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氏(翻译整理:岛津若寒)

秋月氏以大藏氏为先祖。大藏氏为后汉灵帝的玄孙,来到日本后归顺了阿知使主的后裔。大藏春实于天庆3年(941年)在藤原纯友发动叛乱进攻大宰府、朱雀天皇以锦国旗和天国小刀作为平叛赏赐的情况下,联合小野好古一同讨伐了纯友。以此功勋,春实被封为西征将军、领筑前国、代代(?)、太宰府政厅府官等职务。后来春实一族在三笠郡原田村居住,因地名而又称原田氏,成为所谓镇西原田氏的祖先,并且以天皇赏赐的锦国旗上有竹花的花样为依据,使用石竹花为家徽。

古処山城のあった古処山
春实第七代孙子,种雄可能是「秋月家谱」上记载最早的一个,因为留下了「种雄赐封条筑前秋月庄乃城而治之,自是以秋月为姓也」的记载。据说因为种雄在源頼家的时代被赐与秋月庄,所以根据地名叫做了秋月。建仁三年( 1203 ),在筑前夜须郡居住的种雄开始以秋月为姓。而本来就是一族的原田氏 、高桥氏还有大藏氏三豪族的后代每代的名字都以「种」字为通字。
虽然种雄建築了的本城古处山城,但是他平常都住在居館山边上的荒平城,在「筑陽記」里记载有「古处山是秋月氏的本城也,把村落城当作烈平山放置」(「古処山は秋月氏の本城なり、里城を荒平山に置く」)的记录。 
1。和大友氏的攻防
在秋月種朝时候,中国 、九州地方发生了骚乱,少弐 、筑紫 、大友三家对秋月城发动了进攻。種朝带兵出城与敌交战,大破三家的大军,讨死敌军二千余人,取得了重大的胜利。種朝的儿子種时与掠夺领土内百姓的少弐、 筑紫家率领的筑后国的士兵,在筑前国展开会战,也不时的取得胜利。然而到了文種的这一代的时候,秋月家却变成从属于丰后的大友氏了。当中国的毛利原就开始进入九州的时候。他又立刻背叛了大友氏,大友宗隣于是立刻派戸次鑑連(立花道雪)、臼杵鑑連、志賀親度为大将带领二万大军对凭借天险要地、在古处山城固守城池的秋月氏发动了进攻。当时是弘治三年( 1557 )七月。
文种率领秋月氏的部下在古处山城笼城时拼命防御 , 然而寡不敌众从嫡长子晴种开始以下多数的家臣战死。在燃烧的火焰下城池陷落了,文种在同月十二日自杀,幸存的家臣们或是投降,或是四处逃散去了。也有传说,文种的次子种实和筑紫惟门在毛利氏的接应下逃脱了。而同时,种实的孩子们,在僧侣的保护下也从城里逃了出来,依靠毛利氏的接应往周防方向逃走了。
永禄二年(1559)正月,秋月氏的旧臣深江美浓守迎接秋月種実之后,在古处山大破大友军。恢复了秋月家旧有的领地,種実的弟弟種冬也作为高橋鑑種的养子进入了丰前小仓城。同时种信作为长野家的继承人进入丰前馬岳城,而元種也成为香春岳城城主,秋月氏再次与大友氏全面对抗。秋月氏最出名的时候,也就是种实为家主的这个时候了。那时,种实最大仇敌目标当然是大友义鎮 (宗隣)了,然而那时宗隣是筑前、 肥前 、丰前的守护、以本国丰后为首,北九州六国都在他的统治下,九州探题职位也是大友家的,这个时候正是大友家的全盛时期。另一方面,在种实的努力下自己一方的盟友也出现了。就是宝满城(?)的城主高橋鑑種。([宝満城督の高橋鑑種である]有这个城?。)鑑種是大友一族,作为宗亲一族担任的部将并且立下许多的战功,那个功勋 从 筑前三笠郡一元和太宰府的寺院和神社开始。([その功で筑前三笠郡一円と、太宰府の寺社をはじめ]不明白这算什么功勋。。。)被给予军民两政的统辖权,出任宝満城城主。后来,宗隣抢夺鑑種的哥哥(兄弟)一万田親実的妻子,親実以死相抗,从此鑑種开始怨恨宗隣,渐渐有了反叛之意了。后来,鑑種和毛利氏联合援助秋月氏,并且与筑紫惟门秘密的取得联络,成为反对大友氏的势力之一了。可以说,鑑種对秋月氏的复兴起了很大的作用。永禄十年(1567)種実联合鑑種,在毛利的支援下起兵反抗大友家。他们的起兵给对大友反感的北九州的国人们很大的鼓励,引起接连不断的国人起义内乱。
宗隣感到筑前的事态非常紧急. 于是向户次、臼杵、吉弘、斋藤、吉冈等诸将下达了讨伐秋月氏的命令,在本国调集了二万军队前往。讨伐军主将户次鑑連为了牵制宝满城的军队,而把一万的部队留在了太宰府,而后带领陆续集结的丰后、筑后的士兵二万余人前往进攻秋月氏。户次军在秋月军到达之前攻陷了休松城,并在这里布下了阵势。
永禄十年九月,種実忽然对户次军本阵所在的休松城发动了急襲。此次战斗,大友方战死 、負傷的人很多。尤其是宗隣最为依赖的大将戸次鑑連的家中有多人战死,鑑連的五个弟弟在一夜之间全部战死。宗隣在战后看到鑑連平安地回来非常的高兴,并且对其失去了这么多的弟弟表示了哀悼、进行了安慰。在以后给他的书信里面对秋月種実表现出极大的愤慨。相反,秋月種実在这次对大友家的复仇之战大获全胜凯旋而归后对于这种愤慨却不屑一顾。
然而,休松城急襲战的胜利只不过是局部战场上的胜利,从总体来说,大友氏的势力并没有遭到什么削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秋月氏军旗
2。时代的变化,岛津氏和龍造寺氏的成长
翌永禄十一年四月,大友方的立花城主立花鑑載竖起反旗谋反。随后,毛利方的大将清水左近将監率军前去增援。带领八千士兵到达立花城下,和立花军共同抵御大友军队的来袭。从同月下旬,大友的军队开始猛攻,在山麓一带进行战斗。此后,两军在到夏季的三个月时间里,一直对战不止。大友方的大将户次鑑連运用谋略,使立花方的武将野田某成为内应,由野田某作向导 , 大友军一口气攻进了立花城内,终于立花城城池陷落,鑑載自杀了。毛利的援将清水左近将監 , 在整理残兵败将之后也撤退了。
另一方面,古处山城的秋天月种实,得知立花城陷落后,在宝满山城的高橋鑑種仍继续作战的情况下,却向大友军投降了。在休松城急襲战中奋勇战斗的種実忽然完全变了样子,大概已经知道抵抗的最终结果还是投降吧。([おそらく、抗戦の限界を知って降伏したものであろう。]谁能更明确的翻译这句话?)
永禄十二年,毛利氏再夺回立花城,和谋求收复失地的大友军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这个时侯,逃亡到大友家并得到宗隣保护的大内輝弘对从山口城派来了士兵。也就是说,得到救兵之后大友家可以向毛利控制的本国发动反攻了。这样一来,毛利方面的局势就完全改变了。这个骤变让元就对全军下达了撤离九州的命令,那些没能及时撤回本国的毛利軍在大内、大友的山口进入军的攻击下全军覆灭。战后,宗隣把高橋鑑種的宝满城当作赏赐,让同姓的高桥鎮种 (紹运)继任城主,而在立花城的戸次鑑連(立花道雪)也得到了任命他为城督的命令。而这个时候,秋月種実由于早已投降,所以领地得到的保全。在之后的时间里,秋月氏表面上一直对大友氏保持着恭顺的态度,并一直努力的发展自己领地的经济。
不久之后,时代的车轮又开始滚动了,肥前的龍造寺隆信对宗隣的统治进行了彻底的反抗。与大友的讨伐军在佐賀山附近进行了数次野战,让大友军非常的头痛。而且由此让龍造寺隆信的武名远播。后来隆信和宗隣双方有过一段时间的和睦,隆信在这段时期内迅速平定了肥前一国,并开始谋求向筑后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势力。另一方面,萨摩的岛津义久也在九州南部扩张着自己的势力,这两大势力的成长在不久后对大友氏的存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在这样的情况下,種実一面和龍造寺隆信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一面和近隣的筑紫、宗像、原田氏等一些反对大友的势力进行外交联络和谋略。随着元亀向天正的年号的转变,日本从中世进入了近世。时代浪潮如怒涛搬蜂拥而至,战国的情况变得更混乱了。大友氏在日向高城、耳川与岛津军会战大败之后,種実倒向了处在最强盛时期的岛津氏。到那个时候,他已经是拥有十一郡、二十四城、三十六万石行知的大势力了。 

秋月氏家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古処山城の遺構が移築された秋月城址
3。对丰臣秀吉的九州征伐抵抗
当秀吉九州征伐的时候,種実、種長父子作为岛津方面的武将决定籠城对抗秀吉军的进攻。由于是秀吉九州征伐的第一仗,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秀吉决定全力进攻。岛津方面的熊井越中守带领三千精锐骑兵防守天险、古処山城支城岩石城。包围岩石城的是以丰臣秀胜为大将,蒲生氏郷、前田利家为副将率领的五千士兵。虽然防守方不断的从山上仍下滚木大石,不时的向山下发射矢弾,然而秀吉军不论从近代装备、军队战力还是物资供给上完全处于压倒性的优势。城将熊井越中守、芥田六兵衛被讨死,到傍晚的时候城池便陷落了。
種実认为岩石城固守1个月以上没有问题,于是便在古処山城和岩石城之间的益冨城密切注意战斗的情况。对于岩石城一日便以落城的情况感到异常吃惊,于是整顿士兵破坏了益冨城逃往古処山城去了。次日秀吉軍包围了古処山城,夜晚的时候秀吉軍的军营里明亮的篝火让秋月方感到很大的不安。第二天他们发现早被破坏待尽的益冨城居然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白亜的城”?([夜が明けると破壊したはずの益冨城が一夜で白亜の城となっている。]不明白什么叫白亜的城)秀吉这个一流的计谋让秋月方丧失了斗志。
体会到秀吉軍强大的種実和嫡子種長一起削发、穿上被墨汁染黑的衣服走出古処山城向秀吉投降了。種実让16岁的女儿成为人质、并献出了宝物“楢柴の肩衝および国俊の刀”得到了饶恕还保留了领地。随后成为进攻岛津氏的先锋部队。。。。。。九州战役之后被转封到日向串間。
文禄战役的时候,种长出征。关原会战的时候,属于西军的弟弟高橋元種和肥後人吉的相良長毎一起防守美濃大垣城的三丸。随后在水野勝成的策反下投向东军并协助攻陷了大垣城。以此功勋,三人在战后都保全了领地。
谱系图: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