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和月清岚

梦轩札记:《苏菲的世界》(22)柏克莱

一、新知 1、柏克莱(贝克莱,George Berkeley,1685-1753)其人 (1)出身:爱尔兰的天主教主教 (2)哲学关怀:  1)当时的哲学与科学潮流可能对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有不利的影响  2)唯物主义会腐蚀基督徒对上帝这位创造者与大自然保护者的信心 2、存在论: (1)结论:存在的只有被我们感知到的 (2)理由:  1)知识只能经由感官的认知而获得  2)我们并未感受到“物质”或“质料”,无法察知感受到的事物是否实在 (3)推广:  1)人无法得知外部世界的组成  2)对于时间与空间的认知可能是心灵虚构的产物 3、成因论: (1)灵魂是形成概念的原因 (2)天主密切存在 ... [阅读全文]

梦轩札记:《苏菲的世界》(21)休姆

一、新知 1、休姆(休谟,David Hume,1711-1776)其人 (1)地位:最重要的经验主义哲学家,启发康德走上哲学道路 (2)生平:生长于苏格兰爱丁堡,早年遍游欧洲,最后回爱丁堡定居 (3)代表作:《人性论》 (4)哲学关怀:  1)以日常生活为起点,对儿童体验生命的方式感觉强烈,倡议回到对世界有自发性感觉的状态  2)整理前人所提出的混淆不清的思想和观念,驳斥不实的观念 2、知觉论 (1)知觉的种类:  1)印象:  Ⅰ、是对于外界实在的直接感受  Ⅱ、比事后的回忆要更强烈、也更生动,是心灵中形成“观念”的直接原因  2)观念:是对印象的回忆和模仿 (2)知觉的性质: ... [阅读全文]

梦轩札记:再看《苏菲的世界》之前

我是因为自己的不够聪明而放弃学哲学的——这个结论至今也没有改变;因此,为什么我一定要将《苏菲的世界》作为新的阅读计划的第一步,其实自己也不甚明白。大概我只想要一个结局,而无论它写成什么模样。 过去的这些年,哲学究竟给我带来了什么,我和一个真的哲学专业学生又有什么区别,这些犹未弄清——或者在弄清之前,它们便已失去价值。我将不会修订过去札记的一字一句,因为那也是我的想法——我在任何时候,想的都只是我自己的事情。 也许我只是想看完它。看完它、看完它。我从哲学中无所求,就哲学于它亦无所求。它不能为我带来什么,它已为我带来足够多——我所长的不是聪明,而是细腻和缜密。也许我不能成为学者,也许我可 ... [阅读全文]

生煎

近几个月,随着体重的不断减轻,我的食欲下降得厉害;倒不是不愿进食,而是再不能以为一件快事,连正餐的营养都斤斤计较,零食更加敬而远之——时间久了,倒像是习惯了清淡和单调一般。不过上海似乎本来没有引以为傲的特产或珍味,因此,过去每迎朋友来沪,倘指望弄些稀奇的食物,我便告诉他:淮海路上有一家全国土特产食品商场,且是数十年的老号,一切想到的终应有售。然而我其实不曾去过,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售;听了我言的人里,仿佛也没有真去的,大抵从上海带走的,若不是上海独有的玩物,便索然无味吧。可是今时今日,任一个体、一处所在,要保持它的独一无二,又谈何容易?而过去所谓绝无仅有,多少又不过井蛙之见,各自倨傲、 ... [阅读全文]

我想要昏黄的灯火

大学毕业后,回父母家生活已经数月了。在迄今为止的二十五年人生里,大概还没有这么悠闲的时光——每天除有节制地过活,没有其他任务。我蜷缩在北面阴冷的房间,关紧门窗取暖,却还是在一次感冒过后开始日复一日地咳嗽。父亲听到声响,就来催我吃药——我想,这药或许可以医治他的不安的,然而我的寂寞和无聊,早是药石罔效。 七、八年前,我就在这张桌子前写我的博客。那时候无论作什么,都还要用钢笔一字一字地写在纸上;而房间里的灯不亮,甚至有些昏黄。在这昏黄的灯光下,我的字迹似乎变得魔幻起来,朦朦胧胧的,仿佛重叠着许多影子,却熠熠生辉。这样的笔触令我感到喜欢,它催我摘下耳机,关掉总发出恼人声音的电脑;我的手也好 ... [阅读全文]

表白

我已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事到如今,内心似乎连那种催促也感觉不到了。如果说,这座厅堂曾经是我赖以垂钓的渭水,那今日的渔人大约连上钩的愿者都毫不期待吧。 但毕竟还有些可记的,譬如刚成往事的总统选举。数个月来,我一直对特朗普投以一种戏谑的支持,却不想终于成真。这梦来得如此快,以致我尚没有完备的感情,不知如何对这世界表白。本来且这样过去,不料却看见这段话: 那想头虽与我的迥异,但格调却多少有一点类似,由此孵化了我的思想。此时此地,我由衷地希望今天能够成为我出生以来对人类历史最具重大意义的一天。尽管我不能从他的就任中获得任何好处,美国会变得怎样也与我无关,但我内心的魔鬼性萌动着——即使安宁被 ... [阅读全文]

半日欧罗巴

离开巴黎后,我对欧罗巴的兴趣似乎一落千丈。瑞士、巴伐利亚和意大利的城市好像都吸引不了我——与之相对地,另一种情绪却始终弥漫在我心头:我应该做些什么;必须做些什么,至少写一篇小文,来纪念我在巴黎的短暂停留。可遗憾的是,由于舟车劳顿,我始终没能抽出这笔昂贵的清醒时间,直至此时,才终于在从佛罗伦萨往罗马颠簸的汽车上开始动笔。 离开巴黎前,我曾经获得半日悠闲——缘是旅行团的诸位都去“老佛爷”扫货,毫无兴趣的我,便可以翘掉日程,自由地在巴黎街头闲逛。这种闲逛于我有非凡的价值——与茨威格不同,他在半个多世纪前自豪地写道,“你要发现一个民族或者一座城市最关键和最隐秘之处,却永远不能通过书本;同时, ... [阅读全文]

博客评论维护计划

九年来,我的博客几经辗转,从新浪、搜狐到Blogbus,然后是Wordpress和Typecho(下称“W&T”)之间的来来回回。这些搬迁各有其目的,然而造成的一个后果是我博客评论区的长期混乱。 这些混乱包括: 1、评论文本从搜狐转移到Blogbus后,特殊符号显示为Unicode编码。如“松§雪”显示为“松§雪”,“呵……”显示为“呵……”。这一问题,被后来的W&T继承。 2、Blogbus中的嵌套评论(博主回复),未能导入到W&T的数据库中,这些评论目前只有访问hyqinglan.blogbus.c ... [阅读全文]

永恒的须臾

临近毕业时,我想我应该作点什么,来纪念匆匆流过的时间;但转念又觉得,一切似未走到尽头,何不稍待来日呢?于是这想头竟一再拖延下来,直至此时与学校离别在即,仿佛再没有什么借口搪塞,才总算坐定落笔。回首我迄今为止的人生,大概也是如此吧——那样绵绵、冗长,厌倦日常的轨道、离群索居,与今世他人若即若离,却又从未逃脱了红尘的追索,终究回到起点,重面原先的那个问题。 以上种种,早在入学初时,我就在《漫长的瞬间》里写过了。我终于念了五年高中,如今又是五年本科。然而这拖延也许是相同的,但作为拖延者的我,却不啻有云泥之别,好像这五年的须臾之间,竟埋藏了未知的永恒——就在五年前,我还自称迷恋文史,想要穷尽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林彬懋:我已將《慧能與玄奘》上傳至「百度網盤」了,http://pan....
  • 替天行盗:博主文采不错,有时间常来看看,哈!(替天行盗:www.cnoz....
  • 塑芬:竟然没有那么喜欢尼采 萨特真是罪虐深重啊
  • 林彬懋:多謝您了。他們的確就是要我購買 SSL Certificate,...
  • 林彬懋:有一事諮詢。我曾在UDN 有一個部落格,但因只允許我貼短文,不允...
  • x:每次阅读你的博文,都有种看语文阅读的感觉,看完思绪万千,却答不出...
  • liusu: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新的文章,但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差不多了。真是有...
  • Air:哼
  • 风雅の羽:睡不着觉,过来瞅瞅
  • 风雅の羽:令人怀念

分类

标签云

生活点滴 读书心得 人生百味 历史学 诗歌 博客故事 灵光乍现 小说 音乐分享 社会万象 文艺评论 形而上学 社会学 国学 漫画 学术评论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