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之将——岛左近(作者:饭富左津)

岛左近 家纹

战国乱世,犹黑幕笼世,心善之不存,常矣.
在此下克上横行时代,义之为物,有几人知之.似松永久秀类人物,比比皆是.
不断的背叛.主君,这一概念也不过乃暂栖身所在尔.如斯之时,他的出现,有同一缕清风,舒展我心;似夜空流星,虽闪烁单单一瞬,足留光芒万世不灭.忠义,因他而倍显真实.
虽处弱势,仅以一颗捍卫道义,忠义,赤诚之心;不惧德川家康的恶势力,勇猛一战,不惜牺牲一切.“日本第一猛将”与“鬼胜猛”的称号,其受之无愧.
他就是,有“鬼左近”之称的,石田三成麾下军师,闪烁于关原的耀眼流星----岛左近.

第一篇:平凡之章

岛左近。诸书名称从清兴;胜猛;清胤;友之;昌仲各样不一。根据『根岸文书』中残存「清兴」之自笔书状,以及少时筒井家时代自报姓名为「清兴」而多称其为岛清兴。他出身之谜,有大和,尾张,近江,畿内,对马诸说。『姓氏家系大辞典』(太田亮着 角川书店)中关于岛氏的36项里取的便是大和说。因此在这里我所采信的,也是大和说。
岛氏是大和平群郡的国人,同乡的国人曾歩々々氏在镰仓时代末开始武士化,被给予了管理春日社国民及兴福寺一乗院方坊人同院的福贵寺大内庄下司职的权利,现在奈良県生驹郡平群町椿井一帯的支配者。而岛氏,则逐渐成为了筒井家之武将。长禄四(1460)年河内畠山氏内纷时,就有岛氏跟随筒井家支援畠山政长,从而击败畠山义就军的记载。
参考『和州诸将军伝』,岛左近出生时间是天文9(1540)年5月5日。『多闻院日记』中永禄九(1566)年,岛氏之庄评判时,也有庄屋是位25岁男子的记录。(永禄9年5月26日,兴福寺塔头,福生院之主有「我的侄儿嶋ノ庄屋殿(25歳)近年来形势不错」之語。——『多闻院日记』)
永禄10年(1567)6月21日,平群「嶋城」被攻破,族人多被杀害,父「丰前守」弃城得脱。三年后,左近入仕了筒井家。关于岛左近在他生涯的前期,像这样有所记载的事件屈指可数,并无过人之处.可以说平凡无奇.我所知道最多,仅仅是其在大和筒井家担当家老一职,并与家中另一位猛将松仓右近胜重被后世并称为筒井左右近。

自笔署名花押上就是 「嶋左近清興」

再说筒井家。兴福寺筒井家是自平安时代便存在的僧兵集团,长久以在大和一地有着雄厚势力。在筒井顺庆父亲顺昭时代,几乎完成了对大和的统一。然后顺昭死后,继位的顺庆却不敌松永久秀,特别是久秀向织田信长表示臣服后,由于信长牵制住了筒井家盟友三好三人众,顺庆曾两度被赶出了筒井家一直以来的居城筒井城。不得已,筒井顺庆同样向织田家臣服。作为筒井在大和的对手,同样也正是以忠义著称的岛左近前期生涯最大的敌人,碰巧正是这个以不忠,背叛而“天下闻名”的一代枭雄----松永久秀。这不可以不真是历史的玩笑。
臣服信长之后,筒井被划到了明智光秀的军团。据说两人皆是精通和歌、连歌、茶道、花道的风雅武将因此很快成为莫逆之交,顺庆之子定次还娶了明智光秀的女儿。顺庆还在光秀的支持下成为了新任大和守护。可不幸的是,谁也想不到,这却埋下了岛左近离开筒井家的导火线。
天正4年,松永久秀再次叛出织田家。当然,这次他算错了。在织田信忠,筒井顺庆,羽柴秀吉大军围攻下,已经感觉到穷途末路的松永久秀最终怀抱茶器"平蜘蛛"自爆而死。天正9(1581)年6月3日,筒井顺庆在大和郡山城谋杀吐田氏。吐田领阙所一千石在天正11年11月10 日被赐予岛左近。而在天正9年伊贺合战中,左近随受光秀邀请的顺庆出战,作战勇猛,使本家减少了不少损失。(『多闻院日记』) 
天正十年(1582),灭掉了一生最大宿敌----武田家的织田信长欲统一天下,创千秋万世之霸业,开始了对国安芸毛利氏的讨伐。五月,西征的羽柴秀吉求援。六月一日,织田信长亲率三万大军出阵,其中将领包括了明智光秀.而信长本人只带了区区百人离开安土城,夜宿京都本能寺。
不知道是否是织田信长杀孽太重,应有此报.手握重兵,并对其早心怀不满的明智光秀于六月一日夜突然发难, 短短几个小时,战国历史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天下霸主织田信长亡于本能寺己方内乱中.史称“本能寺之变”。织田顿时大乱。而作为始作俑者明智光秀理所当然成为其他家臣集所伐之的对象。当羽柴大军神奇地调头从中国赶回,战局开始倾倒向羽柴一面。筒井顺庆在此刻却不顾旧友明智光秀多番请求,硬是按兵不动,保持旁观立场。最终导致山崎会战中光秀军败身亡。顺庆如此不义之举,令深怀忠义的岛左近对筒井顺庆极度的失望;但同样是因为忠义,在合战中斋藤大八郎冲阵危急之时,义无返顾地保护着筒井顺庆,并亲持战刀,斩毙了欲杀顺庆的斋藤大八郎。天正11年,伊贺合战。岛左近随筒井本阵夜袭负伤。这也是有记录的左近最后一次为筒井家战斗。
天正12年(1584)8月11日, 顺庆身故,作为家中重臣的岛左近开始侍奉新的家主----筒井定次。在10月15日, 顺庆葬仪举行时,还作为家中笔头家臣担当了幡持的角色。
或许是筒井定次比顺庆更为不如,早已不满的岛左近终于在四年后,也就是天正十六年离开了令他心寒的筒井家,开始了浪人生活,隐居于伊贺上野持宝院。其后只有在天正18 (1590)年5月17日。参加了小田原役。(「左近陣立ルス」的记载见于『多闻院日记』)
至此,左近的前半生完毕,不久,将迎来他一生的转折点。

第二篇:转折之章

岛左近今生最大的愿望,是找到真正胸怀忠义之主.然,乱世真还有这种人存在吗?
答案是:有!
这个人,就是后来岛左近竭尽生命也在所不惜以捍卫的主人----石田三成.
石田三成出身近江,原本为某寺中小和尚. 在秀吉担任近江长浜城主的时候, 一日外出狩猎偶遇三成,流传后世的“三碗茶”的传说,使之成为了羽柴秀吉手下得力助手.
在三成受封水口城三万石封地时,他与秀吉的对话成为了千古传诵的不朽感人佳话:

“佐吉,你现在是大名了,应该召收自己的家臣。”

“需一人足矣!”三成的回答.

“何人?”

“筒井家浪人岛左近胜猛.”

“……那你最后说服他了吗?”秀吉吃了一惊,反问道.

“是的,我早已知道不会那么容易说服他,所以我许诺将我的知行的一半--一万五千石给他以表示我的诚心.”
(以上引用楠飞鸟殿译司马辽太郎大师作品----关原)
在当时,居然以自己一半的俸禄招募一位浪人。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三成就是这么做了。不怪以秀吉之能也不觉惊讶.岛左近亦甚为感动,遂答应三成要求.自此加入了石田三成一方,成为三成最为器重的大将,石田家笔头家老。
到了庆长3年(1598)8月18日, 太阁丰臣秀吉逝,终年六十三岁.丰臣家支柱崩塌.而家臣内部,则分裂为福岛正则为首的武官派,和以石田三成为首的近江派两派争斗。等到翌年闰3月3日,唯一可以调和两派争斗的五大老之一前田利家去世后,两派矛盾白热化。此间还发生了福岛正则等七将袭击三成的事件。说到这里,又不得不说说石田三成.作为秀吉所封五奉行之首,在内政方面三成的确有着卓越的贡献,并因此得到秀吉重用,却也因此受福岛正则,加藤清正等武将出身的重臣不满和猜忌.可最主要的原因不在这些,换句话说,两派之争,实则是丰臣秀吉侧室茶茶(秀赖生母)同正室北政所之斗.所以司马大师说过这样的话:
“两个妇人家内争吵,灭亡了丰臣家.”
在两派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个早暗中窥视丰臣政权的奸雄开始了他的行动.这个人,便是丰臣五大老之一的德川家康.
家康此人,堪为战国第一忍者.经历今川,织田,丰臣三代,他忍耐了几十年,总算等到了出头之日.
曾经有这样的比喻:
有人问: “杜鹃不鸣,何如?”
信长答:“杜鹃不鸣,杀之.”
秀吉答:“杜鹃不鸣,使其鸣!”
家康答:“杜鹃不鸣,待其鸣!”
由此可见三人个性之不同与家康善忍之特点.
在丰臣秀吉,五大老之首前田利家相继过世后,天下最强的势力轮到德川家,家康看准三成,正则间不合,大做文章.逐步展开夺取丰臣政权的阴谋.正逢两派内斗,家康更是煽风点火.局势一发不可收拾。而石田三成虽然不善战术,但却早早洞察家康阴谋,于是部署应对之策.最著名的,当数扩建佐和山城以做据点.而奉命设计,修筑者,正是岛左近。因此后人对三成的评价就得了,「三成的一生只有两项算得是作为,岛之左近及佐和山之城」。
随其后东军,西军两阵的逐渐形成,黑云笼罩日本上空,血战之日已经临近。

第三篇:光辉之章

庆长5年(1600),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忠诚者与阴谋家之间,不可避免的冲突的最后激化。德川家康出兵征讨会津上杉家,毛利辉元随即进入大坂城西ノ丸……
一心维护丰臣的石田三成此刻下定决心,先发制人,举兵佐和山城。
整个日本,沉寂十六年,终震动了.
战国乱世史上,规模最大,涉及大名最多,参战人数第一,决定日本历史之大决战----关原合战,爆发。
究两军状况,以毛利辉元为名义统帅,实则石田三成的西军,人数占据优势.于是乎,三成对大战自以为成竹在胸.由此可见,石田三成内政虽能,却乃战斗庸才.真正有远见者,如岛左近,大谷刑部吉继已经意识到了西军即可能战败的命运。左近曾向三成进言暗杀家康之计,可惜石田三成自以为胜券在握,没有听从。左近等将至此做好了为「正义之人」三成殉死的准备。

左近军旗

决战前日(9月14日),为鼓舞西军将士低落的士气,岛左近请命出战,得三成应诺,率部五百出阵.在杭濑川一线设下埋伏.然后径直达东军阵前,假意收割麦子,借机挑拨中村一荣(一忠)部. 中村一荣麾下家老野一色赖母忍无可忍下带骑兵队出击,中了左近佯败诱敌之计,引至杭濑川草丛处,伏兵突出,截断中村部后路.岛左近掉转马头,前后夹击.激战中, 野一色赖母被左近部击毙.而与中村部同行的有马丰氏见情况不对,带兵增援.双方混战,不分胜负.而此时设本阵于冈山的德川家康目睹了全过程,也不得不叹服左近之谋略: “对手的行动可谓十分漂亮”.下令有马,中村两部撤退.岛左近也不愿追击,收兵回阵.此战,东军损失将领野一色赖母助义及其部下三十余人.西军士气高昂.这就是西军在关原大战中唯一的一次胜利: “杭濑川之战”.足见身为指挥者的岛左近在军事上的突出才能. 
庆长5年9月14日,关原决战前夜,左近向麾下500将士下了「明天这里需要的是全体人员的生命」的号召。

庆长5年9月15日,关原决战之期。本来西军形式大好,却在小早川秀秋的背叛下处于挨打战败的边缘危地。
因为个人原因及家康的布置.三成本阵从一开始便成了东军猛攻的靶子.而岛左近作为石田三成部负责大将,率领麾下五百将士死卫石田三成本阵.面前的是黑田长政的两千人马.在这种1:4的不利状况下, 下了战败讨死决意的岛左近排出背水一战的阵势,连同蒲生乡舍部对黑田长政和田中吉政所部发起猛烈攻击.而最惨的黑田,因左近等的勇猛和殊死搏杀,竟在四倍于左近部的状况下被硬生生逼出两百步之外.可谓奇耻大辱。合战后,左近得到了田中·黑田两家的高度评价。
「看之如见死兵」(田中吉政)
「只要想起他在战场上身姿的话连身体也会动弹不得」(黑田家武将)
就连黑田家有名的武将后藤又兵卫(大阪七将星之一,绝对不逊色于真田幸村的名将),母里太兵卫这样优秀的武士也不得不以豪杰来称呼左近。
不甘的黑田长政命铁炮队朝左近部猛烈射击.
上午9时,不幸的事情发生,岛左近遭受黑田属下铳头菅六之助狙击,重创退出战斗.至此下落不明。
关于岛左近在关原的传说,多数还是由当日与他有过正面接触的黑田家兵士处传出的。
很有意思的是,关于岛左近的军装,居然没有黑田家的武士能清楚地形容出来。最后还是召集旧石田的家臣,试着寻找左近的军装。最后得出了「兜之立物乃三尺余的天冲,具足是桶革胴之漆塗,身着浅黄木绵之阵羽织」这样的说法。为什么会没人看见呢?并不是说因为这没什么重要的,所以没人看清,而是「想起来都是耻辱的事情。当时只听到岛左近在阵中笑声,而却因为恐惧没人敢抬头去望。不用说看,能举起脸来的人都没有。只有像左近这样的勇士,才可能在乱军中大笑,实在太可怕了,根本就没人注意到他的军装是怎么个样子。」直至合战结束多年后,黑田家的武士回想起当年的情景,也不由地惊恐到「即便现在听到左近的名字,也会全身发毛,胸口不舒服。如果不是当时我们没用铁炮射击的话,我的头怕早落在了左近手上。」这般程度。

历史所公认,岛左近是在受铁筒突袭下退军,但其后所发生的一切则成为千古之谜.众说纷纭.个人倾向于生还说.
曾拜读隆庆一朗著,原哲夫改编的漫画<<影武者德川家康>>,<< SAKON~战国风云录~>>.即便同一个作者,同样的生还说,但对岛左近关原之后的故事也有两种不同的阐述.这里说同一感人场面:
石田三成被捕,在六条河源受斩. 影武者德川家康中本已因重伤陷入昏迷的岛左近在前一刻突然醒转,由甲斐六郎陪同下赶至,以手语得三成遗言,发誓保卫丰臣,完成三成遗愿。
而战国风云录里更是勇猛,身披华丽战甲,骑骏马傲然直入法场,虽四周有成千德川军亦无人敢挡。

结语之篇:忠义之章

纵观岛左近一生, 以忠义处世.
前半生虽汲汲无名,但求忠义之心如一未改.
入仕三成,人生大变,以拳拳报国之心,不惧恶势力力量强大,拼死捍主,至死方休.关原一役,终使其名扬天下,忠义之名,为子孙后人万代传颂.

                                  清兴斋 做于 公元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三日
                                               改于 公元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参考资料:
彦根左近の会
<<谜之武将----岛左近清兴>> 李良臣
关原 人间模样 
战国浪漫

标签: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