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杂谈与随笔

半日欧罗巴

离开巴黎后,我对欧罗巴的兴趣似乎一落千丈。瑞士、巴伐利亚和意大利的城市好像都吸引不了我——与之相对地,另一种情绪却始终弥漫在我心头:我应该做些什么;必须做些什么,至少写一篇小文,来纪念我在巴黎的短暂停留。可遗憾的是,由于舟车劳顿,我始终没能抽出这笔昂贵的清醒时间,直至此时,才终于在从佛罗伦萨往罗马颠簸的汽车上开始动笔。离开巴黎前,我曾经获得半日悠闲——缘是旅行团的诸位都去“老佛爷”扫货,毫无兴趣的我,便可以翘掉日程,自由地在巴黎街头闲逛。这种闲逛于我有非凡的价值——与茨威格不同,他在半个多世纪前自豪地写道,“你要发现一个民族或者一座城市最关键和最隐秘之处,却永远不能通过书本;同时,即 ... [阅读全文]

永恒的须臾

临近毕业时,我想我应该作点什么,来纪念匆匆流过的时间;但转念又觉得,一切似未走到尽头,何不稍待来日呢?于是这想头竟一再拖延下来,直至此时与学校离别在即,仿佛再没有什么借口搪塞,才总算坐定落笔。回首我迄今为止的人生,大概也是如此吧——那样绵绵、冗长,厌倦日常的轨道、离群索居,与今世他人若即若离,却又从未逃脱了红尘的追索,终究回到起点,重面原先的那个问题。以上种种,早在入学初时,我就在《漫长的瞬间》里写过了。我终于念了五年高中,如今又是五年本科。然而这拖延也许是相同的,但作为拖延者的我,却不啻有云泥之别,好像这五年的须臾之间,竟埋藏了未知的永恒——就在五年前,我还自称迷恋文史,想要穷尽古 ... [阅读全文]

雪国十一年·雪之少女吧前言:存在还将继续

作为置顶帖发表在百度雪之少女贴吧:http://tieba.baidu.com/p/4402553567我在百度当吧主的历史已逾十个年头。在这岁月里,见过许多贴吧,也见了很多雪。我所见的雪,及今都已消融;所见的贴吧,也多有所不存。然而它们都存在我这里;我的存在还将继续。2005年是死神“三吧志”迅速走向白热化的一年。年底,我初任死神Bleach吧的吧主;在那之前,历史悠久的死神Bleach吧和Bleach吧的贴吧分类都被取消,成为榜上无名的幽灵。取消分类在当时几乎意味着贴吧的死亡;狂热的动漫迷鸠占鹊巢夺来的死神吧显然更受大人们的垂青,在贴吧管理组的护持下,走上了并吞其余二吧的征途。为 ... [阅读全文]

我将何以解脱——兼谈佛教对我的影响

江绪林与林嘉文自杀了,“解脱”一词也由此上了佛教通识课的课堂,并引起我整理故事的兴趣。我不知道他们走得是否理智(尽管他们都留下了遗书),也不想过多地消费他们的死亡;但此刻的我,却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藉他们的死来回顾自身,尝试运用理智去思考一个问题:那个同样落寞不安的我,将何以解脱?“解脱”在今天的汉语里是一个颇有意思的词。一方面,它历史久远,内涵丰富,关系着佛家究竟的真理;另一方面,却又包藏了尘世间诡秘的隐喻,常常被众人责为“愚蠢”,唯恐避之不及。然则世间的苦与不幸何其多,恐怕除大智大勇的豪杰或菩萨外,不论“自了”还是“自尽”,多少都应该对人有一些吸引力——至少我自己就非常期待终于 ... [阅读全文]

烦恼的解析

我已住在杭州九溪两天了,这里青山绿水,大江为伴;今日上灵隐,攀飞来峰、北高峰,访韬光寺、永福寺,看石刻、佛堂,种种实在目不暇接。然而不论山水还是庙宇,都不能教我忘记逃到杭州的初心——又或者我早暗示了自己:没用的,逃不开的,无聊也好,烦恼也好,都不是跑一趟哪里就可以消磨的;它还将长久伴随着我,到永劫的未来。就在这一秒,我无聊着,也烦恼着。烦恼出于看不进书,而无聊则因除看书以外的各种事物皆不能告慰我内心的空洞。更糟糕的是,我愈是集中精力想要克服这种困境,自己就愈是变得耳聪目明,结果周遭一切细微的变化全在掌握之中,眼前的书反而逐渐远去,淹没在各种感官发出的警报的洪流中了。我在烦恼什么呢?不 ... [阅读全文]

新年

长久以来,我的节日感很稀薄——在我长达二十五年的生命里,除中学时代的几个圣诞节外,春节也好、元旦也好,大抵都感染不了我。每当过节的时候,披一件大衣,到街头狂舞的人群中行走,就能体会到彻骨的疏离与割裂;仿佛漂流在异次元一样的虚无冰渊笼罩着我,结果,不论身边的人以怎样热切的语言来赞美时光,我所察知的都只有深邃的凄凉与哀伤。世界又长了一岁!我却仍然驻足在这荒诞的人间。曾经以为是上海本来清冷的空气和父亲过于精细的生活方式造成了我今日的模样,但实情好像并非如此。上海不是一座始终在节日中冻结的城市——相反,除了春节以外,似无隔绝尘嚣的时候,元旦更不待说。三天两头更改的爆竹禁令当然在幼时打击了我过 ... [阅读全文]

课后随想:谋求和平的策略与尺度

按:本文为2014学年春季学期“近现代国际关系史”课的作业。老实说要写上完“近现代国际关系史”课的感想,起初还真不知如何下笔。因为我偏好从世界性的国际关系角度来思考,但十周的课程转眼过去,本以为会讲一些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理论实践的历史,不想实际听到的内容,关于边疆和民族关系话题的还多一些。然而也不能说是期待落空,毕竟收获了过去未曾了解的知识,也是意外之喜——而且在我看,就某种程度而言,这两者的核心问题其实也是一致的。然则何出此言?我是这样想的:在今天,和平是多数人的愿望,也是关乎他们福祉的头等要事;因此,怎样谋求和平共处就不仅仅是国际关系学的问题,也是全人类的问题。人类能不能寻找到一个 ... [阅读全文]

日本右倾化的原因分析

按:本文为2014学年春季学期“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课的作业。摘要:日本右倾化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其形成原因是多样的。它是在今天日本的国际政治现实下形成的特殊现象。它既是对国际关系危机和不安的反应,也是对明治时代国家安全思想的传承。它更是人类文明既存秩序下的现实选择,从而成为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关键词:右倾化 国际关系 国家安全 现实主义日本政界和社会的右倾化问题是当今中国面临的一个焦点问题,它关系到中国的军备、外交等多方面政策的思考和制订。对此,不少学者已经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如周永生《日本政治、社会右倾化问题探讨》一文,在经济、国际关系等通常角度上作了简要而深刻的分析;张 ... [阅读全文]

简谈我的佛教观及对“佛学概论”课的期待

按:本文为2014学年春季学期“佛教概论”课的作业。要陡然描述出我对于佛教的认识,其实并不容易。这首先因为与其他宗教相比,佛教在中国是个太过日常化的东西,它处处有,又处处没有——所以有,在于佛教的某些教理和用辞早已悄然潜入中国人的思维,影响至深;而所以没有,又在于这些中国人、乃至许多口诵佛理的“善男信女”,去挖掘他的精神,却并无一个明白的佛教核心,反而充斥着各种民间信仰和“口传佛理”。两相相合,就让一个属于佛教的本来面目(如果有)变得扑朔迷离了。其次,由于这种日常化的作用,我对佛教的认识(在没有特地钻研教理的情况下)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多方面的影响,从而造成了多层次的印象。更何况,我自己 ... [阅读全文]

记两位旧友

这些天与两位旧友联系颇多,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点冲动,想要记一点事情下来。其实归根结蒂,不记也是无妨的,然而我还是选择记下来,因为更加轻松。W同学是一个好姑娘,即便仅仅从我高中时候那样欺负她,她却依然愿意同我要好来看,她也是一个好姑娘。她从前很文艺,曾经在写博客这一面给予我重大的支持,现在想来,仍是一段漂亮的往事。现在她结婚了,和我们的高中同学,就在两天前。参加她婚礼的时候,我又觉得恍如隔世,因为我从前并没有想到,她的婚事能这样成了——不仅因为他的丈夫从外表看不那么可靠,也因为她有一个那样执拗而蛮横的母亲。我记得高中时的两个细节,一个是她告诉我,她与朋友在网上对话时,她的母亲总想一看 ... [阅读全文]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APANG: 太难受了!呜哇!
  • 塑芬: 亏的不是钱 而是运行商的良心!
  • 小立: 还有第六感的电子版么?
  • 核桃: 超屌哦
  • 黑豆: 距上次留言竟然时隔近8年,百感交集,感慨万千,路过踩一下!
  • 蜜豆: 太好啦,謝謝你(^з^)-☆ 沒想到還得到其他人的協助,麻煩你替...
  • 蜜豆: 那麼多年沒出現,頭像還能一直維持,不需要密碼啥的,太贊了
  • 蜜豆: 出現一下~~這個留言板最新的留言居然是2017年的所以還能用嗎?...
  • Askook: 被甜到了
  • pumpang: 超吊~不愧是阿月!

分类

标签云

随机文章

热评文章

归档

友情链接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