惋啼(第三章)下(作者:织田正宗)

"那只狼吗?你把我的手巾给他,就说我不去了.寅永还等着见我这个姑母呢."说着,从轿子里递出一张手巾."你给他,他是不会责怪你的."
突然川兵卫扯开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拔出了小刀,:"夫人,如果今天不肯入城.在下就在这里切腹了."
"
......"
 
远方,一大队人马出现.黑底红字的""字旗指飘扬在风雪中."难道那家伙亲自出来了?"织田轻清心中暗想不不好,手里紧紧地握住了刀.
 
近了,看清最前面是一穿黄色华服,骑黑马的乃是一名老者.后面跟着一大队使女,小姓,和卫士.
 
淇夫人叹到:"他来了吗?我已经感受到他那股气了.不愧是'末刃丸太狼'."
 
马到前来,正宗道:"川兵卫!你且先退下."下马,走到轿子前,跪下,行礼,:"老臣恭迎殿下进城."
 
每一个人都惊呆了,大气不敢出.包括上杉家的人们.
 
淇夫人笑了"何需如此呢?现在的霓淇早已不是织田家的公主了,而是上杉家前家督的夫人.殿下何需如此?这不是坏了礼数?"
"
公主殿下!天寒,请到城中小住几日.待天晴再走也不迟."
"
不必了.多谢殿下的好意.如果还当我是公主,请让我们离开,寅永殿下还在大阪等着我这个当姑母的呢."
"
难道......"停了一会,正宗缓缓道:"宗易月死了."
"
什么?"霓淇大惊,"......,怎么会......"
 
 
在向天守的窄路上.
浅川泷一不禁打了个喷嚏.于是岛津觉作轻蔑地哼了一声.叶清笑了:"天很冷啊."
未等泷一开口,觉作道:"天真的很冷啊!"
泷一脸红了,支支唔唔不知道说什么好.叶清拍拍他的肩:"你若是像觉作一样,每天用冷水浴身,何至如此?"
"
是是是,御内说的是.在下一定向觉作殿学习."
三人说话间,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
兄长."
 
三人回头一看,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啊,来者正是雪丸和他的下属森下晋作.
 "
,是雪丸啊.来得真早啊." 叶清笑笑。“你们先走吧,我们还有点事。”
“那小弟先行一步了。”

标签: 同人, 惋啼, 正宗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