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 第二章 初会 第三章 重逢 第四章(作者:百年无踪)

第二章。初会

“不是说今天就能到的么?为什么我们还得住在和尚庙里?”
一进屋就怒气冲天地把被雨淋湿了的衣服从肩膀上褪了下来的正宗对着面前的正用着布优雅地擦着头发的少年喊着。
“你难道就不能安静一点么。另外,这里不是和尚庙,这里是米原町的青岸寺!”
“不管是什么寺,都是秃贼庙没错吧!”
听到这话的蓝月冥雪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随后端着斋饭的青岸寺主持阴沉着脸走进来。
“多谢您的照顾。我的同伴给您添麻烦了。”陪着笑把主持送出门,冥雪感到自己憋气极了。这个叫织田正宗的家伙不关心吃不关心住,好象只对马上赶回长滨町感兴趣。但是自己可是要对这次买回的那批粮食负责的啊。不,不仅仅是粮食,最重要的是那三十匹的战马和二十套盔甲。战马已经被伪装成拉车的马匹,盔甲也藏在了车里,上面盖着粮食。虽然伪装的很好,但是有心人还是可以很轻松的看出来的。冥雪不禁恼怒起来。万一被井伊家的人发现,或者是小掘家的人发现,都是一种危险——毕竟他们随行的人加起来也不过才十一个。
“那些秃贼不会在饭菜里下毒吧。”
面色已经转晴的主持听到背后这话,立即又把脸拉了下来。冥雪叹了口气,轻轻地对主持摇了摇头。主持一言不发地走了。
这个家伙是白痴么?如果不是和僧侣关系良好的话,怎么会在这样暴雨的天气里在有屋顶的地方睡觉,还有饭菜招待?
关上门,冥雪重重地坐在正宗身边。正宗沉默了一下,站了起来。
“你去哪里?不吃饭了么。”
“我去看看那些马怎么样了。”
门被拉开,然后被小心地关上。冥雪再次叹了口气。
虽然有着种种恶习,但是对马匹的热爱和熟悉却是这个人的最大优点。无论多难训的马,到了他的手上总是乖乖的——尤其是这次买到的准备给清兵卫大人做坐骑的那匹大黑马,简直就变成了他的坐骑。不过,这次也是多亏有这个人,自己才能这么快就回到近江吧,以前总要因为马匹的缘故耽搁好几天的。
冥雪微笑着端起饭盒。饥饿的时候,有热腾腾的饭菜吃,真是一种幸福。

第二天。
很顺利地出的米良町界。只要再走半天,大概傍晚的时候就能到长滨了。
带头走的冥雪忽然感觉深秋的近江是这么可爱,虽然这是个饥荒之年。他抖擞了一下精神,大声喊着:“大家,快点走,我们回长滨吃晚饭!”
“好!”大家齐声应着,脸上都露出兴奋的神色。但是那个紧跟在冥雪后面的正宗却很怪异地把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怎么了?”
“这条路走的人多么?”
“应该没多少人。我特地挑偏僻的路走的。”冥雪大惑不解。
“那么清兵卫大人派人来接我们么?”
“不可能。我们回去的日期不定,而且长滨的人手也很紧张呀。”
“那么,大家就做好打仗的准备吧。”
就算是睁大了眼睛,也看不见前面道路的尽头有什么人出现。不过为了安全,冥雪还是叫大家赶快躲到路边的树林里。
果然,片刻之后,前方出现一缕烟尘。
“看样子,还是正面迎敌吧,我果然不适合躲起来哭。”看着还有一半的马车横在路当中,正宗叹了口气,把剑扛在肩膀上向前走去。冥雪愣了一下,拉了一个手下交代了几句,连忙跟了上去。
逼近的是十五个骑马武士。背后的马印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是小掘家的。看到迎来的仅仅是两个步行的浪人,他们远远地停了下来。
“来吧!浪人织田正宗在此!”
本来还想答话蒙混过去的冥雪彻底失望了。真是个莽撞的家伙。他叹了口气。
前面的骑兵动了。先是两匹,然后又是两匹,就这样排成纵队冲了过来,他们的长枪枪头闪着寒光。
“我要的就是这个。”
还在估算自己逃跑的速度的冥雪听到身边的那个莽撞的家伙好象说的是这句话,就看到正宗迎着冲了上去。那把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鞘,闪耀着不逊于枪头的光芒。
战斗在一瞬间结束了。
完全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那些骑兵们掠过了正宗,一直冲到他身后,然后就一头栽倒。先是两个,然后又是两个,一直到第十四个。
面前站在地上的那个人此刻浑身已经全是红色的了。分不清楚是自己的鲜血还是别人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聚积成一个个小小的水潭。然后冥雪看见他把红色的刀指向前方。
那是唯一一个没有冲上来的骑士。
但是现在他开始冲锋了。
这次冥雪看清楚了。当敌人的枪头就要接触到正宗的身体的时候,他以几乎不可能的速度闪开了枪头,刀已经横在了骑士的胸口前等敌人自己撞上去。但是这个骑士的身手明显比前几个人好,在那一瞬间用枪柄挡住了刀刃。但是强大的冲击力把他从马上撞了下来,他神奇般地在地上打了个滚,准备拔出自己的配刀。
但是,这个时候,一把鲜红的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那是比他先恢复平衡的正宗。

整个世界静止了。
冥雪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然后他就看见骑士的头盔慢慢掉下来,一头长发,披散在那把红色的刀上。
“是个女人么……”
那是他听见的,正宗说过的,最清楚的一句话。

第三章 重逢

残破的茅屋里,一个盘腿坐着的相貌普通的男子正在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面前的茶杯已经不再散发热气,看得出已经放在这里很有一段时间了。落日的残光诡异地照在屋子里,透出一种非常潦倒的气氛。
拉门被非常小心地拉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个非常年轻的武士模样的人静静地走了进来,担心打搅了面前男子的思考。
“长星……”
年轻的武士立刻露出担心的神色。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打搅了自己最尊敬的人的那种惶恐。他立刻恭敬地站好,用最小的声音回答:“清兵卫大人,抱歉打搅了……”
“没关系。我本来就只是在考虑晚饭吃什么而已。”
看到自己最亲近的朋友露出那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的清兵卫,不由感觉有些滑稽。面前的年轻人虽然已经跟随自己近十年,但是对于玩笑话好象还是没有一点免疫力。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怀念起那个叫做蓝月冥雪的浪人来。虽然只是才认识不到三个月,不过那真是一个脾气很对胃口的好朋友。
忽然发觉自己又陷入沉思的清兵卫猛地抬起头,发现面前的武士还在手足无措地站着。一丝微笑从清兵卫的嘴角绽放开来,渐渐地扩大到整个面庞。
“那么,晚饭到底吃什么呢?”

在近江的彦根城和小谷城之间,濒临琵琶湖的地方,有个小小的渔村。据说这里曾经是著名的长滨城的遗址。不过,如果不是因为一个人,也许这个地方再也不会被史书所记载吧。
那个人就是正在优雅地吃着长星端来的饭菜的清兵卫,全名叫做织田清兵卫风清的人。传说他是尾张织田氏的后人,也就是说和以前曾经被称为“第六天魔王”的织田信长可能有些血缘关系。不过那个时候自称是织田信长有血缘关系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而真正被认为是正统的还只有尾张织田氏——现在的尾张守护织田家丰一个人而已。
“殿。蓝月大人回来了。”
侍童小竹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清兵卫拿着筷子的手在伸向萝卜的半空中停止了。
“一起回来的还有个叫织田丸太郎正宗的浪人。”
“什么?”
筷子彻底地掉落到了地上。门被哗地啦开,小竹惊恐地发现平日波澜不惊的主公居然赤着脚跑了出来。
“殿下,鞋子……”当在屋里迅速收拾好饭菜的侍童小安拿着清兵卫的鞋子追出来时,清兵卫已经连影子都不见了。

“为什么这个女人还在这里!”
刚洗好澡就看见那个女人安静地坐在自己的房间正中的正宗发出绝望的哀鸣。
淡紫色的和服衬着的雪白的脸上,一缕微笑仿佛夜里忽然绽放的三月菊一般耀眼。
“因为你那一刀没有砍下去呀。”纤细的右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了一下,女子脸上的笑意更浓。
“可是我路上给了你很多逃走的机会呀!”难道这个女人是傻瓜么?正宗已经宁可她逃走,就算消息泄露了也无所谓。
该死。自己当时那刀真应该砍下去!
悲哀地叹息着,正宗走到那个女人的身后坐下。他的双手落到女人的肩膀上。
数到三,我就掐死她。
她的长发,温柔地披散在正宗的手上。那是一种带着清香的温暖。正宗忽然发觉,他开始思念起叶子来了。
一。二。三。
抓住肩膀的手刚准备发力,原本已经关上的拉门忽然被猛的拉开,一张曾经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门口。
“清兵卫大人……”
“丸太郎么……几年没见而已,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妻子呀。”
“这个……不是的……”
“真是让人嫉妒的家伙。夫人叫什么?”
轻轻挣脱开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优雅地俯身行了个礼。“我叫叶子,大人。”
正宗的脑袋里轰的一声。等到他回过神来,叶子已经退了出去,清兵卫坐在了他的面前。
“你真的来投奔了我么?”
“是这样的。以后就拜托了,殿下。”
恭敬地伏下身,正宗却听见了和犹豫和迟疑。
“但是,你也看见了,我这里什么也没有,而敌人却很强大……”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殿下。”正宗抬起头。“而且,如果敌人很弱小的话,就算击败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吹嘘的。”
清兵卫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浪人,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喝酒闹事的青年了。虽然相貌没有特别的英俊,但是拉碴的短须却给了本来就很刚毅的面孔更加豪爽的感觉。尤其那闪耀着信心的双眸,那是经历过生死之界的人才会拥有的,看透生死的眼眸。
“哈,你还是那么喜欢说大话。”一丝笑容从清兵卫的嘴角绽开,就像往平静的湖水里投入一块石子一般,笑容渐渐扩大,一直扩散到整个脸庞。
“大话也是要看人才说的。如果是我和殿下一起的话,大话也会变成现实吧。”
正宗再次拜伏。
“从今天开始,织田丸太郎正宗,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这样么……那么,以后就期待你的表现了。丸太郎。”清兵卫肃容看着这个从大阪到近江来投奔自己的仅有过一面之缘的年青人, 也深深地拜伏下去。

第四章

“早上好!”
奋力睁开眼睛的正宗第一眼看到的,是叶子那微笑的脸庞。
长长地叹息着,正宗打算翻个身继续自己的睡眠,却发现好象右耳被人用力地揪住了。
“胆敢不听我的命令的就是这只耳朵吗?”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起来……”
“你!难道陪我逛街就那么难受么?”
“不是的啦……我只是睡眠不足而已……”虽然叶子的脸上忧伤表情一闪而逝,正宗还是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还在长滨就好了……”
“你在说什么呢?”
“没有,我在说今天天气好好哦。”

“喂喂,丸太郎,有空带夫人一起出去玩玩吧。对了,北近江最大的小谷町你还没去过吧?”
如果知道当初清兵卫大人这句话的杀伤力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所能抵挡的,那么就算会被责骂也要找出不去的借口。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吧。
仅仅是逛了一天的街就足以使得习惯征战沙场的正宗精疲力竭,可见这真的是项艰苦的工作。虽然正宗本身并不排斥同美女一起生活,只是美女的要求太高让他有些畏惧。

“喂,发什么呆啊,走快点……呀,那个好好看……”
正宗迷迷糊糊地跟在叶子身后,抱着一堆叶子刚采购到的物品。
“正宗,这个颜色好不好看?”
几乎已经麻木了的正宗已经不知道点了多少次头了,他只知道每点一次手里的东西就会更重一些。
“哎呀!快点快点,快赶不上庙会了耶。”
“你先去好不好……晚上我在旅馆等你……”
“你说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可能让家臣殿后,独自一个人先走!”
我可不是你的家臣……正宗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看见叶子的脸上露出抱歉的神色。
“我明白了。你也需要有自己的时间吧……那么晚上记得在旅馆等我哦……”
仿佛一只淡紫色的蝴蝶一般,叶子随着人流飘走了。正宗叹了口气。

全近江价位排行第六的清酒喝起来有着说不出的酸涩。不过,尽管如此,在灌下半瓶之后正宗的感觉好多了。
叶子……看上去好象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但是她说她是美浓武家的女儿……
真是古怪啊。正宗随意地看着酒馆的四周。虽然这里的价格很贵,但是好象环境真的很不错。而且,也许是上午的缘故,几乎没什么客人。
“欢迎光临!”
清脆的女招待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身型有些委琐的药贩模样的男人走了进来,径直向角落里一个武士的身边走去。
那个男人好象有些眼熟啊。正宗努力搜寻着回忆。
两个人只是照了一下面,武士便站了起来会帐走开,只剩下那个药贩叫了些酒菜。不过,那些酒菜……好象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药贩所能吃的起的。
借着叫酒的机会,正宗低声询问着招待。
“刚才离开的那个武士好象是个很有身份的人呀。”
“客人您不知道么?那可是小掘家的家老,小掘秀治大人啊!”

拿着酒瓶子,正宗走到那个药贩的桌子前坐下。既然是和小掘家的家老联络的人,至少值得去冒个险。
药贩抬起头,两人都大吃一惊。
“太郎?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么……”
可恶啊。看着眼前的那个从小就和自己在一起玩耍的微笑着的家伙,正宗不禁暗暗咒着。你当然笑得出来,差点死掉的人又不是你。
“我运气比较好。倒是你,在干什么呢。”
“我……我做了小掘家的药商呢。”
“哦。是么。不过这些酒菜好象不是药商能吃的起的呀。”
“那个……这个,这个是小掘请客的……”
“你这个家伙。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了么!”其实并不是不相信,只是想把这几天的怒气发泄一下而已。“你再不老实交代我就公开说你是小掘家的密探!”
“你……你怎么可以随便赃!”
“捏造一、二桩冤罪才够资格称得上是武士!”
看到已经无语的童年伙伴涨红的脸,正宗感觉无比舒畅。
“…………算了。你可千万别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当我求你了。”
且慢!
难道是真的?
“你……真的是小掘家的密探?”
“没错。”
正宗凝视着这位好友有10个盘子从桌子上落地那么久,在这段时间里,眼睛眨了4次。
“那么可真要恭喜你了。请问您尊姓大名啊。”
“…………忍太郎啊,风魔忍太郎!你是不是酒又喝多了?”

“喂,你知道么。被派来服侍小掘家的那些白痴们,就代表你己经没有未来了。”
把忍太郎拉到僻静地方的正宗努力劝说着童年伙伴。
“其实……我不是被派来的。风魔忍里已经被消灭了,我只是找个地方混口饭吃……” 忍太郎低下头。“而且,小掘家说,只要能帮他们消灭北近江的那些浪人团,就可以在这里重新建设风魔里。”
“真的是这么想吗?”
“这只是钓我的鱼饵罢了。连普通的浪人团都不愿意收买,怎么可能允许建设风魔里这样可能被别人收买的忍者集团。”
“那你还为他们卖命!”正宗有些恼怒了。
“但是……我总要吃饭的吧……”
用力地一拳击打在樱花树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忍太郎看着自己有些红肿的拳头,轻轻放下。
“你知道么。当初我差点被山贼杀掉,是风魔里的人救了我。但是,他们却被德川伪朝当作山贼一样剿灭。我现在只想赚点钱,把自己养活再说。”
忽然间有力的臂膀围住了自己的脖颈。温暖的感觉,一直传到忍太郎的心里。
“你这个傻瓜。你真是个傻瓜。”

 

待续......

标签: 北近江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