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正宗唱歌之一(作者:织田正宗)

 

听正宗唱歌之一

初         阵

   看着铜镜中那开始有几分刚毅的脸庞,你觉得一股压制不住的燥动在身体中久久不能平息。于是你将铭着家纹的配刀拔出,狠狠地舞了几试。还觉得不过瘾,便出了门去了马厩,跨上心爱的骏马,提上雉刀,背上箭囊,挎上弓,直向练兵场奔去。围着练兵场跑了几圈,你放下雉刀,挽上弓,奔跑着,从身后抽出一支黑羽箭搭上。瞄准靶子,把弓拉得满满的。“就是现在!”你一松开捏着箭羽的手指,。箭,发出“嗖”的一声,“咚”地一声,钉在了靶心上。在家臣和士兵们的欢呼声中,你看见,威严的父亲和家中第一猛将,也是你的师父,出现在练兵场门口。师父浑厚的声音传进了耳朵:“峭壁上的雏鹰翅膀硬了,对着蓝天跃跃欲试了;高山上的幼虎爪牙利了,想离巢狩猎了。”然后是父亲爽朗的笑声。

  你明白你身上燥动的原因了---------到战场上去一显身手,去为家族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你抓起雉刀,奔向远处的草人。

举刀!

劈!

  野草枯,战马肥,九月的鹰开始飞。出征的命令传来了!父亲派人送来了一套铠甲,并传话给你:“这是他当年初阵时用的那套。”你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然后让人给你穿上。拔出配刀,左脚向前迈出大半步,身体向前倾,双手向前,对着铜镜子大喝一声:“本人在此!谁与我决战!”

  吉日已到,大军集结,准备发兵。你把身后的马印看了又看,兴奋之情难于言表。又有点担心自己初上战场会怎样?如何在敌阵中冲杀?如何在杀敌的同时保护自己?旁边的师父仿佛看出了你的心思。“少主。很紧张吧?”你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到时候,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怕。主公让在下和少主一起。到时候,让敌人看到咱家少主小小年纪就上战场了,也扬扬咱家的威风。”说着,从怀里掏出个护身符,递到你手上。“这是阿幸到庙里为少主求的。”

阿幸是师父的小女儿,从小一起青梅竹马。你接过护身符,挂在脖子上,放在铠甲前,感觉心里塌实多了。一想起阿幸俊俏的笑脸,不禁感觉飘飘然了。突然想起这个时候不该那么儿女情长,脸上一阵发烧。又恐被人看见,赶紧将面当戴上,把神色隐藏,跟着大伙和父亲一起向毗沙门天祷告。

进入战场,远处敌阵旗帜也是整整齐齐,吼声雷动,可见士气同样高涨,双方军势相当。战鼓擂动,双方战士一批批呐喊着,前赴后继冲向阵地中央。在吼叫声、惨叫声和血肉之躯倒下的画面在你眼前交织的时候,你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在出汗,心跳也在加快。兴奋吧?恐惧吧?或许都有吧?你把手伸进由兜前,摸了摸护身符。也许,只有上前一战才能平息你心中的紧张。

   敌军是乎占据了风头,前沿阵地开始有点松懈了。你看了看师父,和他一起打马奔走到父亲跟前,请示出战。父亲笑了,指着敌阵中那个搏杀的大将对师父说:“把那个狂妄的家伙的首级给我拿下来!”

  风,迎面带来野草的香味、尘埃的呛味、鲜血的腥味。你止住呕吐,向那个家伙冲去。报上了姓名,在你未作出反映之前,他的刀已经劈来了!你惊慌了,平日的招示全忘在了脑后,你就这样直挺着面对死亡了!“当啷”一声,师父的刀已经把那把要取下你头颅的刀弹开了。“少主你在干什么!”师父一刀将他劈下了马。“还不快将他首级取下!”你赶紧下马取下首级。刚上马,师父便举起你提首级的手,兴奋地喊道:“主公!少主已将敌将讨取!”形势大转,敌军开始崩溃,你喊着叫着,和士兵们一起向敌军本阵突去。。。。。。。。

  庆功宴上,你被灌得一塌糊涂。执意要在师父帐中休息。听你说完当时的情形,师父拍着你的头,笑着说:“这算什么?在下初阵前,还未对敌就已经尿裤子了呢!”一同大笑之后,你问师父为什么要让功于你,师父笑了:“少主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没点大功哪能在众兄弟中出类拔萃?况且,少主自降世就一直在在下家中,前些年才回到老爷夫人身边。在下一直是把少主当作亲儿子啊。嘿嘿,出发前,老爷答应回来就给你和阿幸完婚啦!“

   那一夜,你真的醉了。

标签: 织田正宗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