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作者:浅叶冷羽)

 

猴子

                 作者:浅叶冷羽


日头有些偏西了,一队大军在即将到来的黄昏中慢慢地前进着,队伍行进的异常缓慢,没有一个人讲话,军中的气氛也就显得十分的凝重。
忽然一阵“呼啦啦”的轻响,几乎每个人都抬头向上望去。
蓝色的木瓜旗正被风扯直了,扑啦扑啦地忽闪着,声音正来源于此。,
旗子的正下方,一员全副武装的大将,眉头深锁,坐在栗色的坐骑上,也不禁抬头看了一眼。
近江织田氏北上越前的大军,这员武将正是北近江善于弓矢之道的当主,织田风清。
本来,以近江的国力,或者以当主的本意,都从没有出兵攻打其它大名的意思,可近两年来,越前的朝仓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令近江诸将实在忍无可忍了,经过慎重的考虑,终于达成共识——有朝仓在,近江便永无宁日。于是便有了这次出征。
可是,不论是从军力上,装备上,甚至是后方补给上,近江都远远不是朝仓的对手,近江唯一能同朝仓一争的优势是团结。
然而近来的战事——不,甚至不能被称为是战事,只是有一些零零星星的小队会突然出现然后又突然消失,所作所为也只不过是放放冷箭之类,但仍旧使部队出现了一些小出血,还有不可挽回的士气逐渐低下。
一两次的出血虽不大,但长此以往,恐怕还没到越前就因出血过多而死了,而且,最令人忧心的是,无论军队如何行进,走什么路,快还是慢,是什么样的队形等等,敌人似乎都了如指掌,因而恰好可以在最适合的地方出现,在士兵们的心理上施以最沉重的打击。现在仅仅是行军,若是真正与朝仓军交锋……风清不禁打了个冷战。
内奸?不,近江绝对不会有,那究竟是……风清长叹一口气,郁闷极了。若不解决这件事,那么近在眼前的这场仗,必输无疑。
身后有马蹄声响起,风清略略收回思绪,向后看去。
赶上来的是一名年轻女子,即使身处军中也只是穿了一袭猎衣——她恐怕是这军中唯一一个不穿甲胄的人了。
“主公,主公。”她勒勒缰绳,好让她的速度与风清同步,“……大家都走了一天也没有休息,将士们好像都有点……你看是不是……”
风清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好像的确是疲累不堪的士兵,终于点了点头。
“……今天到此为止,扎营吧。”
“是!属下这就去传令!”她高兴地笑了笑,转身就要走。
“冷羽!”风清叫住正要走的她。
“是?”
“……还是穿上铠甲吧,猎衣那么单薄,是防不住冷箭的。”
叫做冷羽的姬武将先是一愣,旋即笑了:“有劳主公挂心,但是属下想,若是属下命不该绝,那就绝对不会死在这里。而且最重要的,”她说到这里突然拌个鬼脸,然后爱怜地摸着胯下的白马,“穿上铠甲的话太重啦,会把白云累坏的!”那一瞬间的表情,显露出了些许顽皮的本性。
“好啦,属下要去传令了,不然大家会怪我办事不利的。”她朝风清略鞠一躬,调转马头匆匆向后跑去,所到之处都引起阵阵欢呼。
“还是个孩子嘛。”风清想想她刚才的表情,轻轻摇着头,“……只可惜生在了战国。”
天色又黑了少许,兵士们三三两两的聚做一堆,围着刚生起的篝火,和火上冒着热气的粥锅。
而军中的诸位将领,则连饭都顾不上吃,就聚到了主营里商讨对策。
“一定有内奸!一定有!”中军大将仙道平次按捺不住地低吼着,“主公!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还是清查一下吧!”
风清主公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平次殿,冷静些。”坐在主公右手边的军师百年无踪冲平次摆了摆手,“现在并无证据啊!猜测只不过是猜测,若真的进行清查却并无此事……那结果恐怕会比现在更糟。”
“那就是有间谍!”平次跳起来,“我们的情报没理由会自己飞到敌人哪里去吧?”
“坐下!平次,成何体统!”一直一言不发的家老正宗终于开了口,“你以为风魔这两天都在干什么?如果对这些事情有怀疑的话,那就是对他最大的不尊重!”
话音刚落,营帐里升起一团轻烟,烟雾散尽时,风魔跪在下首。
“属下该死!恕属下无能,属下确实查不到朝仓家的忍军有任何异动!”
风清长叹一声,摆摆手。
“罢了,风魔你起来吧,看来这件事还是很棘手阿……大家与其在这里争执,还不如聚在一起商讨商讨如何不让情报外泄,诸位卿家意下如何?”
“是!”大家齐声应道。
突然,营帐的顶棚象是被什么东西踩到,“忽”地陷下一块,又很快恢复原状。
“可恶,又是那些猴子。”
“看着行军粮食多,总来捣乱!”
“等到消灭那些朝仓家的猴子,再回来把这些猴子一并干掉!”
军中诸将怒骂着。
唯有冷羽,看了看一下陷一下突的顶棚,再看看聚做一堆的将领们,做了个鬼脸,悄悄溜出中军大帐。
“又八,又八,是你吗?”出了营帐,她便开始呼唤,喊的竟然是忍者的名字。难道……
“吱!吱!”几声欢叫后,出现在帐顶的是一只小猴子。看见冷羽,就好像很高兴的蹦下来。
说是“小”猴子,其实也不小了,只是若以体形来算,只相当于89岁的孩童。
“又八不要吵,大家都在开会啊,来,这是今天的食物。”她递给猴子一个饭团,“乖乖在这里陪我玩就好了。”
猴子好像听懂了冷羽的话,静静的蹲在地上吃饭团,把两腮撑的圆圆的。
“好,又八真听话!”冷羽满意的摸摸猴子的头,饶有兴趣地看着它吃东西。
“真是服了你了。”真木明谦从营帐里出来,对着冷羽直叹气,“竟然和一只猴子玩在一起,还给它起个忍者的名字……你不知道大家这几天正为情报外泄的事发愁吗?这样的名字听了真让人难受。”
“我高兴,有何不可?”冷羽噘噘嘴,“又八,别理他,继续吃吧。”
“唉唉……你还真像个小孩子……”真木的叹气越发严重了,“真不知道主公为什么要带着你上路……”
“真木你好吵!”冷羽不耐烦的摆摆手,“对了,商量出什么对策了吗?”
“还没。不过,初步决定先不走了,在这里扎营两天静观其变。”
“那……”冷羽站起来,视线却仍没离开那只叫“又八”的猴子,“这里地势偏低啊,若是朝仓军知道的话……”
“不要讲那些不吉利的话,小丫头。”风清撩起门帘走了出来,当然身后跟着一干武将。
“对,只是两天而已。朝仓大军离这里很远啊,要想在两天之内赶到并发动进攻,最迟也要在今天知道消息,不过看看天色,怕是没这个可能了。”军师摇头笑着。
好像是被突然出现的人群吓到,又八突然跳起来,“吱吱”地尖叫着,夺路而逃。
“畜生!死猴子,吵死了!”平次粗鲁的大叫着,朝又八扔了一块石头。
又八继续尖叫着,叫声惊动了附近的猴子,都一并尖叫起来。
“讨厌,平次你吓到我的朋友了!”冷羽跺着脚,心疼地看着逃走的又八。
又八三跳两跳,跳到了附近的树上,抓着树枝就要跑。
看着站在树上的又八,冷羽似乎突然被吓住了,倒抽了一口凉气。
紧接着便大笑起来,笑得很是夸张,上气不接下气。
“真是的……哈哈,我还真是笨,哈哈……又八,又八……死又八,连我也骗……死又八,臭又八……该死!”
“……喂,阿羽?”真木不放心地叫了一声,大家都被冷羽的失态吓到了。
“那弓箭来,快!!!”冷羽不理会真木,径直向身边的小姓大吼。
一把弓很快递到了她手上。
“该死,是把重弓,我拉不开嘛!”冷羽嘟囔着,却仍旧很快拉开了弓。
弯弓,搭箭,瞄准,一切动作都十分冷静,就好像现在所处是道场一般。女孩子的臂力毕竟有限,她无法把那把重弓完全拉开,但即使是现在这种程度,也足够她把箭射出了。
足够把箭射向正在逃跑的小猴子又八。
更足够射中它。
一箭穿心,又八背部中箭,惨叫一声摔下树来,挣扎了两下便不动了。
“传令下去!”冷羽弓未放下,便大声向周围的兵士下令,“所有将士都动起来,将在营区周围的猴子一只不漏全部杀干净!一只都不许放跑!快!快!!”
说完这些,冷羽丢掉弓箭,“扑通”一声跪在风清面前。
“主公恕罪!”
“怎么了?你不是和那只猴子很要好么?”真木不解,“为什么突然……”
“……是……间谍吧?”无踪略有所思。
“属下无能,竟然刚刚才发觉,实在是……死罪,死罪!”
“哦?先起来,把话说清楚再谢罪。”
冷羽抽抽嗒嗒地站起来,努力忍住不哭。
“你是如何知道的?”
冷羽拭掉眼泪,指指又八刚才所在的树。“又八到树上时,才看见,它……”
“脚!”无踪击掌。“猴子的脚!”
冷羽用力地点点头。
“啊?”众人不解。
无踪摇头叹息:“原来如此,我们都疏忽了……那不是猴子,是人哪!”
“怎会?明明那么像……连腮边储食物的囊都有!”
“不,是人。”冷羽平复了呼吸,不再抽噎,“发现了吗?刚才在树上,又八的脚无法抓住树枝……”
“全天下所有的猴子都会用脚抓东西的啊……只有……”
只有人不会。
一时之间,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真是荒唐,怎会有这样的事!
“……先看看那只‘猴子’吧!”风清淡淡说着,向被射死的又八走去。大家紧随其后。
“扒掉皮。”冷羽命令旁边的兵士。
皮很快就被扒掉了,不,应该只是一件惟妙惟肖的皮衣。
皮衣里包裹着的,俨然是一个浑身赤裸的孩童,约摸有89岁,像是不敢相信似的睁着眼,腮边还紧贴着两个袋子,里面塞满了冷羽刚刚喂下的饭团子。
“果然……”人们发出阵阵惊叹。
“……好可怜。”冷羽用脚动一下尸体,“还是个孩子嘛……只可惜生在了战国。”本应是怜悯的话,可她说时却毫无怜悯的口气。
“是敌人,那就只有死。”
风清一声不响地听着她重复他自己曾说过的话,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情绪,只想摇头叹息。
小孩子?不,已经不是了。
不论是冷羽,还是这只猴子。
他们都已经成为了这战国的一员,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互相赌上性命。
在这个时代里,没有“小孩子”的容身之处。
只有“武将”
身后陆陆续续有火把围过来,是受命的将士前来复命。
“大殿!总共清除了十八只猴子,扒掉皮后……全都是人!”
“……年纪如何?”
“……都在十岁左右……还都是些小孩子……”
“够了!”风清打断部下的报告,“不是孩子,是敌人!”
“是!”
风清转向冷羽:“你……不必谢罪了,也算你将功折罪,况且是大功……稍候看赏吧!”
说完,风清步履沉重地向中军帐走去,身后却传来冷羽孩子气的欢呼声。
“哈哈,太好了,主公说要奖赏我啊!哈哈,万岁!”
而风清听着,除了更深地叹一口气之外,别无它法。
东边渐渐泛起亮光,大军又要出发了。

标签: 同人, 小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