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柳生传承(一)(作者:饭富左津)

柳生家纹

柳生之里,位于奈良东方二十公里左右的深山中。世代居住于此的家族,采用地名柳生作为姓氏,这就是有名的剑豪一族:柳生氏。如果追溯源头,柳生的祖先乃平安时代前期的文学大家,被尊为文学之神,教育鼻祖的菅原道直。据传,道真因与朝中大臣不睦而遭陷害,被天皇流放至福冈。而当道了他的后裔菅原永家一代,被派往小柳生庄担任地头。而醍醐天皇建武中兴时,当时的菅原永珍立下了功劳从而被加封为柳生一地的首领,同时改名柳生。这样看来,柳生氏便同菅原氏,乃土师氏流,祖籍大和(今奈良县)添下郡。
而柳生氏真正得以闻名全日本,全数因归功于一人。他,正是被尊为柳生新阴流鼻主的柳生石舟斋宗严。

一卷:剑豪宗严

日本战国时期众剑客,论佩服首推上泉信纲。再后,轮到的就该算柳生石舟斋宗严了。

一 大和名剑

大永7(1527)年(又说是享禄2(1529)年),大和柳生里第十六代家主柳生家严喜得嫡子,幼名新介,后改名新左卫门,又左卫门。此时得家严并不知道,这在他怀抱中啼哭不止得婴孩,日后成为了中兴柳生一族得关键人物。
新介自幼喜好舞刀弄枪。家严见子兴趣如此亦不忍强行阻止,于是顺势而行,四处为新介寻访名师传授其剑术。在这一点上,新介没有令长辈失望,年纪轻轻已学得神取新十郎的新当流,再从户田一刀斋学一刀流,很快达其极至。
元服后的新介,用了宗严的称谓。历史上因此出现了,柳生宗严。
而在这段时间中的天文13(1544)年7月,柳生氏所依赖的木泽左京亮艮政与大和豪族筒井氏之间爆发战争。柳生家严随艮政出战,惨败于筒井順庆,柳生氏臣服.至此开始了十六年录属筒井氏的生活.而宗严成为柳生派出的人质.而其兄七郎左卫门深通茶道,与大和松永氏的松永久秀成为了朋友.柳生氏开始在暗地与松永氏交好.
直到永禄2(1559)年, 松永久秀与筒井順庆开战,遣使者送来书信.家严于是带领全族倒戈,加入松永麾下.
而柳生宗严对政治依旧是不感兴趣,埋首于剑道世界之中.因此结识了在大和一地相当有名的武僧, 日后的宝蔵院流枪术之祖宝蔵院胤栄.两人对武道同样的狂热,很容易便成为了至交好友.
永禄6(1563)年,正月,多武峰的僧众和松永久秀之间发生战事,宗严受父命开始了他的初阵.在与僧众的战斗中,宗严手持长枪,一马当先.精湛的武艺和超群的胆识使其战无敌手,犹鬼神般,所到处势如破竹. 由此一战,宗严还得到了久秀的奖状,威名.
高超的剑术,极快地打响了柳生宗严的名号,「畿内随一」的高度评价便是最好的证明。

二 命运之会

命运车轮的滚动,是无可阻挡的。或许是天意要创柳生新阴流,又或者,老天不甘于让宗严这时代风云儿仅取得如此微薄之成就。总之在永禄6(1563)年,宗严的一生因为一封信而巨变了。
在家修行的柳生宗严,在这一天忽然接到了挚友宝蔵院胤栄派人送到柳生之里的信笺。信中提到:“上野国来了几位有名兵法者,上京途中逗留在寒舍。阁下能否过来一趟,彼此较量一下,以便参考。”
满是疑惑的宗严,最后还是依照老友信中所提赶到了宝蔵院道场。在这儿,命运之子的双手紧握着的,一面是柳生宗严;另一面,则是改变了宗严人生的关键:上泉信纲。
对于这位日后得以剑圣之名扬天下的战国第一剑客,此时的上泉在大和一地显然是岌岌无名之辈。照宗严的看法就认为其不过是位乡下剑客。然而听闻宝蔵院胤栄已败北的消息后,深知胤栄实力的宗严极为震惊,于是亲自向信纲提出了试合请求。
然而出乎宗严意料的是,上泉信纲并没有答应,反是微笑道:“请先与吾弟子文五郎试合吧。”
简单的一句否决,却极大地伤害了柳生宗严这「畿内随一」剑客强烈的自尊心。
愤怒的宗严对眼前的对手疋田文五郎相当轻视,扬言要在一合内打下对方手中竹刀。
对此上泉信纲只是微笑应对。
但是,当试合开始,文五郎真实实力展现的那一刻,宗严总算明白自己有多么狂妄和对手是多么强大。只是随意的一站,毫无架势可言,但可怕的是周身竟无法找出一丝破绽。
不动如山!
文五郎人未动,然气势已将原本气焰嚣张的柳生宗严比下去。
感应到宗严气势渐弱,本面无表情的文五郎淡淡一笑:“你输了。”
“什么?”还没有反应过来,手腕剧痛……中招……落剑。
疋田文五郎出招行云流水,快胜奔雷。以宗严之能,如何中招竟一点没看清。这不禁令其目瞪口呆,半晌,才冒出句:“再,再来!”
就这样连续三次试合,三次在莫名其妙中败得一塌糊涂。骄傲的柳生宗严,对新阴流心悦诚服。
按照惯例,连弟子都无法取胜是没有资格挑战其师的。但宗严对剑道的痴狂,使他不顾一切,包括来之不易的声望,向信纲挑战。而上泉信纲对这位有傲气,不居一格,且痴迷剑道的男人也是相当欣赏,当场落常与之比试。而柳生宗严也终于见识到了上泉信纲傲视天下的精湛技艺。
在宝蔵院胤栄的见证下,两人以木刀为器,试合开始。
双方互相敬礼,站起。难以置信的是,双方第一轮比试就在这一瞬间,终结了。
上泉信纲在站起的一刻,原是右手下举的木刀迅速变为中举,在以双手握刀,变势上举,逼近柳生宗严;而以宗严之能,此刻方才站起身来,连架势都没摆上就已落败。
“太,实在是强。”柳生宗严无话可说,明显是己方实力运逊才被对方轻易以气势完全压倒。
无论宗严怎么相信,也绝猜不到信纲在第二轮试合时的行为。
抛开木刀,“我用空手接你的剑。”
如果是别人,宗严肯定会大骂狂妄,但对手不是别人,他可是上泉信纲啊!
犹豫了一下,宗严还是全力出手了。
毕竟是「畿内随一」的剑客,全力的一剑任谁都无法轻视。然而,这强力的一剑尚未沾到信纲衣角,只见信纲双手合什,牢牢锁住了宗严的木刀。宗严一愣间,手中一松,木刀已被上泉信纲夺取。
宗严呆木了好一阵,突然双脚跪下,向信纲叩头拜师。上泉信纲自然也乐意收下这名自己已经中意的新弟子。
这年,上泉信纲56岁;柳生宗严37岁。

三 柳生新阴流

拜师后的宗严,邀请上泉信纲一行至柳生之里暂住。信纲欣然应约,随之来到柳生之里。宗严之父柳生家主家严十分热情地款待了信纲一行。盛情之下,信纲与两名随行弟子暂时留在了柳生之里,传授柳生一族新阴流剑术。作为上泉信纲入室弟子的宗严,理所当然接受了信纲最为严厉的教导。修行之路虽苦,然剑术的日益精进,宗严也是乐在苦中。
信纲住在柳生之里直到次年,也就是永禄7(1564)年正月,得到亲子秀胤阵亡的噩耗,悲痛万分的信纲起程赶回关东。临行之际,为宗严留下一极其艰难的研究课题,后来成为柳生新阴流的精髓「无刀取り」。宗严领受,并在信纲专门为他特意留下的师兄疋田文五郎协助下开始了更加艰苦的修行。
信纲一去就是一个年头。永禄8(1565)年4月,上泉信纲再次驾临柳生之里。此时的信纲,已今非昔比,将军足利义辉亲赐「兵法新阴、军法军配天下一」的称号,使得信纲走到了人生的颠峰。剑圣之名,如雷贯耳。信纲显然是当时的天下剑法第一人。
柳生宗严对恩师的再度驾临欣喜若狂,立即请信纲至道场,要将己最近研习剑术所领悟的在信纲面前展示。
亲眼见「无刀取り」从宗严手中使出,上泉信纲有生以来,从未有过这般惊讶,只不过一年而已,宗严的剑术已达与自己并驾齐驱的境界。无限感慨的信纲长叹:“我之技不及你也!”将新阴流印可颁与宗严。
柳生宗严知道,其实在得到信纲印可的一刻,他已站到了剑道界的顶尖。就这样满足了吗?当然,答案是,不!
“我要更强!”
信念推动下,宗严又在剑道之路上缓慢探索着。上泉信纲的新阴流,为宗严做出了光明的指引。在继续发展新阴流基础之上,柳生宗严经过又一年的努力,终摸索出了一套宗严自己的剑法之道,以「无刀取り」为神髓,不以杀戮的剑技磨炼。
“不杀人,我们以不被杀为胜。”
这就是柳生宗严的宗旨,柳生宗严的胸怀。
为感激恩师教诲,永禄9(1566),年至40的宗严将自创的新流派命名为——柳生新阴流。

「冥加」(左),石舟斋传下新阴流正统之印。

「柳生」(右),柳生家嫡流之印。

附录:石舟斋的由来?

柳生宗严,入道石舟斋。
为何取这样一个称号?我无法理解,因而翻阅众资料。得以两种解释:
一:在天正13(1585)年,当时治理大和一地的羽柴秀次对柳生家受到了严格的检地。但由于同族松田某的告密,发生了隐田事件,百石领地被没收。全家为此感到悲痛、苍凉之际,在附近的山中发现了一只石柜,高和宽都是四尺,长七尺,好象是一只石船,宗严爱不释手,说道:“以后就叫我石舟斋吧。象一只石船一样在人间中做一个摆渡人。” 石舟斋因此得名。
二:信纲首次来到柳生之里,教导柳生全族剑术。宗严以石舟斋之名向信纲请求指导,因此得名。
上述说法,最后在查阅柳生年表时均备推翻。
历史上宗严入道称石舟斋,是在文禄2(1593)年了。明显与两种说法(1585,1563)都对不上号。
哪到底石舟斋如何取得,怕只有地下宗严自己能清楚吧。

一卷 终了

 

标签: 柳生

添加新评论