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作者:百年无踪)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
“平四郎……”助右卫门轻声地呼唤着好友。
“啊……是敌人打来了么?”平四郎从熟睡中惊醒,警觉地望着四周。
“不是的……”被吓了一跳的助右卫门也紧张地四顾,但除了周围的军帐以外就是黑漆漆的夜空。“我……我有些怕……”他抓住了平四郎的胳膊。
平四郎不耐烦地推开他。
“怕什么?反正马上仗就打完了,不论是输是赢我们都可以回村了。”
“但是……但是要是死了怎么办?”
刹那间两个人都沉默了。死亡的阴影扫过他们的心灵,使他们无法动弹。
樱子,好好等我,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平四郎心里默念着恋人的名字,强迫要自己入睡。但是这个时候远方真的传来了号角的声音。营帐外面将军大大的嗓门叫了起来。平四郎知道这个觉是睡不成了。他从地上摸起自己的长枪,拉起助右卫门走了出去。

这次好象敌人是动真格的了。他们刚走出营帐就看到了敌人的骑兵冲了过来。
“一定要活下去!”平四郎低声告诉身边的好友,举起长枪冲了上去。助右卫门楞了一下。看到好友矫健的身姿,他才醒悟过来,找了个看起来安全的地方蹲了下去。

长枪刺入敌人的身体,鲜血喷得到处都是。虽然敌人是在奔马之上,平四郎还是很轻松地避开了对方的进攻。
杀!杀!杀!
平四郎内心在告诉自己。不杀人就被别人杀!这个是村里当过武士的村长说的。平四郎的武艺也是在村长那里学的,因此他坚信不疑。避过骑士长枪的枪头,保持住自己的呼吸,把长枪扎进对方的喉咙……鲜血染红了平四郎的整个身体,但是他却奇迹般的没有受伤。
感觉好象有些疲倦了呢,平四郎奇怪的问自己,以前可不是这么容易累的吧;是不是昨天一天战斗中消耗的体力还没有补充回来?他叹了口气,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正在梳着头的女子的画像。
真想吃一口樱子亲手做的饭团呢,以前和助右卫门一起砍柴时累了就是吃樱子的饭团的,只要吃一口就一点也不累了哦……
一把长枪刺到了眼前。平四郎忽然惊醒,本能地把头一低。也许是马儿跑得太快,长枪擦着他的头发穿了过去,只留下一条血痕。待到平四郎真正反应过来看着那个骑士的时候,忽然发现他的下一个目标,是那个畏缩在栅栏后面的人。
那个人,是助右卫门。

长枪狠狠地扎在助右卫门的胸口上。也许是因为栅栏下的陷阱的缘故,马一头倒在了地上。但是那个骑士却在最后一刻稳稳地站住了脚,此刻正在从助右卫门的身上拔着长枪。
也许是被肋骨卡住了吧。
骑士正在用力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后心一凉。他不由地诧异地望着那个从自己胸口中突出的红色的枪头。
平四郎从骑士的尸体上拔出长枪。助右卫门惨白的脸上露出最后的笑容,嘴唇颤抖着不知道在说什么。平四郎抱住助右卫门的身体,大声地呼唤他的名字。
“助右卫门!”
“我……知道……你……会来的……”
生命永远地离开了那流着血的瘦小的身体。平四郎抱着好友无声地哭着。想握住助右卫门的手,却发现他的手中紧紧地攥着什么东西。
那是个女人用的梳子。是个平四郎非常熟悉的梳子。
平四郎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打了这么多天的仗助右卫门一直躲在后方。

那个正在梳着头的女子的画像破碎了。
整个世界崩溃了。

平四郎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又是一个骑士向他冲了过来。放下手中的助右卫门还温热的身体,他站起身来,没有闪躲。他的长枪和骑士的长枪同时插入了对方的身体。

原来,樱子喜欢的,一直不是我。那么,我回去也没有什么用了。
平四郎微笑着倒了下去。

标签: 梳子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