了:

”张三,混沌的路径是指向哪里的?“

”谁提供了混沌的初条件?“

”既然混沌是确定的无序序列,那么我们人生的意义又何在?“

张三喝止众人,朗声说道:”混沌的序列从哪里起始,我不知道;在哪里终结,我也不知道。可能没有起始也没有终结,但当它变得对我们有意义时,初条件已经存在了。“

”你能不能给出一个直观些的比喻?“

”大气环流。“

”可是人在这样的历史里能做些什么呢?“

张三笑了:”你深吸一口气,能对明天的气象改变多少,你就能对历史做多少。“

全场愕然。有的人开始点头,有的人面露鄙夷。

”那么我们还为什么要研究历史?研究历史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把握未来?“

张三这次放声大笑起来:”天气预报能报多准,历史学家就能看多准!“

上一篇:梦轩札记:《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第九章 从悲观到虚无下一篇:梦轩札记:《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第十章 驱逐“鬼气”


已有 8 条评论
  1. “序列”两字不好

  2. 为什么不是序列?时间的先后顺序是绝对的呀。

  3. 那序列的“最小单位时间”是什么?你拿序列就要考虑这样的排列以什么为标准,历史事件在何种程度上是可以被分割的?难道历史事件是独立的实体?既然你称之为“混沌”。

  4. 我没有用“事件”这个词呀!我想,历史现象既不独立,也不可分割,更没有最小单位时间,有的是人的最小观测间隔和观测记录频率。

  5. “序列”的定义你去看看吧

  6. “数学上,序列是被排成一列的对象(或事件);这样,每个元素不是在其他元素之前,就是在其他元素之后。这里,元素之间的顺序非常重要。”

  7. 那么,(构成历史现象的)元素,以及它们的排列是不是混沌序列的要素呢?如果是,这个序列的形式其实是可知的,起码对于人来说是可知的。打个比方,观测运动不可避免地会用到计数,人类发展时期按马克思观点会分成几个按次序排列的时期,每个时期都是一个单独的元素,哪怕在这个元素中已经隐含了下一个元素的要素,但它们依然是彼此独立的。那么,对于观测者来说,就有个对最小单位时间的定义问题。据我所知,古往今来的“正统史学”的最小单位时间都是与现实时间相符的,这是个前提,只不过不大引人注意罢了。与此相对,我可以举个例子,在袁世凯称帝的那天,上海的交际花陈嘉俊嫁给了富商安一方,作为一个异质的历史现象和“袁世凯称帝”相对,但它们的结构是一样的。这种矛盾又带来另一个问题:序列的元素之间到底是同质的还是异质的。如果是前者,元素之间或许可能是包含于包含于的关系,或者是真子集什么的;如果是后者,元素的排列就不得不依靠于一种线性时间来排列,有时候甚至这种线性时间实际上不过是观测者的绵延对客观时间的把握和规定,也就是,对于观测者来说,他必须对历史现象如何是在客观时间下进行的进行论证以及提供一种可行的方法,经典的方法有考据等等。
    你这种思路,让人不得不想到维特根斯坦和康德。前者的“事实——事态——事物”与“图像”的关系和后者“先天综合判断”的思路。我之所以提到这两个人,因为前者提出和“序列”相仿的概念,但他认定世界就是有事实组成的,绝没有混沌,世界之外才是混沌。后者由主观性条件整合成客观性对象。那么主观性的拥有了客观性的效力,混沌(自在之物)其实是多余的(这正是康德为一些人所诟病的地方)。
    或许你只是想说“作为历史学家必须承认,所谓历史真相与还原历史原貌是根本不可能完完全全达到的,这既是一个事实,也是一个诚实的历史学家应该在进行任何工作前都必须承认的。”那么,“序列”是让人疑惑的,其实一个“流“字就足以表达的我理解的你的意思了。

  8. 我没有弄明白“同质的和异质的”这个区别,也没有搞清楚“结构是一样”中的“结构”指什么。那两个哲学家的想法我也没看明白,但我想“世界就是由事实组成的,绝没有混沌”里说的应该不是现代数学和力学意义上的混沌,因为混沌实际上这个世界里就是普遍存在的事实。
    我所想的元素是“历史的全貌”。也许可以这样表达:对于任意一个时间点x,有一个历史的全貌f(x),并且基于混沌的函数关系f(x+a)=g(f(x))对应。其中,a是社会科学研究可以达到的最小精度,g(f(x))这个解析式中包含了巨大的信息(社会科学学科所要研究的一切),它输出的结果(特定时期的历史全貌)也是巨大的,目前没有任何事物有能力处理这个信息。在f(x)信息量的巨大和最小精度a的制约条件下,历史学家只能采用不精确的和“近似”的方法来描绘历史混沌的图像。

添加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面膜批发:好文章,谢谢分享
  • 耐火砖:很清新的文字,拜读了!
  • 你猜我谁:大家都老了。
  • 一百可乐:说那么多,你也老啦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wu先生:我来了。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