惋啼(第四章)(作者:织田正宗)

第四章

正宗的会客厅
平时很简单,一张四人做的茶桌,放在十六张塌塌米的正中。除了屏风外其它却是详细的全国地图。屏风是当年东西军和战图,上面是血淋淋的战场,可以看到各家的家纹和各个将领的马印和指物。人物的表情栩栩如生就连马喷气的动作都能看得清。每一个生物,无论是人还是马,肌肉的紧张度都可以感觉到。这乃是南蛮的油画,是正宗命城中的南蛮商人画的。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大厅里的气氛不再是严肃的。十六张塌塌米完完整整的铺在了这间大厅里,背面的屏风也换成了一张春季樱花图。
暮春3月虽然还早,但是从画面上能让人感到温暖。和风旭日下,散漫的樱花开放着,微笑着捏着一朵看着。仿佛就是当年的淇公主。淇公主现在就坐在上座,毫无表情的坐着,虽然樱花三月图就在她身后,却让人觉得那幅画多了一分凄惨。
“殿下”正宗行礼道。
“兵部殿有何指教?”却是冷冷的回答。这使在坐的织田家家臣们感到一阵阵心酸。“这可在殿下自己家里,殿下何必如此?”
 在上衫家队伍中“忽”的站起一人,拔出刀来,大吼一声:“末忍丸太狼你何必如此假惺惺!要杀便杀,却如此对夫人和我等!上衫家的血性男儿们!我们拼了!”
“拼了!”就在所有上衫武士拔刀同时,织田家家臣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了。
 正宗瞪了自己家人一眼。真木谦明大喊一声:“ 全给我停手!回到自己座位去!”
“可是。。。。。”一个青年织田家武士委屈地说。
 上衫家的人轻蔑地瞄了他一眼。
 正宗站了起来,瞪圆了眼睛,张开嘴发出一声大喝:”织田家的!全给我滚回到坐位去!那眼神注视着他们,让人感到一种比外面严冬更加的寒冷。那是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恐惧,那声音穿过每个人的耳朵,击打着他们的耳鼓,在他们大脑里回荡着。直到他们身体每个毛孔被榨出汗来.
 织田家的人们刀放下了。低下了头。上衫家的武士刀全部掉了。有几个甚至跌倒在地上
 淇夫人叹了一口气,紧接着真木谦明也叹了一口气.
 上杉家唯一没有跌到地上的浅野十兵卫就这样站着,虽然他的刀同样也落到了地上,手心却冒出汗来.正宗和蔼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双方的人回到座位上.一切如旧,只是气氛是乎缓和了许多.每个人都在思考着.
"这老头还没有老.看样子我的计划只能缓和些时日了."叶清想着,却感受到了一道目光,他扭过身去,却发现真木谦明对他摇摇头.于是心中一惊:他难道知道我想干什么?赶忙转过头喝了一口茶,再扭过头去,却发现真木谦明没有再看他了.
"来呀!叫艺妓们上来,给殿下和各位来一段舞蹈."  

 第二日,雪停了。
 安土对面的山上。
 宗易月就被安葬在这里,他和岛津若寒,百年无踪一起陪伴着长眠这里的风清夫妇。华丽的墓穴与对面的安土遥遥相望,他们守护着织田家的城堡。
这是难得的冬日的暖天,太阳柔和地照着大地,地上的雪发着刺眼的光。淇夫人扫去风清墓顶上的雪,退后几步,击掌3下。然后十指合一,默念着。大约半个时辰后。她转过头来,对正宗说:“这倒是兄长所喜欢的样式。费心了。”
正宗点点头,无语。
突然,淇夫人指着无踪对面的一个空地问:“怎么会空出一块?那是谁的?”
“禀夫人,这是殿下为自己将来准备的。”川兵卫道。
“哦?”淇夫人看看正宗,“是吗?”
 正宗好象突然苍老了许多,点点头。仿佛是对淇夫人,又仿佛是多所有人。更仿佛是对自己说:“这里是我等陪伴清风居士之地。待我织田一统天下,若殿入住御所之时,我当在这里安寝!”
“父亲”雪丸轻声换道。
 正宗明白他的意思,对他和叶清大声说道:“记住!我侍奉织田家两代家督。虽然说不上功勋卓著,也算是无愧于心。尔等将来也须像尔父一般。终于若殿,终于织田家,永不可起谋反之心,若违此意者,当即如此!”说完,拔出配刀向一座石灯挥去。一道刀光,石灯分成两半。向两边倒去。
“是,父亲大人。孩儿记住了。”雪丸道。
 叶清上前一步道:“孩儿若有违此意,定被乱箭穿心死!”
 “很好。”正宗首肯。
 织田清轻彻底服气了,暗叹:“此人生性残忍狡诈。令人恨之入骨。在这乱世之中,虽功名显赫,却不骄横跋扈。作为朋友却是难得。风清死后他却能和仙道挑起重任,进在乱世中打得一片天下,实在难得。想我越后上杉,却没落至此。。。。。。。。。”一念至此,心里豁然开朗起来。
 叶清居所。

 “老家伙白天是什么意思?”叶清一副很迷惑的样子。“居然就想着死?”
 浅川泷一搔了搔头,又抓了抓腮,看着岛津觉作正瞪着他,赶紧坐好。
  “禀告殿下,真木大人到!”小性在外面说
  “真木?他来干什么?”叶清不抓了抓腮。
  “不管他来干什么,总是会带来老家伙的消息。殿下不妨一见,我等在幕帘后等着。”觉作道。
  “好。”叶清整了整衣服,高声道:“有请真木殿!”

标签: 同人, 惋啼, 正宗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