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作者:百年无踪)

 

“又到了新年了么?”若三扛起锄头回家的时候,天下起了雪。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在丹波来说,的确是比较少见的了。
“应该叫小夜小心点。去年地上结了冰,她还摔了一交呢。”想起以前的事情,真的是觉得有点好笑。“啊,今天过年之后就叫老爹去她家提亲吧。”
踩着泥泞的道路,若三喜悦地走着。因为信长大人平定了丹波之后,战乱比以前少很多,逃亡的武士们也少了。虽然要为日向守老爷缴纳很多的租子,至少比以前要幸福很多了。像老爹娶到老妈,可是已经到30岁的光景,而自己可以在178就娶到媳妇,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老天爷了。
“一定有香喷喷的年糕吃了。”记起来早上母亲和面的事情,若三不禁加快了脚步。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了呢……
忽然若三脚踩到了什么,摔倒了。他的衣服被什么勾住,倒地的时候被撕了个大口子。
若三咒骂着。好难得叫小夜做的新衣服,就这么就被撕破了。他一手撑在地上,打算站起来。
恩?
忽然发现手撑住的地面有些不平的感觉,而且有点扎手。大路上,哪里来的杂草呢?
借着微弱的天光,若三赫然发现手下撑着的,是一个人的脸。那扎手的根本不是什么杂草,而是那个人面罩下面的胡须。
抑制着自己的惊慌,若三仔细地分辨着尸体。他穿着考究的盔甲,但是却沾满血污,身上插着的半把刀就是撕破若三衣服的凶手。应该是战败的武士。若三推测着。但是,最近这里没有打仗啊。难道……
没有得出答案。但是若三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他的冷汗流了下来,心里无缘无故地发慌。村子……村子里可千万别有事情啊!
丢下锄头的若三撒开腿就往村子里奔。地上泥泞越来越多,很明显地,有很多人慌乱地从这里走过。
忽然间,若三发现大路上一片光明。是自己眼花了么?
燥热的感觉,让若三停下来观望。前面的光明,其实是团熊熊大火。而大火的底下,就是若三的村子。
“不是真的吧,不是真的……”若三冲进了火海。不顾身体的灼伤搜寻着熟悉的人。
“阿助!……村长!……又吉!……老爹……”忘着熟悉的尸体,若三感觉自己的肺开始难以呼吸。迷茫的双眼看到的全是模糊的一片。他再一次被尸体绊倒。
“小夜……”蓦然发现躺在地下的就是自己最喜爱的人,若三已经无法呼吸了。他的外衣被烧着了,却似乎没有感觉似的。
“就是……就是这把刀么?”插在小夜背上的刀透胸而过,将小夜钉在地上。若三用力地拔起刀,死命地往地下摔打。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他们!为什么不连我一起杀掉!”
疲倦的若三倒在恋人的身体上。渗出的鲜血,冰冷的鲜血浸湿了他的脸庞。若三冷静了一些。他把依旧完好的刀费力地拾了起来,插在自己的腰带上。
“千万别被我找到杀你们的人。要不然他死定了。”
若三擦干眼泪,扑灭身上的火焰,昂然走了出去。他没有看见,小夜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小团年糕。 


若三已经老了。许多年前的仇恨已经烟消云散。又到了一年的冬天。
若三辛苦地扛起锄头。多年的劳作,已经彻底地搞坏了他的身体。咳嗽着,若三发现下起了雪。
似乎很熟悉的场景啊。也许在梦里不只一次地回到这个场景吧。也许是为了躲避当年的回忆,若三已经离开了丹波来到了摄津。虽然已经生活了很久,而且刻意地打算忘记过去,但是那惨痛的夜里看到的一切始终无法离开若三的脑海。
如此熟悉的夜。早上自己亲手合面做的年糕。若三甚至能感觉出脚下泥泞的小路上复杂的脚印。前面,应该就有具尸体吧。
前方果然有具尸体。不过,那不是什么战败的武士,而是同村的小三郎。若三走过去,发现他还活着。不,是就要死了。
“大叔……不要回去了,赶快逃命吧……那些武士老爷……”
轻轻放下倒在自己怀里的小三郎,若三握紧了手中的锄头。这次,能拼几个就拼几个,反正……
反正自己的妻小都在村子里面。应该是不可能逃掉的。若三仿佛又回到了原来那个年轻的自己,飞快地向村子奔去。
有点异样的感觉。村子还保持了完整的样子,自己的屋子里亮着灯。唯一只有自己的屋子里亮着灯。
若三悄悄地走到自己屋子的边上,从破烂的屋子缝隙里向里面张望。那是好久以前就该修理的,但是却一直没有时间和钱来修理。
里面正中,若三常坐的位置上坐着一位年长的武士。
“大人,只找到这些年糕。”一个年轻的武士双手奉上一小盆年糕。那是若三早上亲手和的面做的年糕。
“小三太他们呢?”年长的武士摘下头盔,露出一张与若三同样苍老疲惫的面孔。
“他们都在村子周围警戒。”年轻的武士恭谨地走到他的背后。
“年糕么?……信长大人和的面,秀吉大人做的年糕,我算是吃不上了……”
年长的武士站起来,把年糕双手捧着放到自己刚才的座位上。
“金太郎,我最后请求你一件事情。我死了之后,不要让我的首级落在别人的手里。”他似乎犹豫了一下。“啊对了,这个村子里的村民等下你也放了他们吧。如果要下地狱的话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他抽出了肋差,跪在地上。若三不忍看下去,轻轻地离开了。
在旁边村长的大屋里释放自己的家人和其他的村民的时候,若三听到了陌生的声音。
“主公,主公!发现敌人的追兵了!我们快离开!”
已经不需要离开了呢。若三看着年轻人们拿起了锄头棍棒。他疲倦地坐在地上,听着耳边传来的惨叫声。
我自己做的年糕,为什么我也吃不上呢?
若三呼出自己胸中最后一口气。

标签: 年糕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