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郎(作者:百年无踪)

 

我有个朋友,叫做大木的。我们小时候就是好朋友。

那个时候,我喜欢吃着饭团,看着他练剑。

我常常笑话他是个傻瓜。

他却很认真地擦去额上的汗滴,一路小跑跑到我的身边,很认真地对我说。
“宗一郎,一起练吧,以后,自己的命运要自己来掌握的!”

后来,他离开了江户,去了京都。
“宗一郎,我要用我的剑,掌握自己的命运!你也要加油啊!”
我始终不知道他要我加油什么。我只知道,像我这样商人家的傻儿子,只要吃着饭团平安地过着日子就可以了。

我家是开药店的。原来老爹好象是发高利贷的。不过从四郎出生之后我们一直都是开药点了。
我们家的生意一直很好。因此,我才能很舒服地吃着饭团过日子,老爹才会让四郎开私塾。
四郎比我聪明很多,他从小就很聪明。他吃饭团的时候从来不流口水的。他还喜欢带我玩,教我用木剑劈苍蝇。
他让我想起大木,但是我不喜欢用木剑劈苍蝇。
我还是比较喜欢吃饭团。

“老爹。我要去奥羽旅行。”四郎忽然有一天关掉了私塾。
“你是应该出去历练一下了。”老爹很高兴的样子。
“那么给我五千两旅费。”我听到了咕咕的声音。我找了好半天才发现,那是从老爹的喉咙里发出来的。
“恩……是五千两黄金。”

后来四郎是被赶出去的。不过他还是带了五千两黄金走的。
“老爷。四郎少爷好象没去奥羽呀。”大掌柜有天告诉老爹。
“那个败家子。还不如个傻瓜儿子好呢。”老爹很愤怒地敲着桌子。我在一边吃着饭团,想着什么时候四郎回来告状,老爹说他坏话。
后来大掌柜说他在信浓,又说在上野,又说在下野。
当他说在筑波山的时候,四郎回来了。

“我回来了。”连脏兮兮的草鞋也不脱的四郎就这么坐到塌塌米上。
“五千两黄金呢?”老爹很关心四郎。
“都花光啦……”四郎好象很累的样子。他一定是很久没吃到饭团了。我想把我吃的这个给他。
“败家子。明天,明天你就给我去相亲!”

四郎很快就结婚了。弟媳妇很好看的,我一直在流口水。大掌柜已经往我嘴里塞了三个饭团子了。

后来好象来了个老头。那个是老爹的朋友,每次来老爹都要我叫他酒井叔叔的。但是那天他来是找四郎的。
他们进去呆了好久。我好几次想进去都被四郎推了出来。
后来酒井叔叔走了,四郎呆呆地看着天。
我也凑过去,想看天上有什么好看的,却什么也看不见。
“什么时候才能四民平等呢?”四郎好象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只知道,天上的云彩,好象个好大的饭团子哦。

后来四郎又走了,听说是去了京都。
好看的弟媳妇一直在哭。老爹收拾行李,听说是要去京都抓他。
“我们不是有个同乡在京都的么?就是那个叫大木四郎的。”大掌柜说。
“那么就拜托他吧。”老爹决定不走了。
其实我好想去京都的。我好久都没看到大木四郎了。
于是我开始扳手指数我多久没看到他。一个手指头,两个手指头,两个手指头又一个手指头,一直到我数不清楚。
我还是吃饭团吧。

过了段日子四郎就回来了。还有好久好久都没看到的大木。大木长得好高哦,还带着把好长的刀。
“宗一郎,我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你呢?”
我只能傻傻地吃着饭团。

四郎虽然回来了,但是并不住在家里。
他和大木住在外面,老爹很生气。
“败家子!真是败家子!”
老爹一天到晚都在生气,因为四郎不仅从家里拿钱,还老把药拿到外面去。
“听说四郎少爷还带了好几个人到处打架呢。”大掌柜的悄悄地和老爹说。
“打架?前天横滨的栗原屋被人打劫了,连铺子都烧了。肯定是他们干的。要是被幕府的老爷们抓住,是会杀头的!”老爹很气愤地小声说。
“听说他们是想打仗呢……”大掌柜的也小声地附和。
我吃着饭团,安静地听着。打仗,不知道好不好玩。不过我好怕四郎被他们抓去杀头。

有天老爹不在家,大木一个人来了。
他好象有话要和老爹说,但是连大掌柜的都不在。
“宗一郎,我们要去京都了。”他是唯一肯和我商量的人。
“你们去打仗么?”我吃着饭团。
“是啊,我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得打仗,把那些想掌握别人命运的人打死!”
大木的表情好怕人。
“打仗……会死人么?”
他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你别死呀。还有四郎,你们都不会死的吧。”
他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就走了。
我继续安静地吃饭团,心里祈祷着他们不要死。

后来听说打了场仗,就在我家附近的萨摩藩邸。
“还好四郎少爷跑掉了。”大掌柜的回来说。
“那个败家子。”老爹好象老了很多。他第一次很仔细地看着我。
“宗一郎,你以后就是小岛家的继承人了!”
我傻傻地吃着饭团,老爹说的,我一点都不明白。

后来我家的生意不好做了,老爹就把我和大掌柜的送到了京都。
我想找四郎和大木,但是大掌柜的不让我出门。
“少爷,外面很危险的,天天在打仗。”大掌柜的每次都这么说。
我好怕我死掉,那么就见不到四郎和大木了。
我于是就继续吃我的饭团。

再后来,大掌柜的说老爹死掉了。
“家里打仗了么?”我吃着饭团问大掌柜的。
大掌柜的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哭了。

有一天大掌柜的回来很兴奋。他拿张纸给我看,但是我看不懂。
“宗一郎少爷,是四郎少爷在近江成立了官军先锋队啦。”大掌柜的看我还是不明白,就仔细地说。
“四郎少爷是军官啦!”
军官厉害么?应该很厉害吧。我也很高兴地吃着饭团,四郎好厉害。

但是我家的生意越来越不好了。大掌柜的现在整天都很闲,天天都去问别人四郎的消息。
“强盗?我们小岛家会出强盗?”有天大掌柜的很生气地回来。
“宗一郎少爷,外面的人说四郎和强盗混在一起呢。四郎少爷可是军官呀,怎么会是强盗。”
我吃着饭团,觉得很气愤。四郎不会是强盗的,虽然我并不知道强盗是什么。

后来消息越来越不好,甚至比生意还不好。
先是大掌柜的说官军先锋队被解散了,后来又说四郎他们全是无赖之奸徒。
“据传绫小路返回京都后,其下属无赖之徒相互纠合,伪借官军之名,自称向导队,虚张声势,劫掠农商,意欲渐次东进。”大掌柜的把今天从街上拿回来的纸读给我听。
“都是谎话!宗一郎少爷,你说,四郎少爷会干这样的事情么?”大掌柜的把纸撕得粉碎。
我恨恨地咬着饭团。四郎不会的,四郎是好人。

最后的消息,四郎死了。大木也死了。
不过,这不是大掌柜的说的。大掌柜的前一天晚上就已经死了。
我是自己到街上,听人说的。
“知道相乐总三么?”
“就是那个假军官么?”
“听说很厉害的样子哦。要不是总督大人把他们骗到总督府,还抓不住他们呢。”
“是啊是啊,听说当时还有个叫大木四郎的剑客想反抗呢。”
“那个自不量力的家伙啊。还是相乐总三聪明一点,知道打不过,叫他别打呢。”
“哼,再厉害还不是直接被砍了头。”
“但是听说相乐总三可是个好汉子啊。第一个刽子手还没把他的头砍下来,叫了第二个才砍下来的。”

我知道相乐总三就是四郎。
我呆呆地吃着饭团,听着人们的议论。
听说已经不打仗了,为什么四郎和大木还是死了呢?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我梦到大木在练剑,然后他看到了我。
然后他很认真地擦去额上的汗滴,一路小跑跑到我的身边,很认真地对我说。
“宗一郎,你的命运,自己掌握了么?”

我醒来,立刻把家里的招牌上的“小岛屋”换成了“相乐屋”。

标签: 四郎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