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豪禅师(三)(作者:饭富左津)

铁舟之书:宇宙之理

身为山冈铁舟高弟的小仓铁树氏,在谈到恩师山冈铁舟时,曾言铁舟居士一生通费苦心以求的乃是剑、禅之道。虽然也算得上精于书道。不过较之剑、禅二道,书道只能说是铁舟的业余兴趣了。尽管如此,但若评价山冈铁舟在书道上的成就,那也绝不是一个普通的业余爱好者所能达到的。

山冈铁舟十一岁,尚在飞騨高山时便开始学习岩佐一亭的书法。十五岁正式拜师岩佐一亭学弘法流书道。不久,一亭病故。铁舟继承了入木道五十二世的传统。

这里的入木道此一名称,源于书圣王羲之入木三分之典故。被尊为日本书圣的三笔之一、书道鼻祖的空海便是以王羲之的风格,颜真卿的笔法,加上自己的独创,形成独特的书法笔法,从而创立了书道。而铁舟所学书道弘法流鼻祖正是弘法大师空海,自然作为其门下的铁舟也是好习王羲之之风。其后,铁舟自学王羲之草书的经典代表作《十七帖》,前后共耗了二十年时间,铁舟终能掌握住《十七帖》神韵所在。

世间所存之铁舟挥毫颇多,几乎多得令人难以置信。有的书家不相信铁舟能写这么多,但最后的事实却使他们暗自咋舌。至于确实的数目,有人说足有百万枚(卷)。想来这百万枚一定是被夸大的数目。否则算下来一天至少要写出五百到一千枚。这个答案,实在是超出了现实的可能性。当铁舟闻得这百万枚之数时,笑言道:“他人为字而书以至骨折,吾只觉涂墨有趣而作”。可见,铁舟的作品多只是无心之书罢了。大森曹玄就说了,山冈铁舟的作品,杰作多但劣作也不少。有个笑话,铁舟修书道,最大的受益者怕是他习惯去的墨屋了。因为书写的需要,特别是像铁舟这种方式,墨水的使用量肯定少不了。为了提供他的需求,墨屋至少要安排四至五人每天专门为铁舟一人制墨。如此一来,墨屋能不赚钱吗?还有说法是,铁舟很喜欢写字,以至于到了后来,情况愈发严重,甚至连荞麦面条铺的招牌书他都会亲笔书写。这样的写法,考虑一下,也难怪有如此多的作品问世了。也无怪小仓铁树氏称铁舟之书道为“业余”了。但是,剑禅二道的过于形式化使之难以存留,世人对山冈铁舟的评价却往往从其书而入手。这……想想,恐怕地下铁舟有灵,也不知当说何是好。


左: 鹤巣松树不知年 山冈铁舟
中: 海舟 铁舟 泥舟
三人之寄书
右: 身闲可以养气 心闲可以养神   
胜海舟

不过,铁舟二十三岁时写下的《宇宙ト人间》一文及图解到是广为流传。上方为图“宇宙界”,说明为“无限之漠,名为宇宙界,然切言之吾人亦相等也”。而在全文说明中,铁舟写道:

“若右之宇宙的道理系统图解,我暗思之,在最初之人世,各人执行个人的职责种种,其所行之务无所谓上下尊卑之别。本来人中本无有善恶之差,只不过是人间济世要点的一段的秩序而已。

因此不管何人,旦需明了本来之性,终可悟得生死为何物,再遵循吾人现在社会之秩序,忘却生死之事,则可知因尽职责所在。若有责不尽,则乃逆天地自然之道也。” ———— 山冈铁舟 《宇宙ト人间》

在此文中,铁舟写出了他“宇宙与自我本为合一,当然全部之人皆是平等”的思想。并作出了“悟得天地同根•万物一体之理,解决生死的问题,完成被付予的职责,遵从正确的方法,为众生济度而竭力”的宣言。山冈铁舟一生修行剑禅书的目的,其中之一便是想通过实际的自身体验,向人们传播天地同根•万物一体的道理。而这项目标,正是在他二十三岁之际、完成此篇《宇宙ト人间》时便已早早定下了。

注:
空海:宝亀五(774)年~承和二(835)年 真言宗的开创者。延喜二(921)年,醍醐天皇赐谥号为弘法大师,代表作有《三教指帰》

晚年的山冈铁舟养成了基本固定的生活习性,均是早晨五时起床,上午六时至九时到春风馆进行击剑指南,十二时到下午四时挥毫练笔,且每日晚间坚持参禅或是抄写经书。时常,到了晚些时候就会有络绎不绝的来访者到来。这个时候铁舟常是一边练笔一边以轻的玩笑应对。这个时候,来访者总是受铁舟的英雄之灵气感染而使整个会面维持着一种良好的气氛,访问者直到二时三时方起身离开的事也不少见。而作为主人的山冈铁舟从无一次将到访者拒之门外的事例,可谓来者必会。即便对方只是个小毛孩子,铁舟也会将其请至榻榻米上谨慎认真地寒暄。

日常生活中的山冈铁舟,是位既豪放磊落又不缺乏细心之人,譬如彼次次写手纸(信)时必是先打草稿而后书写。纸书写完毕也是先将纸张叠整齐,全文通读一遍,在确认无误后才最终封筒的。

铁舟一生信仰佛理,与人为善。虽修行剑道却对杀生之事极度厌恶。即便在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幕末年代里,有着一身出神入化剑术的铁舟也从未出剑杀人。

明治维新后,明治政府计划王政复古,于是“基于神武创业之始”而推行以祭政一致为目标,将神社与国家统合为意图的政治政策。为了清除传统的神佛习合的信仰形态,建立国家神道的体裁而在实施颁布了神佛分离令。史称“废佛毁釈”。而山冈铁舟这位虔诚的佛教信徒,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利用自己的声望及与明治天皇的交情,对禅佛教的保护立下了赫赫功绩。 明治十六(1883)年,四十八岁的山冈铁舟还在东京谷中建立起了普门山全生庵。

明治二十(1887)年五月,五十二岁的山冈铁舟受天皇特旨,根据其功勋被授予子爵,列入了华族行列。然而,就在铁舟受封后不久的一次身体检查中突然发现,从明治十九(1886)年春开始便愈觉加重的胃病,此时,已经延化为不治之症——胃癌。

已知命不久矣的山冈铁舟却丝毫不因身患绝症而烦恼,依旧是照常行事。每有客探病到,必亲在客厅迎接,会面后还要亲送客人至门口。无客打扰之时,便以挥毫打发时日。据传,在其去世前一晚,还在抄录佛经,并作歌一曲与前来探望的朋友谈笑风生。

明治二十一(1888)年起,山冈铁舟病情加剧,身体每况愈下。二月的纪元节是铁舟生平最后一次做参内之事。七月,铁舟病情极度恶化,自知死期将近的山冈铁舟仍不忘一生的追求,在七月八日召集了所有门人做了最后一次击剑指南。十七日的夜八时左右,从洗手间返回的铁舟嘟哝道:“今夜的疼痛稍微不对。”于是家人呼医生前来,然而诊断的结果却是胃穿孔并发急性腹膜炎,已是无药可治了。铁舟病危的消息传出,慰问之人纷纷来到其病床前。此时的山冈铁舟已是无法下床走动。然而,即便是躺在病床上,铁舟依然以对生死的豁达与来访的诸人开着玩笑。

七月十九日黎明,病榻上的山冈铁舟忽闻明乌之声,作“腹张りて 苦しき中に 明乌”的辞世之吟。然而,这个辞世吟却于铁舟逝世后,在其门人中引起了争议。最后众门人和议以为“先生的辞世无‘困苦’的言词存于其中,事实上却非通悠之事。那只好暂不公布了”。天龙寺的峨山和尚在听闻此辞世后,大是钦佩,赞道:“到底是铁舟居士的遗偈,实乃杰作也。”而铁舟本人在临终前,为表教训后人之愿,以司马温公之句“积金以遗子孙 子孙未必守;积书以遗子孙 子孙未必读;不如积阴徳于冥々中” 书。

午前七时半,山冈铁舟沐浴洁身,夫人英知其意将早已准备妥当的白色和服为其换上。九时左右,山冈铁舟面向皇宫结跏趺坐,做入定前准备。夫人英与之相濡以沫半生,到底是不堪忍受,转到铁舟背后靠在右肩上,手脸啜泣。注意到这个的铁舟安静地回过头来,微笑着说:“到了这个时候,磨磨蹭蹭也是没必要了。”言罢再次朝向正面坐好。九时十五分,一代剑豪禅师山冈铁舟在安详中平静地瞑目大往生,享年五十三岁。仙逝之时铁舟仍然面带微笑,端然而结跏趺坐,吊唁者莫不疑其生死。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还有,铁舟夫人英,正好在铁舟去世十年后的同月同日过世,享年五十八岁。

参加山冈铁舟殡仪的导僧,包括了南隐禅师、円覚寺管长洪川禅师、妙心寺管长无学禅师、云门禅师、南天棒中原邓州禅师。出殡的时候根据明治天皇内意,送葬队伍在皇宫前停留了整整十分种,山冈铁舟得受赐天皇眼送。

后,南天棒在题《山冈之死》中写下“时五十三。死前依照平素之修行样。诚是出色。死之入浴,着白衣,披袈裟以作释迦牟尼弟子证。端坐,左右相顾一笑而而死。正乃佛家所谓之坐脱也。……(中略)……无论怎样,山冈皆是非常出色。常言舍身而取义。维新后,处于幕府和朝廷之间,再没有了为去与西乡谈判时如此漂亮的事而感到身体犹如被水冲刷了一般的心情。正因此乃抛弃生命之事,应验了他‘舍身取义’之言。然观今日之事,如此之人愈加见少,呜呼当今”(中原邓州 《南天棒禅话》 平河出版社)之语以述怀:山冈铁舟才是真之赤心之人、至诚之人。

大森曹玄在明治天皇百年之年——昭和四十三(1968)年出版的《山冈铁舟》一书之序中写道:“铁舟者,剑道、书道之名人,禅之大家也。谈其剑,山田次朗吉先生在其名著《日本剑道史》中记载,以为其是与榊原健吉同等级,以日本固有剑道之殿之名人而受后人尊敬。彼之逝,乃‘剑道世纪之终末’也。并感叹两名人去后,‘名副其实,剑道之叶愈见其多,击剑之盛行酷似碳火,道术破矣’,剑道的重振,与两先辈一世之努力密不可分。”

维新之世,处败军军势,然成就明治时代功绩者之名声而安详去世;为幕臣,却得天皇、南洲之真友谊,帝师称之;精剑·禅·书三道,虽非前无古人,亦是后无来者。

世间多剑豪,然少有可以侠誉。幕末剑客剑豪何其多,仅得铁舟一人可当此赞。何哉?

侠者,赤胆之心,所为皆以万民为先;维道义可弃生死而不顾。幕末诸剑侠,或言功在千秋剑道,若千叶周作现代之剑道变革、榊原健吉幕后之剑道振兴;又或仗剑天下,欲以一己之技力挽狂澜、扭转乾坤,新撰组、天诛组诸人莫不如此。然前者等若隐者在世,下天之大,唯一剑尔。虽可谓有功于剑道,却无为于世人;后之众,剑法出神,誓死捍卫理想,其忠义可颂,惜其拼搏所护之理,仅乃明治或幕府之一也,非是整之天下人,更甚因一己之私念,血流河山,尸横遍野。如此思之小者,自不得侠之美谈。独说山冈铁舟,乱世中却以民为先,舍命赴辕门一呼,心之所向非为庆喜幕府,只因江户城中百万生灵。战后肩扛旧幕万般唾骂,无所惧而任明治之臣,就任静冈则静冈复兴,近天皇则成名君万世之彰。铁舟赤胆忠义,不恋声誉、钱财,不贪享受,一心为国之长久强盛。名望盛却平和待人,不分贵贱;剑术达无意以技伤生,终其一生未杀一人;重情谊,铭师恩,好于学,轻生死,其功在社稷,其名传千古,是以可当侠之美誉也。

参考资料

《铁舟口述、海舟评论:武士道》 大东出版社
阿部正人 《铁舟随感録》 2001 国书刊行会
大森曹玄 《山冈铁舟》 1983 春秋社
大森曹玄 《剣と禅》 1983 春秋社
小仓铁树 《おれの师匠》 平成13 岛津书房
胜部真长 《山冈铁舟の武士道》 角川ソフィア文库
西部分浄 《茶席の禅语》 タチバナ教养文库
乙川瑾英 《禅心》 名著刊行会
井上义光 《新版宝镜三昧提唱》 少林窟道场
藤平光一 《言叶の气力が人を动かす》 大和出版
森川哲郎 《剑豪列传》
中原邓州 《南天棒禅话》 平河出版社
宫本武藏 《五轮书》
柳生宗矩 《兵法家传书》
洞山禅师 《五位君臣颂》
川田瓮江 《岩仓公所藏正宗锻刀记》
《中庸》、《论语》、《孟子》等

参考网站网页:

山冈铁舟研究会
山冈铁舟 年谱、剑禅书
春风会を巡る人々 - 山冈铁舟
瑞云院 法话のページ
心身统一合气道の源流Ⅰ 
山冈铁舟 无私无欲の剣豪
楽道庵ホームページ「禅と东洋の心」
东风舞
武蔵の『五轮书』を読む
云水広
一刀流正传无刀流
坂东千年王国
幕末英杰录
剑客剑豪名鉴
明治维新大事记
毁灭与新生

(全文完)

标签: 山冈铁舟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